星花

呼呼呼呼哈哈哈哈嘿嘿嘿小太阳真好,赞美太阳!!!

【all最】灵魂伴侣(3)

★结束

★一切剧情都有日常积累的感情前提

★所,所以还比较顺理成章吧???






这两天的缓冲时间,赤松来过我房间一次。她从背包里掏出琴谱,说想让我听听新曲子。


——赤松双手按上钢琴,屈起指头敲黑键。她的手光滑而纤细,是主宰这黑白键世界的指挥棒。每一个错落的音节从她指腹下飞出,在消散之前和键盘上接连诞生的伙伴汇合。它们组成一串连续顺畅的乐声,水流般洗过我的身体,直达精神深处。


赤松说她看到了我的烦恼。


【自身的问题,我帮不了你……但你得真正静下来思考。】

【所以我把这首曲子,送给你,希望它能赶走人心中的杂音。】

她合上琴盖,不好意思地理理裙摆,笑着说自己除此以外没什么有用的才能啦……

我摇头,心说赤松已经是降临人世来拯救我的神明了,神明还需要才能吗?

直到我们分别,我站在自己寝室的门前,视线里还留存着她离开的背影。

她最后一句话是:

【闹别扭也该结束了吧,你和伙伴们的关系就那么脆弱?】




——天海ver.——

再次遇见天海和王马时,我可能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给出一拳然后逃走也说不定)。给出错误的回应导致对方愤怒或者伤心,等同于犯下“同伴失格”的罪行。

我转动门把抬脚进屋,身后突然响起了另一声“咔嚓——”。

天海一条腿刚刚踏出房间,我杵在原地一动不动,他一抬头就看见我了。

“………下午好。”

我冲他挥手,拼命压制自己眉毛的抽搐欲望。在他的注视下我手心迅速渗出汗水,脚也迈不开。

“终一。”

他又在用旅馆那个时候的称呼叫我了。天海快步走过来,我后退一步脚跟抵在门缝处,慌张地看向别处。

“之前的事……对不起。”我磕磕绊绊地开口,这时他已经在我跟前站定,手穿过我肩膀握住了门把。他用手臂和门造出了一个小小的牢笼,我缩在里面动都不敢动。

和在旅馆时差不多的距离,他的呼吸迎面洒在眼睛眉毛上,我的脸立刻就热了起来。

“和终一没关系,是旅馆的问题。”

我低下头:“……天海觉得困扰么?”

“不会,不会困扰的。”

“是吗?太好了……!我一直都——”

“哈哈,那天终一什么都不说就跑掉,我也非常担心啊。”

我不再回避他,似乎让他很高兴。天海笑的时候两颊微微的鼓了起来,看起来多了点少年的欢快。

我根本无法招架这种发自真心的笑容,妄想建起的心理壁垒立刻就被摧毁了——接下来不论他说什么话我大概都会点头吧?

额头的温度陡然升高,我感觉到天海嘴唇的触碰,立刻回想起他扫过我牙床的柔软舌头,然后……然后我的腿软了。

在我软倒之前天海抱住了我,一只脚搁在我双腿间。随着我身体的下沉,大腿处的衣料被磨得发热,天海又向前进一步,我几乎是坐在了他弯曲的腿上。


来来来快上车(乘车☞链接在评论区)

评论(19)

热度(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