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花

呼呼呼呼哈哈哈哈嘿嘿嘿小太阳真好,赞美太阳!!!

十代目的奇迹笔记本(0)

 

★设定源于由良大大原画的r18 BL游戏《奇迹笔记本》,有大量改动

 

★时间是代理战结束后7年的意大利,十代众人22岁左右

 

★啊!!我要开始耍流氓了!!

 

 

 

——Day.0——

 

最近彭格列内部网路格外的骚动。沢田纲吉把待审批的文件摞到一起挡住电脑背板,抬头确认了一下他老师真的不在屋里,接着屏幕上的光标点进论坛首页某篇文章。

 

这是当日浏览量最高的一篇分析,主题叫[About the decimo' s note]——关于十世的笔记本。

 

作者这英文意大利文结合的命题方式十分狂放,沢田纲吉哭笑不得,光标依旧坚定地往下滑。

 

[我们的boss可是业内有名的好人,不嫖不贪不抢不偷,对方这么做,实在是太恶毒了!]

 

底下是大片大片同仇敌忾的打抱不平,他看着这些回复,欣慰的同时还有点挫败,今日又收获部下好人卡x N。

 

平时除了交友八卦就是一摊死水的论坛,忽然间热闹了起来。起因是三天前沢田纲吉收到一本带着诅咒的笔记,至于对方是如何越过安防系统将笔记放在boss办公桌上的,技术部高层顶着门外顾问的枪头,表示一定会全面升级系统,最好是飞过去的鸟都能检测它头上几根毛的那种。

 

……之所以说它“带着诅咒”,不仅因为笔记上写着沢田纲吉少年时期发生过的大量糗事(好在部下们没有看到具体内容),对方还在本子后面剩下的几页用鲜艳到渗人的红墨水写道:

 

【Decimo,这是能实现人们H愿望的笔记。你必须收下它,然后用愿望把最后几页填满。不然你的秘密都将公布于众,阁下,因为我知道你的一切……啊对了,我猜你收到笔记的时候穿着蓝色的内裤。】

 

沢田纲吉眉毛一抖动,顿时如坐针毡。他说对了,Levante的经典男款,巴吉尔推荐。

 

谁会想到十代目小时候被吉娃娃吓哭、曾经穿着内裤三番五次在日本街道上裸奔然后被拘留?笔记上这些事件传出去,无一不是骇人听闻的大事件,够道上嘲笑彭格列好几年。

 

最重要的是红字的后文:【从触摸笔记本的那一刻起,你就无法脱身了。从今晚午夜开始,你会感到巨大的痛苦,逐渐虚弱直到再也站不起来,除非写下愿望。然后第二天写下的东西会变成现实

 

当然,我们知道decimo是个温柔的懦夫,不会拉人下水。你甚至会连续写上7页的[在基地里走一圈,全身只穿情趣内衣]。】

 

“变态!极限的变态啊!”晴守拳头砸得桌子哐哐响,评价得到了另外两人的支持。

 

事发当天的晚上,里包恩拒绝了沢田纲吉对部下保密的提议,决定开场小会。时间场地有限,几个守护者围着boss的茶几坐了下来,长腿陈横。

 

他们传着看完了笔记后,场面一度十分怪异。

 

“我们都知道纲以前的样子,这个笔记本本身没有什么……不过后面的要求就过分了啊。”

 

山本武说着往茶几外面退了退,太挤了。对面是狱寺隼人,他此时终于可以抻开腿了:“什么叫‘再也站不起来’?他是找到哪个地方的巫婆给自己的笔记本做法了么。”

 

里包恩拿回笔记本翻了翻,明明身体是个小孩子完全不担心拥挤,可这家伙还是霸占了唯一一张单人沙发。沢田纲吉坐在一片汉子中间,面如土色。

 

他记得很清楚,对方红字最后几句话是:【所以我们只接受和别人有关的愿望。比如让某位下属全裸抱着你睡觉。】

 

boss思量一下,讪讪开口道:“或许是恶作剧吧,大家不用太在意,我来处理就行。”

 

“你要怎么处理?”里包恩忽然抬起头反问他。

 

“……先,先等到午夜。”沢田纲吉嘴唇干燥,他们已经查过,纸张是本土产的普通牛皮纸,理所当然的没有署名。调出所有监控,谁送出的笔记毫无头绪。仿佛它自己有了意识,凭空出现在总部的办公桌。

 

“boss……万一诅咒是真的怎么办?”在场唯一姑娘的座位空间还算充裕,库洛姆双手绞在一起,显然很担心他真的再也起不来。

 

沢田纲吉笑笑:“那我就躺着写一个愿望。”

 

库洛姆想到了什么脸上一红,迅速低下头。沢田纲吉一惊,赶紧解释:“库洛姆放心,我不会写你的!”

 

“啊……”女孩用湿漉漉的眼睛看他,沢田纲吉硬是从里面看出来一点失落。

 

又说错话了!!!沢田纲吉暗自锤自己大腿。

 

“你让我的库洛姆伤心了。”她身边那只凤梨头的三叉戟慢悠悠地摇晃着,“彭格列越来越胆大。”

 

“哈?六道骸你别捣乱,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狱寺冷冷地说。

 

“看看沢田大人怎么说。”巴吉尔拦住俩人。

 

沢田纲吉吸一口气,正色道:“我不想把你们牵扯进来,我已经做好了被曝光的准——”

 

“不可以。”

 

有人平静地打断了他:“第十代的根基还不稳,外界需要你建立的是完美的彭格列首领形象,你的现在要光辉璀璨,你的过往也必须无懈可击。家族会无限包容你的过去,但其他竞争者不这么想。”

 

他像个充气皮球被扎破一样慢慢泄了气,趴倒在桌面上:“我知道,里包恩,我知道的啊……可是我做不到。”

 

“我不想控制和事情无关的人做那种事。”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京子小春她们,得有多下三滥才会对那么好的女孩们出手?

 

笹川了平手撑着下巴,有点疑惑:“为什么纠结?不找无关的人,那找我们不就行了?”

 

话音一落一屋子的人都向他投去目光,发话人完全不自知地继续说:“大家都那么熟了不会嫌弃你的嘛,沢田。”

 

了平大哥虽然你这么说我超级感动,但是在座的各位都可以说是过命的兄弟了,有谁会和兄弟做ooxx的事?沢田纲吉目瞪口呆。

 

“有道理!”山本单手握拳敲手掌,“纲,觉得困扰就来找我们吧,我们会支持你的。对吧狱寺。”

 

岚守有点反常,嗯一声就没有后文了,盯着桌面沉思。

 

沢田纲吉等着雾守们发言,六道骸回应他的目光,脸上表情一如既往的皮笑肉不笑。倒是库洛姆害羞地移开了视线:“会尽全力帮助您的。”

 

现在boss着实觉得守护者们没搞明白事情的重点和严峻性。他搓搓脑门站起身:“今天就到这里,麻烦大家啦。去休息休息,有事明天再说。”

 

钟表上刻度走到11点,几十秒过去,房间里还是没有人打算离开。

 

“你们担心纲我理解,可是他总要来点私人时间睡觉的不是。”里包恩跳下沙发顺便伸了个懒腰,“我会看着他的,你们先回去吧。”

 

 

 

 

 

 

 

洗漱完毕沢田纲吉爬进被窝,脸对着天花板,试探地问道:“里包恩,你是不是也通知云雀前辈了?”

 

“我说过,所有守护者都知道了。”

 

思来想去还是很害怕:“知道我这么容易就被诅咒,等他从日本回来我见不到隔天的太阳啊,我会被咬死然后种进地里的。”

 

“在云雀回来之前,我就会把你种进土里。”里包恩阴测测地举起枪,“来历不明的东西不要碰,不长记性。”

 

沢田纲吉反射性抱头:“我错了我错了,我一定长记性。”

 

“……喂,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12点了。”男孩收起枪,坐到他床沿。

 

“应该,没有?”沢田纲吉闭上眼又睁开。

 

里包恩沉吟片刻道:“那关灯了,有情况喊我,我就在旁边。”

 

“好。”

 

卧室的窗帘缝有冷白的月光透进来,打在地板上形成扭曲的方格,实在是太安静了,他不知道过了多久,自己的心跳渐渐低落,呼吸也变得舒缓。

 

在他几乎要沉进静谧的黑暗时,心脏猛的弹动了一下,好似一记重拳结结实实擂在左胸。他身体颤抖如筛糠,却没有发出声音。

 

下一波阵痛如影而至,这次不仅是胸口了,整个胃部翻江倒海。他想起来业务忙碌时期杂事太多搞出来的急性肠胃炎,简直像一根签子穿上他的肠胃放在铁板上磨啊磨,坐也不是躺也不是,恨不得整晚和马桶相亲相爱。

 

“…………”他遭受过太多的伤了,这种级别的痛还是受得住的!

 

此时一只手伸过来覆上他的额头,年轻的声音意外的柔和:“要写点什么吗?”

 

沢田纲吉摇摇头,张开眼借着月色去看里包恩。他的黑发黑眼融合进黑暗里,瞳孔里还是有一点点闪烁的光。只是十二三岁的形态,半倚在床头的时候像请求和父母一起睡的天真男孩。

 

很快他就没心思想象天真男孩里包恩了,脑袋里藏匿很久的记忆突然间沸腾。空空如也的十年火箭筒烟幕、铺满花束的墓碑、灰化的匣子、伙伴的血、遗留下来的冰冷戒指……

 

他发不出声音,血液简直要逆流而上喷出口鼻。一场有预谋的苏醒,原来这才是所谓的诅咒,要让他在无尽的痛苦回忆里死亡。

 

混沌中灯一亮,他知道自己惯用的右手被握住,里包恩往里头塞了一只笔。笔尖碰到粗糙的纸面,那些回忆立刻像被惊扰了的鱼一样四散开来。

 

身体的疼痛丝毫不减,但沢田纲吉能说话了。他坐起来大口喘气,抹一把脸上的汗:“谢谢。”

 

“想到了什么?”里包恩松开抓着他的手。

 

“一点过去的事。哈哈哈,也不算什么。”沢田纲吉准备放下笔记本。

 

男孩一巴掌把笔记本拍回他脸上:“快点写,还想继续痛吗。”

 

“我……我不知道写什么啊!!”

 

“想上谁,或者让谁上你,要谁裸着坐你大腿上,让谁把你压倒在床上然后——”

 

“啊啊啊我懂了不用再说了!”沢田纲吉忍痛挪开身体,缩进被子里,“我自己写,我自己写。”

 

里包恩嘁了一声,下床远离那一大坨鼓起的被子:“谁会看处男那点无聊的心思。”

 

被子在空气里扭动,看起来犹豫不决的样子。沢田纲吉一边捂肚子一边在纸上比划,他实实在在的陷入了困局。

 

绝对不会去祸害家族的女孩子,身边又都是大老爷们。守护者们的话在耳边响起。

 

——我们会支持你的。

 

兄弟之间打打闹闹嘛。同为男人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吧?

 

沢田纲吉心里浮现了某个人的轮廓。

 

 

 

 

 

 

 

★叮叮~分支开启!

 

★各线路的选择部分示例(当然不止两个啦!路线和选项不分先后)

 

_route.1狱寺隼人

 

“让隼人舔我的手指”

 

“让隼人帮我咬”

 

 

_route.2 山本武

 

“让武抱我上床”

 

“武脱光躺我床上”

 

 

 

_route.3六道骸

 

“让骸坐我大腿”

 

“让骸抱我”

 

 

_route.4云雀恭弥

 

“让云雀前辈帮我按摩”

 

“让云雀前辈亲我的耳朵”

 

 

 

[隐藏]_route.[哔]

 

“……”

“……”

艾玛我好怕被吞,上拼音!

评论 ( 24 )
热度 ( 107 )

© 星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