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花

呼呼呼呼哈哈哈哈嘿嘿嘿小太阳真好,赞美太阳!!!

十代目的奇迹笔记本(3)

♢本章对象:山本武

“云雀前辈和米盖拉到底是不同的存在嘛。”

Boss弓着腰,一手捂住肚子,另一手支着墙向前走。云雀果真不会手下留情,最重的一击留给了他的腹部,然后轮到脸蛋,现在他的右边脸颊已经肿起来了。

今天接收云守的回报之后,还得去地下研究所看看,不知道强尼二他们急救得怎么样……验证身份进入地下层,沢田纲吉看见一只修缮小队在天花板的大坑附近忙活。山本的秋田犬坐在强尼二身边,它卷卷的尾巴摇摇,扑了过来。

“次郎?”沢田纲吉蹲下拍它的背“乖,乖,武也在这里么?”

“啊啊啊十分抱歉十代目!刚才的爆炸您听见了吧……实战测试的时候AWR的炎压控制器过载,攻击用的岚属性火炎泄漏,山本先生来协助我们回收。”强尼二擦了擦汗。

“有没有危险?他人呢?”

“放心,局面在我们的控制之中!”首席技师拍拍胸脯道,“山本先生在作战空间β里处理最后一台AWR。”

自动警戒机器人Automatic Warning Robot,强尼二最新得意之作。实战调试三次,一次意外损坏,一次驱动失灵,还有一次机器跑了……至今仍在研发中。

“我去看看。”沢田纲吉点头,和次郎跟着强尼二来到β实验室,作战区的入口关着,应该是为了从里面锁住岚火炎。

强尼二走近监控屏幕,正在操作的年轻小伙立刻起身把位置给他。

“山本先生。”强尼二拨动无线耳机,“boss过来了。您情况如何?”

“啊,马上就能结束。”通讯设备里有沉稳的男中音传来,“让纲稍等一下。”

屏幕中央是一团赤红的火焰,火焰中心能看到一个人形机械。经历过雨守的快攻之后居然还能动,关节爆响的噼啪声此起彼伏。

山本需要彻底打散这台机器,仅仅是鲛冲击的震荡波赢来的时间不够让技术人员处理火炎。

他是临时被召唤过来的,研究室里只找到一把太刀供他使用。山本双腿分立,手慢慢搭上刀柄,刀出鞘的瞬间就伴有高速的挥刀攻击,空气中有一道蓝色火炎的残像。监控外的人只看得到钢铁被切割后留下的整齐豁口。

居合的技法并不仅限于单纯的拔刀出鞘,还包括拔刀后而随之展开的劈斩突刺等后续攻击。由于这种居合术的起始动作是拔刀挥斩,所以又被称为拔刀术。

刚刚这招是以站姿拔刀的立居合,沢田纲吉和山本练习时见识过。

一击斩断了机器的四肢,它的躯干像个断线的提线木偶一样滚落在地,四周都是它飞散的零件。

提示音响起,门打开,一小队人立刻带着回收装置冲进作战室。雨燕最先飞了出来,亲昵地围着沢田纲吉转圈。

“纲你的脸怎么了?”山本提着刀鞘走到他面前,“这个形状……又是云雀干的吗?那家伙真是……”

“没没没关系,是我先出的手。”他摆摆手转移话题,“辛苦你了武,一起吃晚饭?”

“好啊。”山本把太刀还给了强尼二。




平时沢田纲吉总在办公室埋头干活没有空闲,吃饭似乎变成了一项要抽空完成的工作。追求速战速决往嘴里塞食物的话,他总是吃得很少。

不过这回情况不同,他吃下一整张披萨外加两只玉米卷之后居然还能捎上一杯浓汤,在后院小道上边走边吸溜。

“看来笔记本的诅咒真不是恶作剧。”沢田纲吉左手边是山本,他手里也拿着一杯可乐,“……对不起,明明我们该保护好你的。”

后院的灯柱藏在树丛后面,稀疏的光照到山本头发和侧脸,月色下他看不清雨守的表情:“毕竟是警卫系统都发现不了的东西,说是诅咒其实也就是会想起来一点——不好的事而已啦,别放在心上。”

他无数次对自己说,那些只是记忆,但无论如何都遗忘不了。他们在努力改变黑手党黑暗的世界,可是到头来能拯救的生命仅仅是少数。

他继续往前,走几步发现山本没跟上来:“武?”

“纲你啊,一直以来都把烦恼装在心里。”落后他三步的人低声说,“向我们撒个娇说说心事不好吗?”

沢田纲吉抓着纸杯的手一紧:“都是大人了,撒什么娇啊。”

山本把可乐罐丢进垃圾桶,朝他走来。沢田纲吉拧着眉毛低下头,不知从何而来的紧张感蹿起。

结果温暖的手掌按在他的头顶:“我们都知道你对过去的事情很在意,可伤口总是要愈合的。”

“…………”

“冲我们倒点苦水吧,如果boss多依靠我们一些,大家会很开心哦。”

手指顺着头发滑到脸颊淤伤处,茧子摩擦皮肤的触感相当滞涩却又带着安心感,整个世界好像只剩他自己心悸动的声音。








笔记本翻过一页,沢田纲吉盯着纸的边线看了好一会,抽出笔帽。

【让武抱我上床。】

目前他能想到的撒娇方式也就是这种程度的了,自己能写出来也是够厚脸皮的……沢田纲吉停笔时手还在抖动。

他把笔记本归位,起身去关灯。巴吉尔和里包恩一起出去,现在还没有回来。估计是这次的同盟家族比较难搞。

说起来老爸也快要隐退了,下一任门外顾问的人选……沢田纲吉挠挠头,有点苦恼。





——Day.3——

玛格丽特接过沢田纲吉的风衣,收进洗衣篮里:“您今天去首府是在地上打了个滚吗?衣服脏得可怕呀。”

“不止打滚,我还在黄沙上飞驰……其实是回来的时候碰到一群孩子,和他们打了会球。”沢田纲吉语气轻松,“摔倒好几次。”

“不过纲的射门一击很不错嘛,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山本武说,玛格丽特去送洗衣服之前也收走了他的外套。

“哈哈,不用安慰我,好久没踢还是老样子球技糟糕。”沢田纲吉摆手准备上楼回房,“好累,我去休息了,武你也——武?!”

两双手从背后环住他往上一抬,沢田纲吉完全没有准备,慌张中喊了一声。等他反应过来发现自己坐在雨守的手臂上,雨守另一只胳膊圈着他的腰。

山本还往上颠了颠,十足的抱孩子手法。而且以他的身高,为了保持上半身的重心就必须用胳膊勾住山本的脖子,靠在他身上。

“今天就让山本武为我们的boss代步吧。”

他几乎把山本的脑袋都抱住了,所以人声听起来有点闷,还带着笑意。

“………………”沢田纲吉感觉血液一股脑涌上脸蛋耳朵,一时间说不出话。

雨守的步伐很稳,鞋底踩在花岗岩阶梯上发出的敲击音简单明快。他健步来到boss的卧室,抽出手开了门。

一路走向床铺,山本手上移托住boss的后颈,慢慢把他平放了下来。

“……武,你以后一定是个好父亲。”沢田纲吉这才缓过劲来,躺在床上心情复杂。

“只会对你这么做。”床边的人说。

“武你也会说这种话的么……如果我是女孩的话现在一定心动的不行吧?”他特地想象了一下。

回应略微的迟疑:“纲,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

“什么事?”

声音停顿了几秒继续传来:“……你是怎么看待我,还有狱寺和云雀他们的?”

沢田纲吉毫不犹豫地回答:“家人朋友,不可替代的伙伴。”

“如果只是家人朋友的话——”

他的表情满是像在探究什么重要事物的严肃,然后弯下了腰。卧室的床铺因两个人的重量下陷,沢田纲吉被挤进了床单里面,这种场合身上覆盖着另一具躯体,不可避免地感到羞赧。

“武……先起来好不好?”他恳求道。

“如果只是家人朋友的话,你会有对我们做某种事的想法吗?”

山本的小臂就竖在他脸颊两边,近在咫尺的气息在他耳边吹拂。宽厚的充满男性特征的臂膀笼罩了他。床和雨守身体间的缝隙好似一个牢笼,让沢田纲吉手脚动弹不得。

有只手在温柔地抚摸他的脊背,双腿被顶进来的膝盖分开。

“我想对你做这些事。”












♢让boss你撒的不是那种娇啦!

♢动作预告:坐大腿

评论 ( 11 )
热度 ( 85 )

© 星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