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花

呼呼呼呼哈哈哈哈嘿嘿嘿小太阳真好,赞美太阳!!!

十代目的奇迹笔记本(1)


♢ 梗出自由良大大原画的【r18】BL游戏《奇迹笔记本》,有大量改动

♢本章对象:狱寺隼人





沢田纲吉心里浮现了某个人的轮廓。

那个人有一双翠绿的眼睛,眼窝比他深一点,认真起来看着自己的时候很容易让人动摇。喜欢岚守的姑娘排排站能绕基地一圈,但狱寺隼人至今没有女朋友,大概是太直了。

他提笔在笔记本上写道:“让隼人帮我洗澡。”

看,既有裸也有肢体接触,却是那么的纯良!从来没有发现自己居然如此机智,沢田纲吉暗暗握拳。



——Day.1——

最后一字画完,他一头倒进被单,几乎刚挨到枕头思想就从身体里抽离。再次醒来是早上9点,已经过了早餐和例会的时间,没人叫他,连闹钟也关上了。

沢田纲吉想从床上直起腰,未果。他的双手双脚都动不了,肌肉软趴趴的没有一点力气。

可能是晚上刺激过大。他苦笑两声,保持姿势侧头看窗外。一颗尖塔状的树木探出头来,还顶着个蘑菇一样的树冠,是地中海沿岸特有的松树,沢田纲吉刚到意大利的时候它正在掉松果,剥开壳,里面有很大的松子。

里包恩不在屋里,床头花瓶下夹着一张纸。

[等会有早餐送来,今天额外给你放假,好好恢复。]

沢田纲吉取出纸条简直要流下眼泪,上一个额外假期是什么时候来着?

“十代目,您醒了吗?”

门外传来岚守的声音,有时候他酒局过后神志不清,狱寺会接下女仆的工作老妈子一样扶他起床。

“进来吧,隼人。”

狱寺隼人端着餐盘推门而入,boss面色苍白,正在床上挺尸。他昨天痛到满身大汗,一夜过去汗已经蒸发,衣服紧贴在皮肤上,相当难受。

“东西放床边就好。”沢田纲吉招呼他坐,狱寺把盘子放下,没有顺从建议反而径直走到他身边。

“昨天晚上……不,您身体如何?”对方半跪下来,低头注视沢田纲吉的眼睛。

日光在他绿色瞳孔里反射出朦胧的光斑,还被睫毛挡住一点。他不再像以前那样会冲动地探究原因,脸上神情是带着点关切的平静。沢田纲吉和他对视,心底那丢丢对笔记本的恐惧神奇地消散了。

窗户外的风吹进来撩起狱寺的头发,蹭到沢田纲吉的脑门上,略痒。他惊觉这距离不太符合过命兄弟的设定啊……于是别过脸说:“没事,就是睡得有点晚。”

狱寺手撑着膝盖站好,扶起沢田纲吉上半身,把餐盘递过来。他吃几口下肚,哇的一下全吐了出来。

显然岚守吓一大跳,扯过被单就往沢田纲吉身上糊:“十代目你还好吗!?”

他这时候倒有点以前的影子。沢田纲吉胃部痉挛,嘴边还有残渣,但是莫名觉得开心。

“放心放心。”他摸摸自己的肚子,肠胃炎后遗症而已,“看来我吃不了玛格丽特的专供早餐啦,我坐一会就好。隼人还有什么事?”

狱寺看看boss身上情况糟糕的衬衫:“本来您需要洗漱换衣服然后去办公室,不过里包恩先生说了,今天十代目休息,所以……您要再躺一会还是去浴室?”

沢田纲吉警觉,要来了吗,那个时刻?!他突然认怂地抓住被褥,挤出一道鼻音:“还是再躺会吧,我,我动不了。”

对面岚守很低地笑了一声,弯腰凑近他:“没关系,有我支着您。”

“失礼了,十代目。”

然后一只手箍住他的背,另一只手插进膝盖底下,紧接着身体腾空而起——狱寺把他横抬了起来,缓步走向浴室门。

被抱起来的人会感觉很不自在,可是他没有挣扎。抱都抱了还矫情,那能叫男人吗!

……毕竟也没有力气挣扎,沢田纲吉心中叹息。

浴室门把咔哒转动,狱寺把他安置在浴缸边缘,开始注水。上次玛格丽特女仆点的熏香还留有味道。沢田纲吉鼻翼翕动,闻到生姜和无花果的香味——炽热辛辣中藏着温柔。

狱寺解他的衬衫,衬衫解完去拉腰带的金属扣。动作果断流畅一气呵成,21岁以后狱寺就没怎么让他苦恼,如今给对方添麻烦的变成了自己。boss感到一阵羞愧,当了这么久的伙伴,脱裤子放洗澡水似乎都不在话下。

……但是留下来帮忙洗澡还真没有。

初秋多亏有独立的供暖系统,水一出来就是适宜的温热。很快水注满,狱寺准备扶他的胳膊让他踩浴缸。沢田纲吉全身凉嗖嗖,拿手轻轻隔他一下,主动滑了进去,做最后挣扎:“剩下我能自己来。”

boss还不知道他此时宛如一只瘫在水里半死不活、还顽强地扒着浴缸边缘的鱿鱼。那种忍着笑意的声音又响起来了:“还是我帮您吧。”

沢田纲吉悄悄看着他,狱寺脸上出现憋笑产生的红晕,这让他回忆起17岁大家一起去海边集训的时候,一群人围着他疯狂泼水的场景。

最开始狱寺拒绝攻击十代目,直到沢田纲吉鞠起一捧水,浇到他头顶并笑着大喊“现在狱寺隼人同学有理由讨伐彭格列十代目啦”。

“是想到什么开心事?十代目今天的第一个笑容。”狱寺双手沾满香波,手指插进他头发里揉搓。

“呼呼……你还记得5年前大家去长崎县的海水浴场旅行集训吗?那里的海和你眼睛一样,都是翡翠绿。”沢田纲吉泡在水里,活力渐渐地回归身体,“很好看。”

指尖的动作微妙地停顿,狱寺抽出手拿起花洒:“抱歉……那天我好像把十代目泼得很狼狈。”

“不过大家都特别开心嘛。”

沢田纲吉头探到浴缸外面好让他冲掉泡沫:“现在刚刚10月,明年夏天事务少的话,我们再去一次海滩怎么样?就到西西里岛的Cetaria渔场。听说海湾盛产金枪鱼,我还没去过呢。”

“好,明年夏天一起去。”意料中的回答。

头发洗干净,狱寺托起沢田纲吉一只手,拿浴巾在他胳膊上擦拭。

一屋子蒸汽熏的人脸发烫,他不再说话,静静地看身前人的手臂——袖口卷起到手肘上方,露出的地方已经有了成熟男人的特征,弓起手臂时会突出流畅的肌肉曲线。

岚守对手部饰品有种迷之追求,其实沢田纲吉觉得狱寺隼人手指修长又骨节分明,指环配腕带还挺帅的。可惜自从穿上西服满地跑任务,岚守对那些精细小玩意的热情似乎消磨了很多。


沢田纲吉发呆的空档里狱寺把他全身都搞定,正要起身放浴巾。他赶紧跟着站起来,心想第一个愿望可算平安结束了。

他前脚跨出浴缸,后脚还没抬高,脚掌一滑就向前扑去。

为什么会踩到瓷砖上的香波……!!!

沢田纲吉无声惨叫,心提到嗓子眼。他前面是刚刚转过身的狱寺隼人。

这一下结结实实地扑进对方怀里,狱寺被巨大的惯性推到后背撞墙才停下,沢田纲吉被他衣服上的纽扣嗑得脸疼。

在他直挺挺倒过来的瞬间狱寺就摆好驾驶接住了沢田纲吉,手壁圈着他的肩膀。

狱寺撞得嘴里嘶了一声还不忘问他:“有没有受伤?”

实在是太丢脸了……这场面如果放在娇俏可人的富家千金和英俊忠诚的执事之间,沢田纲吉看个几集偶尔还会拍手叫好,然而放在黑-手-党头头和属下彪悍打手这里,就是一部喜剧片啊!

沢田纲吉式午夜小剧场上映中,他脸颊抵着对方硬邦邦的胸口,没有抬眼面对头顶上的目光。

水珠全沾到狱寺身上,他甚至能隔着布料看到下面的肌肉,随呼吸规律一起一伏,充满力量。这样一副躯体无数次挡在自己面前,无可阻挡地为他破开道路。

沢田纲吉的手可能有自己的想法,他居然顺着狱寺腰部的弧线往下摸了摸。

他感觉到另一人胸腔的振动,岚守发出一道短促微弱的气音,包围他的双手应声撤开。沢田纲吉一愣,立刻弹开半步:“不好意思!”

“啊……我去外面拿衣服,您可以自己擦身体吗?”沉默两秒后再次出声的男人神色如常。

boss比个ok的手势:“麻烦你了。”

门关上,沢田纲吉紧盯着狱寺背影的视线也断掉,毛巾在背上某块地方应付似的搓来搓去。

……原来他也会发出那种声音啊。

浴室里怎么这么热?









玛格丽特收掉上次的熏香,换了甜甜的蜂蜜香蜡。

“玛格丽特小姐,明天能点上次的熏香吗?”

岚守已经离开卧室去巡视,女仆在例行扫除,手中毛掸轻快地抖动:“沢田大人喜欢白姜和布兰瑞克无花果的气味呀?”

“哈哈,突然间很感兴趣……”沢田纲吉对室内熏香研究不多,明显不如训练有素的女仆。他被迫恶补过名流们惯用的香水品牌、以及能胡诌一点前中后调而已。

清洗一遍后神清气爽,沢田纲吉习惯性地走向书桌。当他看见安安静静摆在桌上的笔记本,心情迅速低落。

裤兜里手机嗡嗡震动,里包恩给他发来简讯:【愿望成真了?】

【成真了。】他回复,心说不仅成真还附带赠品。

沢田纲吉以为里包恩会说“继续写点什么把笔记填满”,结果手机那头只回复了寥寥几字。

【自己小心。】感觉他不是很想继续这个话题。

估计是工作开始没时间发简讯了吧。他摊开笔记本,越过几页红字翻到昨天下笔的位置。

早上狱寺低头给他扣上最后一粒扣子的画面涌入脑海,平稳的呼吸声仿佛就在耳边。

他拿着签字笔的手迟迟没有落下。

该继续么?

…不能继续么?

……不不不肯定是不能继续的吧?!

可是不继续,晚上那些梦魇将继续折磨他,熬汤一样把他的脑浆煮沸。沢田纲吉手掌掩面深深地叹息,叹息过后是几声呜咽,因为恐惧就要连累伙伴,真是太差劲了。

黑手党头头多厉害啊,可他其实只是个人类,面对回忆脆弱无力。









♢悄悄:(在感情方面)脆弱无力,boss!拿出吊打敌人的魄力啊!!

♢下章路线预览: 咬-下-巴

会是哪一位呢嘿~嘿嘿~


评论 ( 11 )
热度 ( 86 )

© 星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