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花

呼呼呼呼哈哈哈哈嘿嘿嘿小太阳真好,赞美太阳!!!

【all最】灵魂伴侣(2)

我匆匆解决了生理问题,躲在门缝后面往外看。大概半小时后天海回来了,他的背影看上去也很帅……

我使劲一拍脑门告诫自己别多想。得找个机会跟天海道歉,然后再想办法解决旅馆的问题。

天海似乎有点恍惚,他对着门板上自己的头像出了一会神,突然扭头看向我的房间。

“…………!”

我赶紧移向旁边躲开他的目光,那瞬间只觉得他发现我在偷看了。然而天海没有任何反应,他慢慢地转身走进了房间。

不知为何我感到诡异的失落,到外面检查了一遍,发现从门外是完全看不到我的。暗自庆幸时心里又冒出悔意——果然,我不应该拖人下水。

这下和天海的关系会变得糟到不能再糟,遇见就尴尬,我们又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这时有人从后面拍了下我的背,力度相当随意,我立刻就明白是谁了:“百田?怎么了?”

百田凹着个诡异的姿势,靠在身边春川的肩上,嘴角僵硬地动动:“最原哟……”

“刚刚锻炼的时候闪着腰了。”春川解释,“他想问你点事。”

“你和天海,有发生什么吗?”百田拧着眉毛。

“——唉,唉?”

“我们回来的路上碰见他了,他很慌张地问我们有没有看见你,我当然说没有啊,他那样子看上去就想揍你……快,和大哥说实话你是不是招惹人家了?放心大哥无条件相信你!那家伙休想在我面前打人!”

我哆嗦着回答:“谢……谢谢,我们什么事都没有。”

我的天,原来天海气到要揍我。

我完蛋了。





——王马ver.——

连续几天我都是盯着天海的屋子,确认他已离开我才会出门。不得不说这逃犯一样的生活相当辛苦,无论肉体还是精神。

我很想和天海说说话,一句也好。

可是现在都做不到了。我放下外套瘫坐在研究教室的沙发上,一阵一阵叹息。

研究教室很昏暗,在这样暗淡的场所待着倒挺符合我的现状……不过我更愿意让它明亮起来啊。

突然门外面响起了某个要命的声音:

“最——原——酱~,来——玩——呀~”

10秒钟的精神建设后我沉着脸起身开门,王马双手背在身后,一张脸探进来:“又是一个人,你可真寂寞。”

“真不好意思我是个寂寞的人,所以能麻烦你让我继续一个人下去吗?”

王马睁大眼睛,满脸被驳斥的委屈:“最原酱今天怎么这么凶,我本来还打算送个礼物给你呢……”

我放缓了语调正视他:“你有什么事吗?”

“登登——”

王马一直背着的手转回前方,我只看见一道残影,然后脸一凉像是被水珠扇了个巴掌。送花人显然没闲心计算角度和距离,含着露水的风信子刚刚拿出来就吧唧一下糊在了我脸上。

“……………抱歉手滑。”

“……………没,没关系。”

我双手接下了那束花,道谢的话没说完他就挤进教室里,嘴上说:“看着我在学院里摘了半天花的份上,和我去玩玩吧?”

“那个,摘花……需要半天吗?”

“不是还要包装嘛,既然是送人的礼物当然要精心准备!”王马在独立沙发上自在地坐下,摊手道,“特别是最原酱,我得用上十二万分的心意!”

“因为——我们是最好的伙伴啊!”

他的笑声在教室四角旋转回响,同时击打着我的心脏和大脑。那张纯洁脸蛋上仿佛开出了稚嫩的花,没有经历过折磨的人一定会大呼“innocent”然后跪倒在他面前。

然而我是饱受折磨的人之一:“你要去哪?”

“love ho——”

我立刻打开门冲出去:“抱歉我答应了赤松要和她去图书馆来着再见!”

一双手从后面箍住我的腰,此时我已经刹不住了,短暂失衡后带着手的主人一起直直地倒下。王马的脸砸在我背上,我的脸砸在地上。

顿时脑袋一懵,鼻梁也痛的要死。我挣扎着把左手从王马的胳膊肘里抽出来,拿手背抹了把脸,不出意外看到了血迹。

“王马君……”

“……是?”

“能先放开手吗? 我想我需要止一下血。”

王马手一松骨碌碌滚到我身侧,盯着我的脸看了一会,大叫:“不妙,最原酱的鼻子歪了!!”

“真的?!”我赶紧上手摸。

“哈哈哈哈哈哈哈骗你哒!你的鼻子还帅气地挺立着哦!”

“……………………”事到如今依旧能被骗到的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

王马扶我坐起来后掏出塞在裤兜里的手帕:“好啦我错了不要生气。我看过,只是摔出鼻血而已,现在血已经不流了,擦擦就行。”

我四肢沉重完全不想纠正他欠揍的口气,刚想接过手帕,他自己行动了。

王马捧起我的脸,一只手拿着手帕轻轻擦过鼻子和下巴,他的睫毛安静地垂下来,小扇子一样挡住了眼珠。中间几根尤其的长,在眼睑下打出的阴影像孔雀尾巴。

——这家伙不说话的时候还算是赏心悦目。我在心里说。

“嗯……让我猜猜你发呆的原因。最原酱是不是在心里夸我帅?不说话我就当你承认啦,被最原酱夸奖我真是超级开心啊!”

那么以上有多少是谎言呢?

我早就明白自己无法看透他,比起考量他话语的真实性,果然还是推脱那件事比较重要……

我抬起手准备抓住他让他停止擦拭,王马灵活地避开顺便捂住心口:“你刚刚是想要拒绝我是吧……果然是谎话说太多众叛亲离了吗!”

“我我我还什么都没说?”

“你排斥的表情又写在脸上了。”

“……一定得是我吗?”

他收回手帕时的表情相当平静:“因为我只想和最原酱去爱情旅馆。”

我选择忽略【爱情旅馆】这个词:“但我听说你之前和天海……”

“那是正直的探索。”王马说,“毕竟只有一个人进去没有任何意义,身边没有人可以幻想,旅馆就起不了作用。”

他视线有意无意地往我衣襟处扫:“你现在不会不明白吧,反正都进去过一次了。不过……如果没有遇见合适的人,再丰富美好的幻想都是假的。”

“都说到这份上了,最原酱还是不愿意和我去的话,我身为骗子也会伤心的哟?”

“为什么会知道我……去过旅馆?”我做最后挣扎。

“最原酱的一切我都想知道。”王马微笑着说,“无论好的坏的或者是……显露后让我不悦的,我都想去了解。”

他的话犹如一团软软的棉花弹在我心口,再回过神来我已经站在了旅馆大床的正前方。

……最原终一,你的程度果然还是不够啊。

屋里灯光转的相当骚包,我眼里的东西都向粉嫩靓丽靠拢。虽然这个说法有点诡异,但我真觉得王马卷曲的发梢都变得可爱起来……

趁着添加记忆的空挡,王马把一张纸条贴在床头。我凑近一看,他画了个小人,小人头上戴着黑帽子,穿着黑衣服。

“我平时是这个表情吗?”我戳了戳纸上人,它僵着脸,帽檐压得很低,视线也低垂着。

“比这好多了。画它是为了提醒我‘太过分的话会惹你生气’。”

“……既然知道我会生气就让我走行不行……”



———————————————————

“居然能追我到这么远的地方,你对我是真爱啊侦探先生。”

他很快地适应记忆,我也有了点准备,确信外加设定不会再掌控我了,不如这回稍微配合他一下。

我说:“……谢谢夸奖,不过能否请你和我去喝杯茶?”

“是下午茶吗?下午茶的话我就去。”

“是警署的绿茶。”

“那不必了。”

王马略失望地论述了一遍他对下午茶的执着,然后指着天花板说:“我被关了一天,不做点什么来犒劳我?不然怪盗就要无情地逃走了。”

“你想要什么?”

下一秒他张开双臂抱住我,一本正经地回答:“我想要最原酱。”

以王马的身高踮起脚才能碰到我鼻子,他不由分说地把我推向床,身体也压了上来。

“等等等等——一下!”

我下意识地用手推拒……尽管这一点用都没有。他双腿岔开坐到我腰上,手撑在两边:“这个场景,不觉得很熟悉吗?”

他忽然低下头亲我的脖子,嘴唇和皮肤之间粘着一层唾液,啃咬时会发出断续的水声。

“他是这么对你的,没错吧。”







★防吞【☞或者去评论区点击打卡上车(´艸`ʃƪ) ྉྉྉ】
http://www.jianshu.com/p/6fc4bd41ce51

★……到这里才意识到主要天吉最【土下座】

评论(20)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