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花

呼呼呼呼哈哈哈哈嘿嘿嘿小太阳真好,赞美太阳!!!

【all最】灵魂伴侣(1)

★love hotel妄想衍生,有必要的设定篡改
★通篇脑洞飞起,智商下线(官方有猫饼)
★【你不再是那个我认识的那个谁了!!!】
★男♂孩♂子之间的故♂事
★被屏蔽了我也很服气(外链放评论里啦)

准备好了吗?儿童摇摇车走起☞



——天海ver.——

“战争”结束后大部分人都松懈下来了,入间又重新拾回自己被迫下线很久的放荡不羁,她追着kibo在走廊上跑,怪叫着要给他的小身体再加些专用机能……


这场面大家已经见怪不怪,所以当我和赤松路过的时候,我俩都没有去援救kibo的意识。赤松感慨地说:“kibo和入间的感情真好呀。”


我点头附议:“对啊。”


kibo闻言惊恐地往我们这边看了一眼,入间趁此机会奋力一跃摁住他的胳膊,使劲把这个可怜的机器人拖进了她的研究教室。kibo的惨叫突破了入间的房门传到我们耳朵里,包括刚刚抱着书经过附近的天海。


天海看着面前紧闭的门:“下次给kibo送点聚能电池——”


当做慰问是吧?我在心里补充,最后不忍地别过脸。


“天海君,你有去那个……那个love hotel吗?”


在我们三个在门外傻站着的时候,赤松突然开口了。实际上十几分钟前她才把我拉去旅馆,幸好我死命扒住门板没被她扯进去。


……赤松可是女孩子啊,和女孩子一起进入看上去就很可疑的房间(我看见里面除了张大床就剩那些很糟糕的情、情趣用具),万一发生了点什么……比如我伤害了赤松,那我就会在痛苦和自责里度过余生。


我不会伤害赤松,也不会伤害其他人。同时我相信我的朋友,经历过消亡风暴的洗礼后这份牵绊一定会使我们之间的联系更加紧密。


于是我打死都不愿意进去,赤松没办法了,她只好向别人打听一下满足自己的求知欲。


我原本以为天海这样的人是不会进人那个糟糕旅馆的,没想到他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去了。路上碰到王马,他就邀请我去看看。”然后天海脸上出现了微妙的笑容,“结果呢……我们一分钟都没熬到,王马比我逃得还快。”


“……进入房间的两个人会把彼此当做理性的对象是吧?你们发生了什么?”我问。


天海摇摇头表示不愿回忆,他简短地说:“总之是很不可思议的剧情,由王马来做我的伴侣……还是有点可怕的。”


“已经是伴侣的程度了?”赤松震惊道,“原来不是甜蜜又青涩的小小恋情啊?!”


“嗯……嗯。”


天海的表情有点慌,同为男性我似乎get了什么——说不定不止“伴侣”这么简单,在旅馆到底出现了什么糟糕到能把王马吓退的事情?


我看看赤松:“我去和天海单独谈一谈啊。”


赤松若有所思地同意了,她走之前悄悄和我说了句“哎呀男生之间的小秘密……”


不是小秘密,我是很正经地要解开谜团!!不想让赤松听到觉得尴尬而已!!


可是赤松早就走得没影了,看不见我的眼神呐喊……天海把他那一摞书放到椅子上,招呼我到他旁边坐下。我左右看看确认周围没人,赶紧坐下来:“王马对你做了什么?”


“论体型,应该是我对他做了什么才对吧。”


……有道理,但是哪里不对。


“不不不我不是问那个,他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企图?”


“邀请同性进爱情旅馆不就是有奇怪的企图吗?”


我的汗几乎要从眼眶里冒出来:“你别开玩笑啊。”


“哈哈哈不逗你不逗你。”天海居然很开心地笑了,“虽然还是那副样子,但王马并没有伤害或胁迫我的意思。他只是想找点有趣的事做吧,然而我们被打击得厉害。这样的话就很难找出旅馆的秘密了。”


“但是又不能和女生一起去。”我说。


天海摸着膝盖上一本书,赞同道:“没错,绅士要好好保护女性。”


他特意用上了昆太的口气,神情还那么认真。如果被喜欢温柔哥哥系的女孩们听见,无数稚嫩花瓣就要随这人的水流飘零了。


“……天海,你能再去一次吗?”我犹豫地询问,“和我一起。”


不管怎么说一个如此诡异的存在,为了避免将来的麻烦,我得试着破除它的危害。


……虽然身体有点诡异的害怕。


“和最原?”


天海疑惑地重复了一遍,手指从书脊上一滑而下:“你不怕吗?”


“……为什么要怕?”就算发生争执,我还没弱到无法自保然后被一拳打死的地步……


“如果是天海就没问题的,只要你不嫌弃我这个男生。”


“唉,你这么说我会当真的。”天海笑着,拍拍我的背,“那行,最原先去旅馆那儿,我把书放回教室就过来。”


“好。”


———————————————————

第二次来到旅馆,我发现我的意志还是不够坚定。或许是旅馆效应太强了,我仅仅是站在门口,就觉得口干舌燥背如火烧。上一次的这个时候,是赤松靠向我的肩膀,这一次,是我抓住了天海的袖子。


他正对着门把发呆,感觉到我在拉他后扭过脸:“你也感觉到了?”


“嗯,人似乎会变得焦躁。”我为了证明似的越过天海一把扭开把手,“要快点解决呐。”


天海皱着眉毛握住了我的手腕,我头一次看见他这样强烈的矛盾:“怎么了?”


“之前我和王马经历了不太好的事。”他委婉地提醒我,“你确定要进去?”


我承认我是有点退缩了,可我不会轻易放弃:“进去。”


一进旅馆那张床就大剌剌地刺痛了我的眼,几乎是瞬间的,我的脑袋里涌入了许多本来不存在东西,我的记忆正在替换。


打个比方就是——迄今为止我眼中的世界被添上了各种补丁,铁路钢轨之间架上了新钉头,巨型楼阁拔地而起,从枯朽的乔木里生出嫩绿的枝丫。


我下意识地看天海,他有过一次体验所以显得更镇定些,即使是这样他还是防备一般坐到离我远远的地方。


好吧,其实没多远,就在床沿最里面而已,可我已经察觉到自己陡然而生的不满。


——等等不满??我为什么要不满???


这样想着我果断地挨到天海身边一屁股坐了下来。


……旅馆强,我服气。我现在确确实实地后悔进来了。因为我特别,十分,超级想把自己的脸塞进天海的胸口……


我以为自己已领教到了所谓“love hotel”的威力,没想到这只是开始。


世界重塑完成,我的头昏沉了一下,再清醒时发现自己意外的平静。天海就在我左边,我的手和他的交叠在一起。


天海突然出声:“今天的课程结束了,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课程……?对,我隐隐约约想起天海是我的家庭教师来着。我还希望天海能告诉我所有关于他的事,并非学生的立场,而是作为他的友人。


我好像忘记了什么,但无论怎样都找不到丢失的记忆。相反的,此刻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问天海。


“天海你……有女朋友吗?”


这声音低到我自己都听不见,可天海回应了,他松开手继而搂住我:“在你长大之前都不会有的。”


我的脸蹭到他胸前的T恤,熟悉(自认为)的气味从天海的脖颈飘过来,身体里全是跟信息弹爆炸一样弥散开的喜悦。我不敢明显地表现出来,只能抬起胳膊紧紧回抱他。


“你明白得真快。”头上传来的男声带着温和的笑意,天海把下巴扣到我发顶,轻声说,“还有,我们继续这种程度的接近,会很危险。”


“你很早就说过。”


可是一直都没发生什么,“危险”……是,是我想象中的那个“危险”吗?配合着床,这可真是充满大人气息的成熟词汇……


可是我的老师近在眼前,我无法抑制对他的渴求。我想看他随性衣服底下的白皙皮肤,想看他被汗水打湿的、发红的脸颊,想看他倒印着我身影的纯净瞳孔——我想让这个人的一切,都只在我面前展现。


我忍不住双手向上勾住天海的肩膀把他拉到自己身上,我不知道他的内心想法,所以做出这些动作耗费了我相当的决心。当我听清他沉重中伴随着克制的呼吸时,我确定现在的天海和我是一样的。


“你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吧。”


天海在我耳边问道,他的手掌按上我的锁骨,似乎要解开制服领口。我意识到自己是时候慌了,于是匆匆握住那只手——它细长却不乏男性的力度,每一根指节弯曲的弧度都要命的迷人。


“你……你等等。”我还没准备好,特别是心理方面……


“没事,我不会伤害你。”


他说着和平常无异的话,将身体往前倾,我和他连着一起落到床上。床真是软得可怕,我一倒下去整个人就没入了床单,被子像海绵一样吸附上来,蹭着我的脸和后颈。

★好的请走简书外链(点不开就去评论区☞)
http://www.jianshu.com/p/7b98d1f01b95

★天海老师——极具教育意义的第一课

★第二课——搞事的

评论(35)

热度(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