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花

呼呼呼呼哈哈哈哈嘿嘿嘿小太阳真好,赞美太阳!!!

【all咕哒♂】某男性御主的《乙女fgo》体感(5)

7月17日

放课后Time

——弓道部——

藤丸立香因为没有所属社团,只好去图书馆借资料复习。偶然经过弓道场,临近考试道场里几乎没人。

现在这具身体是为了指挥战斗而打造的“防具”,只有肉体足够坚实才能保护御主的意识,保证从者的作战效率。

直白点说就是“御主耐打,英灵去前线冲锋陷阵也会稍微安心。”

他已达到这个目标,正在朝上努力,努力的代价是身上无数伤疤以及心态的改变。他不再适合文静地看书学习,箭矢射出正中标靶的声音在他耳朵里反而美妙如凯歌。

于是藤丸立香抱着入社的心态进去试了试弓。

“啊!!你这家伙超厉害嘛!”

后背让学姐狠狠打了一掌,他勉勉强强站稳脚,摸着头发笑笑:“以前练过的。”

……一帮Archer往死里折磨他才练出来的保命技能,哪能不好。

“但是……怎么说呢,你的箭。”学姐围着他转两圈,“目的性强得过头了。”

“唉?”

“我们搭弓射箭是为了命中28米开外的靶子,但同时注重射者的礼仪、姿态,你拿起弓就射……我觉得你——”

“你的‘弓道’还称不上‘道’,只是单纯的‘弓术’而已。”

道场隔间里传出男生平淡的声音,学姐被打断也毫不生气:“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正巧阿周那来了,教教新人君吧。”

“某弓兵是弓道部部员”这件事完全不令人吃惊啊……藤丸立香作为他的同班同学很自然地问好。

“欢迎入社。”黑发男生穿着弓道衣朝他点头致意,然后握着弓走到射位,深呼吸。

学姐语速极快:“学弟,听过弓道的【射法八节】没?”

阿周那的身姿神情与特异点战斗时的完全不同,藤丸立香呆住了,磕碰地回答:“没有……”

“那好,看着阿周那的动作,我会报上每一节的名称。”学姐高举双手仿佛在应援她的爱豆露,“本部最强部员的表演——start!!”

“听好了!首先,足踏み。”

阿周那两腿分开,双眼直视标靶。

“第二节,胴造り。”

他调整了一下身体平衡,使上半身处于最适合射击的状态。

“第三节——弓构え。”

他两手下垂,自然地把箭搭在弓上。箭要放置到弓弦的正确位置,使弓和箭构成一个整体。藤丸立香知道这个小步骤叫“上弦”。

“接着第四节!打起し!”

箭“上弦”后,阿周那手持弓与箭,胳膊稳稳地抬高,直到弓箭越过头顶。两条手臂犹如女神手下竖起的琴弦,肌肉线条流畅得惊人。

“第五节!引分け!”

他不留任何动作间隙,连贯无比地拉动弓弦,同时将弓箭放低,在箭身与自己视线水平的时候停下。

“第六节——会!”

阿周那的箭瞄准了标靶。

“第七节——离れ!”

蓄力后松开手指,箭矢飞驰而出,留道细细的残影。硬铝制箭尖撕裂空气发出轻短却又凌厉的破风声,标靶靶心噗嗤一响,藤丸立香这个半调子都下意识喊了声“漂亮!”

“最后一节可不能忽略哟——残身!”

放出箭后阿周那左手依然保持着举弓的角度,停顿一段时间后才放下双臂。









不知何时射者收弓了,他和学姐反应过来,一同振臂欢呼:“阿周那!阿周那!”

阿周那不忍面对这两个犯病的傻瓜,捡起地上藤丸立香的入社申请表:“明天考试,还有空去社团活动?”

藤丸立香还沉浸在那一射里,再一次不走心操着熟稔的口气反问:“你不也在弓道部?不复习吗?”

“我没什么能复习的,说到底只要合格就行了吧。”

“出现啦!传说中【嘴上说着“合格就行”,结果自己的名字在成绩榜前20】的渣滓言论!!”学姐在一旁怪叫,“这种人我见得多了!”

阿周那看她一眼,她灰溜溜躲到藤丸立香身后:“嗯,藤丸也不准备复习吗?”

“实话说,”藤丸立香破罐子破摔,“我才从一个乡下旮旯转学过来,什么都不懂……”

“学弟,别放弃呀。”学姐指着阿周那手上的表格,满脸严肃,“期末考不及格可是要留校补习的。”

学校的挂科补习政策藤丸立香早忘干净了,他警觉道:“补多久?”

“这要看你补考能不能过,没过就继续补。无论哪个,今年夏天的社团合宿都会和你说再见。顺便一提我们弓道部每年暑假都会组织部员去练习‘骑射’ ,半路到海边打个排球也行喔。”

【说到夏天的话应该就是“社团合宿”了!社员们聚在一起规划一个短途旅行。旅行中花费一点时间和精力在社团正务上,剩下的就是社员们的自由狂欢!啊啊好想回到高中再感受一下……弓道部啊,茶道部啊,我没体验过的社团还挺多的。】

就在room的小桌子上,御主跟玛修聊过日本暑假的固定项目。曾经的野望终于能实现了,绝不允许补习把他的暑假夺走!!

“学姐!我想去合宿!”藤丸立香抓着她黑色的马乘袴不撒手。

学姐老道地指点他:“让阿周那帮你画个重点。当年我们一届的部员也是这么求助同学,基本上都能合格……毕竟我们学校的老师出题总会偷懒,直接从上课笔记取材是常事。”

他火速拜倒在阿周那脚边:“请拯救我,my classmate!!”

他的classmate最初是拒绝的,学姐煽风点火蛊惑阿周那:“有个同班朋友在身边不是更好吗?”

“我认为藤丸同学和我还不算朋友。”被蛊惑者公式化地微笑。

笑得好假。藤丸立香如此评价。

学姐高冷地呵呵:“我明白,你不就是想和你哥一路相亲相爱,谁也离不开谁,任何人都插不进你俩中间,么。”

阿周那的假笑面具应声破裂。藤丸立香觉得下一秒他可能会给学姐当头一箭,就英勇地扑上去夺走了他的弓。

“那家伙又不一定参加合宿。弓还回来。”阿周那威胁似的瞪他,藤丸立香一哆嗦,抱着弓往道场入口挪。

“有事冲我来!别伤害学弟的小心灵!”学姐挡在器材室的门前阻止阿周那获取凶器。

“你们…………”

“哈哈哈哈!谁不知道阿周那和迦尔纳的母亲老把俩儿子踢进同一个社团!我敢打赌,今夏的弓道部合宿迦尔纳不想来也得来!!”

学姐笑声发颤仍然不怕死地继续说,刹那间她形象在藤丸立香心中高大起来。他立马接上学姐的话头:“我可以装个黏你的小弟整天在你旁边转,迦尔纳前辈一看有人了肯定顺水推舟不靠近你。”

从对话里他发现迦尔纳也是弓道部的,不禁感叹即使换了个世界这俩人还是冤家路窄互相仇视。

“事后能把【比起每天都见的哥哥,更想和相处时间短暂的朋友一起】当做理由应付母亲!”学姐补充。

“当,当然前提是我能去合宿。”藤丸立香声如蚊呐。

“我就看藤丸学弟帅气开朗表情变化多端,必定是未来的戏精,找别人演哪有他靠谱!”

学姐学弟一唱一和,义正言辞地逼人帮忙,阿周那气得又笑了:“你们联手玩我?……以为这样我就会屈服吗?”

藤丸立香暗道不好,他们低估了眼前人的节操!正要说话,一只手臂横过他的头顶抵上门框,对方的呼吸近在咫尺:“你们不整阿周那,他还有可能同意。”

话外音:现在再怎么整他都没用。

学姐失望道:“那学弟怎么办?”

糟糕的再会……因为藤丸立香堵在门口,来人只好借着身高差距探头进去观察情况。他汗如雨下,僵直地转头。迦尔纳斜靠在门框上,看看阿周那,又看看胳膊底下瑟瑟发抖的学弟。

他说:“我帮你划。”

“画什么?……啊,谢谢前辈!”

藤丸立香醍醐灌顶好似找到了新世界。阿周那脱掉护具,像甩掉什么烦人的包袱:“那么连弓都没了的人可以离开了吧?”

“别走呀。”学姐跑过来拿起藤丸立香手里的弓,“还给你还给你。只要学弟能通过考试,他一定能帮你演这出戏,当成我们的赔礼啦……”

实际上阿周那也没怎么生气,学姐好好地道了歉,他就恢复常态不做追究。

迦尔纳的校服默默换成了上半身白筒袖下半身蓝色马乘袴的道服,搭箭射击。【射法八节】再演,藤丸立香从他站得笔直的背影里,看到与阿周那等同的肃穆和沉静。

“用无止境的刻苦练习,一点一点向制高点前进。”

学姐掂掂自己的弓,她加入练习之前极欣赏地拍藤丸立香肩膀:“这是我们弓道的精神。新人君,它的延续有你一份责任。”

他坐在道场地板上百无聊赖,腿麻了就换个姿势。等到他们训练完毕,迦尔纳放下弓箭走到藤丸立香跟前:“课本带了吗?”

“带了。”藤丸立香手伸进包,掏出几本书。

迦尔纳拔开他递来的水性笔笔帽,翻开书刷刷刷地打横杠:“我把自己上年期末考过的东西划出来。每年考的大同小异,不看笔记也无所谓。这些东西明天之前要全部记下来。”

藤丸立香虚心受教,双手接过划完的书。学姐连连称赞,后悔没把她的课本带来让迦尔纳划上一划。

阿周那问:“同为三年级你做不到么?”

学姐羞愧地低下头,捋了捋她橙红色的辫子:“我连自己三年级的书都没好好看过……哪记得二年级的。”

“你至少为明年1月的校考做点准备。”迦尔纳抬眼警示她,“这样下去没大学收你。”

“呜——好痛。”学姐发出被击中要害的呻吟,“多谢提醒,不过拜托你不要在学弟们面前戳我痛处。”

迦尔纳不理她,转头直视藤丸立香,又担心自己表情太可怕,于是提起嘴角尽力放松脸部肌肉。他微笑着说:“认真去考,我们在弓道部等你。”

某个用烂了的句子,总有它斩杀无数人心的魅力。两天前御主才在迦勒底听过玛修说相近的话,他仍然感到喜悦,甚至想伸手抱抱他的白发从者——不对,白发学长。

……好!就让他以轰炸魔神柱那时候的决心去应战考试吧!







7月25日

暑假Time

——亚瑟家——

迦勒底的两位外来人员完全不懂怎么收拾旅行用具,抬着旅行箱来隔壁求救。

lily闻到梅林送还的衣服有股特别的香味,问他哪里买的洗衣液。梅林正正经经地说香味是他自带的,现在莫德雷德看梅林宛如看个变态。

高文掐下巴苦苦思索,最终在行李箱最后一小块空间里塞进第二管活血药。

“不是装过了吗?”藤丸立香蹲下来摆弄锁扣,把箱子拉链拉上,“这点地方放扑克牌也行啊。”

“你第一次骑马?”莫德雷德抱胸俯视他。

藤丸立香摇摇头,他在某几个特异点骑过,但是时间很短。

“你是社团新人,练的还是骑射,第一天屁股没烂就谢天谢地了。”莫德雷德想到什么不好的回忆,心有余悸地摸摸臀部,“三管药恨不得全糊身上。”

“…………那么可怕?”藤丸立香平时都在练四肢躯干,屁股是战斗死角,他从来没在意过。

lily笃定道:“可怕。”

“不怕疼的话,两天后能习惯马背的颠簸。”高文出声解释,“我觉得,弓道部的集训不会为难新人,两管够用。”

…………涂掉两管药还只是手下留情的程度吗?藤丸立香的合宿梦啪叽摔碎了。






7月26日

暑假Time

——校级大巴前——

“没少人吧?”学姐架着旅行箱,一个个学生数过来:“嗯,不少。”

藤丸立香举手问她:“部长,为什么只有我们4个人……”

迦尔纳说:“三年级学生要备考,只有我和部长来了。”

阿周那说:“部员嫌训练太累,有很多退部的。”

学姐说:“那些考试合格的知道要去练骑射,都不愿意参加。”

“我,我明白了。”幸好高文多给他一管药!!

阿周那搬行李上车,车里除了司机只坐他们四个人,这场景有点凄凉:“整辆车就我们四个?”

“订车的时候没想到那么多人不来……”她捂着钱夹满脸痛惜,“经费不够我还添了点呢。”

2小时的车程,他们要前往邻县一处马场。马场主人是生于尼罗河畔的富商,爱好骑马,也热衷向别人展示他的金豪。

他到日本落户,在马圈周围建造骑射长道和马术场,在附近的山脚下建造专供客人休息的庄园,慷慨接纳四方骑者。

“别看我这个死样子,我们的氏族姑且称得上【弓道世家】哦。我爸和马场主是要好的朋友,我们这才能年年去他那儿度假。”

学姐坐在前排撕薯片的包装袋,撕完传给阿周那,阿周那抓一把,传给了藤丸立香,藤丸立香抓一大把,又传给迦尔纳。

“喂喂喂你们传火车的啊?”她跳下座位冲向迦尔纳,“给我留点!”

司机喝道:“乖乖坐着!”

学姐不情不愿地缩回座位。藤丸立香嚼嚼嚼,口齿不清:“马场主是埃及人吧。”

“对对对。深色头发黄皮肤的欧洲人……”













◎咕哒有时候会想,这么多历史名人,当地土著都不觉得奇怪嘛?

◎亚瑟是骨科医师(为什么我要强调这个??)

◎爱豆露=idol=偶像

评论(25)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