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花

呼呼呼呼哈哈哈哈嘿嘿嘿小太阳真好,赞美太阳!!!

【萨悠】听说高中部那个突变Omega要结婚了(2)


我闻悠太盯着窗户上密密麻麻的水珠,眼前一阵晕眩。

几十分钟前浅色发的Alpha姑娘从他桌洞里抽出了雨伞,拿到我闻悠太面前晃晃:“我闻哥,今天有点事我就先走啦伞借我一用★”

她走之前鼻子还皱了一下,绕着我闻走几圈:“我闻哥你的发情期要到了对吧? 得多注意哟。”

雨已经下了两天,今天中午终于停歇。他觉得晚上应该不会再下也就爽快地出借了——果然flag都是自己作出来的。

按理说他现在该去求助那个Alpha。我闻悠太拿起手机要拨号,思来想去还是放下了。他了解自己的秤砣属性,照以往的相处来看,萨莱伊绝对产生过“再让这样的人待在身边肩膀会被压垮”的想法。

我闻悠太忽然没由来的伤心。他草草收起背包顺手将衣领拉高,接着嗖一声蹿出教室,把想要截住他搭话的人远远甩在身后。

冲过群聚的学生、教员,一路直达教学楼出口。雨越来越大,走出教学楼的人的裤脚都脏湿了。我闻悠太迟疑地看着他左手边的置伞架,脑海里浮现“拿走一柄吧反正很多人这么干”的恶劣冲动。

我闻悠太是这么想的,于是他也就这么做了。当他手伸向那一排雨伞的时候,有个硬硬的东西从后面戳中了他,随之响起的是平静美好又熟悉的男中音:

“你干什么呢。”

我闻悠太猛地扭头,心虚感在确认来人之后更加富集了——萨莱伊手里拖着一把黑面雨伞,伞柄正抵在我闻悠太后腰上。方才那道声音带来的美妙体验迅速湮没了,我闻悠太心想这真是恶魔的声音啊。

“……我,我,我的伞给棱美眉了。”

对方带着一脸“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无奈表情走到教学楼外面撑开了雨伞,用眼神示意他过来。

我闻悠太赶紧钻了进去,嘴上问:“你怎么来了?”

“我在校区看见成沢了,她拿着的是你的伞。”

“啊……”

萨莱伊的伞委实容不下两个人,在狭小的庇护空间里隐约弥散着性激素味。我闻悠太不好意思黏着他,只好埋下头僵直地走路。没多久他的板鞋和半边肩膀湿透了还浑然不知。

萨莱伊发现了,但他没有做出任何类似于搂肩的动作,而是不动声色地偏过雨伞把我闻悠太遮严实。

但是走着走着,某一时刻萨莱伊感觉到自己的手腕被另一个人柔软得有点异常的手抓住了。

从刚才开始一句话都没说的我闻悠太,双手缠绕着萨莱伊的小臂,脸犹豫地贴上他肩部的衣料。我闻连耳根都是红的——整个人像烫熟的虾米那样扒住了萨莱伊。

萨莱伊也没惊讶,我闻悠太的发情期他还是记得的,就是最近几天啊。他明智地放弃了保持距离的念头,手臂一展把我闻悠太按进胸口。

几乎是立刻的,一股清新的Omega激素雀跃地喷洒开来。对于已经标记过气味主人的Alpha来说没有什么能比这更芬芳且令人安心的了。

我闻悠太曾经拐弯抹角地问萨莱伊自己是个什么味道,萨莱伊就说你傻吗,自己都闻不出来?

我闻悠太颇受打击,小声说自己哪能感受到啊……

果实——是果实的味道。萨莱伊低头虚吻我闻的发顶,前调像是无花果和甘草混合起来的、平易近人的温柔气息。至于后调,大概是因为进入发情期而染上了些微迷惑人的甜香。它羞怯却又明朗、和刚刚采摘下来的饱满果实一样极具吸引力。

碰到突发事件他们可以选择到对方家里留宿。我闻悠太想了想,说今天去萨莱伊家吧,刚好可以装成你送我回来,教授会想自己的儿子是多么体贴!

萨莱伊眼皮一跳,用得着装? 现在不就是我送你回去么……

到了井之头公园,萨莱伊看见湖面上被雨水击打出的波浪,想到什么似的开口了:

“我闻,你的抑制剂还够用吗?”

我闻悠太点点头:“够的够的。我随身带了两支。”他拍拍口袋。

我闻悠太给母亲通过电话说了发情期的事,然后在桥上家舒舒服服大吃了一顿。中途由于体温过高,散发的气味“有点”强烈,被桥上教授勒令上楼休息。我闻悠太念念不舍地看着饭桌,最终萨莱伊半拖半抱把他弄进了房间。

萨莱伊关上了门,试图把两手箍着他腰的我闻悠太扯下来。

“抑制剂呢?”萨莱伊反手抚上他冒汗的额头。

“你……去翻……”我闻瘫死状。

——既然有力气扒我难道就没力气翻个衣服么? 萨莱伊身后挂着个人体,一步一步艰难地走向我闻丢在地板上的大衣。他在口袋里翻来翻去,并没有找到那两个注射器。

萨莱伊有种相当不好的预感。

他早就被我闻悠太的激素味包裹了,它迫切地侵入萨莱伊的皮肤,温和与挑逗兼并,想要勾起他的神经好让他无法克制的燥热和冲动。

这显然是成功的——不知何时萨莱伊已经抛下那团衣服和我闻悠太紧抱在一起,他的舌头顶着我闻悠太的牙齿,一点力没费就顺当地进去了。发情期使我闻分泌出不同于以往的黏腻唾液,嘴唇相互摩擦时润滑得恰到好处。萨莱伊咬着我闻悠太的舌头把唾液混合物咽进喉咙,我闻悠太也在一点一点吸吮他。

萨莱伊身体有意无意地往后压,直到两个人紧贴着倒在了床上。一条紧实的长腿挤进我闻两膝之间,在某个地方慢慢地磨蹭。放在萨莱伊胸前的手瞬间攥紧了,我闻悠太嗓子里发出了低低的呜咽声。

可他又不想和萨莱伊分开,于是一用力夹住了那条晃动的腿,手松开衣服转而勾住了萨莱伊的脖子。我闻悠太原本被他搞得脑袋发昏,刚想躺平了再叫唤几声,萨莱伊就抓着他的肩膀拉他坐上自己大腿,喘了口气用手指捏住他的脸:

“你把抑制剂忘学校了是不是?”

苍天一声吼平地一惊雷,我闻悠太吓得瞬间清醒了。

“桥上家有吗?”他抬手擦了擦顺着下颚滴下来的口水,抱有一丝希望地开口询问。

“上次……已经用掉了。”

得到萨莱伊的摇头否定后,我闻沉默了几秒,从身下拽出被子滚了一圈然后缩到床铺最远处。

“你走,你走。”那一坨被子里传出我闻悠太的声音,萨莱伊听出里面藏着的怨念和悔恨,看来这家伙相当委屈。

他扒开被子露出我闻可怜巴巴的脸:“没有抑制剂也没关系吧,你这是什么反应?”

萨莱伊猜测他应该是陷入了诡异的矛盾。我闻眼睛一瞪,不安地看向萨莱伊,依旧不愿意放开被卷。两人对峙了数十秒,最后我闻悠太在满房间Alpha的干净气味里败下阵来,连着被子慢吞吞地接近萨莱伊:

“你不用做到这种地步的。”他讷讷地开口,“我自己待一会儿……像上次那样就好。”

像上次那样,标记我再把我丢到一旁就好。


tbc.

没有第三卷看我要死了(;´д`)ゞ

就是喜欢爽雷爽雷的剧情【滑稽】

评论(12)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