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花

呼呼呼呼哈哈哈哈嘿嘿嘿小太阳真好,赞美太阳!!!

十代目的奇迹笔记本(2)

♢本章对象:云雀恭弥





黑手党头头多厉害啊,可他其实只是个人类,面对回忆脆弱无力。


但是他们还有很多很没有履行的责任,很多很多没有和同伴完成的约定,他不可能被一个节点绊住脚步。两分钟心里建设过后,沢田纲吉重新直起腰杆,理理满头乱毛。


——彭格列的十代首领怎么能输给区区笔记本!


他支支吾吾拜托玛格丽特外出时从书店带一本爱情小说来,有年龄限制内容的优先考虑。女仆诧异地出门了,回到卧室交给他一本厚厚的白皮书,外表看不出来什么罗曼蒂克性质。


大致翻一遍下来,他发现里面的意大利俚语数量还能接受,人物对话时不时冒出点口音,都在能看懂的范围。


“玛格丽特小姐,你看过这本书吗?”他问即将离开的女仆。


“看过的,后面Moreno的眼泪真叫我心碎!”玛格丽特掩面沉醉。


Moreno ……莫雷诺,好像是男主角的名字:“我会好好看的,再见玛格丽特,今天谢谢你。”


女仆提起裙摆行礼,走出房间。


他翻回楔子开始第一轮阅读,这本书讲的是黑-手-党老大的千金拒绝继承家业,偷跑出据点,然后被当地刑警当成迷路姑娘收留的王道故事。


比较令人在意的是,女主角米盖拉性格孤傲,好像和世界没有什么牵绊。即使和年轻友善的男警官莫雷诺出生入死的过程中建立了忠诚的爱情,她也是一言不发决然地走掉,回去那个被腐蚀得空荡荡的组织。


就跟云一样,永远不会为某个固定的事物停留。沢田纲吉摸摸下巴,想起来草壁的通知已到,云雀恭弥今天晚上能到达基地,不知道云守这次回来能在意大利待几天。


书继续翻,莫雷诺得知米盖拉要离去并重返组织夺回父亲的荣光,巨大的失落和悲伤之下情绪爆发,把她推到墙上,一口咬上她的锁骨。


沢田纲吉看得寒毛直竖,这个时候应该默默抱住她给她安慰和支持不是?按照女主角的性格怕是要打起来。


然而暴力事件没有发生,米盖拉颤抖着闭上眼睛把头移向另一边。


等等不是说讨厌别人触碰吗????


上次让莫雷诺任务中牵住手,事后还是狠狠教训了他一顿。爱情的力量也说不通啊?!


沢田纲吉忍不住合拢双腿正襟危坐,认真地看下去。


米盖拉抿着嘴说了什么,莫雷诺就环住她的腰,从咬变成轻柔的吻,嘴唇慢慢地往上移动,张开牙齿包裹住她的下颚。米盖拉勾住他的肩膀把他拽得更近。


好像明白了……是那方面的原因么?


他抚摸她柔软的腰,头埋进脖子里深深地嗅,那些满是水汽的呼吸喷洒在米盖拉耳朵和胸口。她喘-息着伸手抓着莫雷诺的领带想要把它扯开。莫雷诺手滑进她的上衣找到内-衣的系带。


不愧是成人爱情,沢田纲吉紧张地啪叽合上书,对要不要继续看下去产生了疑问。


“这种事情,果然还是靠自己比较好……”他想通过书里的情节假设一下愿望的内容,决定这次要自己去做点什么,而不是让别人为他行动。


不过咬哪里才算有性的要素呢?脖子,锁骨,胸口,肚子……停停停,不能再往下了!


沢田纲吉揪着头发,又打开小说研究了好几分钟。最后在自用的信纸上潦草写下“锁骨”和“下巴”。





……

…………


“醒醒,废材纲。”


硬硬的东西在敲他的脑袋。


沢田纲吉艰难地抬头,胳膊下垫着摊开的笔记本,纸上还沾了点口水印。他实在是很累,憋了半天总算写下愿望以后着魔似的昏睡过去,一直睡到晚上8点。


里包恩人偶拿着列恩锤(仿),一下一下敲他脑壳。


boss一个激灵,部下预计的着陆时间过去1小多小时,他立马掏出手机。最近的简讯记录显示发送时间6:35,是来自云雀恭弥的未读消息。


“我到了,明天汇报。”


懒得和他废话似的。沢田纲吉习以为常,从洗手间出来叼着牙刷,掀开窗帘。外面漆黑一片,巡逻队的电筒光柱一闪而过,笔记本事件后加装的信号接收器在黑暗中亮着红光。


今天早点睡吧,他想着。








——Day.2——


“情况就是这样,流失人员的履历都发给网监部和人事部了。”云雀恭弥递给他纸质资料,附带一台平板。


“我记得之前你去拜访过威尔帝,他的情况怎么样?”boss接下,手指划屏幕,一张张人脸扫过去。


“又是研究瓶颈阶段,身体正常速度在长大。”


“嗯……”


“没事的话,我可以回去吗。”明明问着话,这家伙已经起身朝外走了。


沢田纲吉放下平板蹿起来:“云雀前辈请等一下!我有一件事情……想拜托你。”


“能闭上眼睛等几秒钟吗?就站在这里。”他说。


云雀还真停下来了,挑眉看着他:“真敢提啊,小心被咬死,沢田纲吉。”


真是不想面对事实……如果【顺利咬到云雀前辈的脖子或者下巴。】的愿望实现,他事后可没有生命保障。沢田纲吉并没有写上【事后也不会被打】之类的文字,不然这样就好像只有他一个人作弊。


他双手按住云雀的肩膀,忽然意识到要咬锁骨的话还得解开领带扒开衣领……这一串动作没有完成他就极有可能上天了。


还好是脖子下巴,沢田纲吉不自觉攥紧了手底下的西装外套,目光转移到云雀的脸。他果真闭着眼,眼球小幅度转动时带起睫毛的抖动,那一排睫毛又长又密,似乎下一秒就有蝴蝶振翅而飞。


“喂,好了没有?”不知何时浮萍拐的一头戳在他后腰上,沢田纲吉下意识向前一避,几乎整个上半身都靠进云雀恭弥的胸膛,颇有点大鸟依人的意思。


——到这个地步还没打他,是笔记本的效力,还是说云雀并不在意??沢田纲吉内心惊涛骇浪。


现在离云雀的脖子很近,属于别人的气息环绕着他。他能隐隐约约探索到皮下动脉血管轻微的鼓动,下颚到喉结再到没入衣领的部分组成了连贯的曲线。皮肤洁白平滑,只要他张开嘴咬上去就好。


沢田纲吉正要象征性碰碰那片皮肤,轻轻一下完事的那种。脚底下猛然传来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顿时脑子里只剩轰鸣。刹那间砖石和冲击一同袭来,他没刹住,一嘴直接啃在眼前人的下巴上,力道极大完全没有留情。


下一秒他被对方一股巨力掀飞然后又让其压倒在地。视野里硝烟弥漫,一只胳膊揽住他的头扣到自己胸前,几乎是同时,他释放出的大空火炎形成了一个保护圈。


“快快快!!把电源切断,打开所有通风口,它的喷气有害——”


是强尼二!彭格列的移动警戒设备研发真是多灾多难……他的眼睛鼻子蒙在衣襟之间,除了地下研究所一群人的嚎叫以外,还能听见身上人的心跳,一下一下有力地搏动。


冲击波消失以后尘土飞扬,通风设施疯狂运转。大空火炎散去,沢田纲吉眼睛睁开一条缝,只见云守拿掉挡在自己额头上的小臂,站起来拍拍肩上的落灰。


他蹲在原地,咳嗽两声定睛一看,云雀恭弥嘴唇下方赫然是一排整齐的牙印子。


我要死了!沢田纲吉汗如雨下。


“草食动物也会咬人了嘛。”


云雀恭弥指腹抹过自己下颚,在沢田纲吉看来,表情阴晴不定令人发寒。


突然,脑袋里有根线咔嚓接上了小说剧情:


【“居然在我身上留下痕迹。”米盖拉说,“你有死的觉悟吗?”


莫雷诺直直地看着她:“因为我爱你,一看见你我就控制不了自己,我每天都在忍耐……我想触碰你。”


高挑的女性后退一步,似乎受到很大的动摇。


“你为什么总是这样!我真的拿你没有办法……”她紧握拳头声音颤抖,“你还要我再对你多好?”】


——莫雷诺,借给我勇气吧!!


Boss挺起胸膛正视云雀恭弥,接着咧开嘴巴露出了爽朗的笑容:“一看见你,我就控制不住自己啊。”


一拐子锤到了他肚子上。








♢动作预告:床咚


这回是谁对谁呢【扭动】



评论 ( 18 )
热度 ( 81 )

© 星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