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花

呼呼呼呼哈哈哈哈嘿嘿嘿小太阳真好,赞美太阳!!!

【all咕哒♂】某男性御主的《乙女fgo》体感(4)下半

◎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第四章分成上下两部分,下半如约而来啦!!







藤丸立香拿起勺子搅了搅汤,悄悄地叹息。

“再不吃就没了。”他把盘子推向梅林,压低声音说,“王扫荡餐桌的速度,你懂。”

吃完饭lily送他和梅林到大门,她一左一右拉着兄长和侄女,身侧的落地灯兢兢业业地工作,在地板投下黄色光圈。光圈里的三个人都好看得不可思议,某种意义上的“人生赢家”状态被他们展现得淋漓尽致。

“不是说没电吗?晚上在我们家住更方便。”莫德雷德说。

“因为屋里还有点事没搞完啦。”藤丸立香以不扰民的音量回头轻喊,“谢谢款待!”











外头的月光能照亮室内,藤丸立香单手掐灭火焰符文:“今晚月亮真体贴。”

他往阳台拖一只躺椅,哼哧哼哧地拖两下就放弃了。梅林弯腰靠在阳台栏杆上打哈欠,藤丸立香随口问:“梅林选这间公寓有什么特殊理由吗?”

梅林:“我是这么想的——如果能和从者离得近一些,能常常看见他们,你会开心吧。”

“......开心...是挺开心。”  不过有些话汉子说出来是会不好意思的,藤丸立香嘟囔道。

没人再说话,下午梅林买来挂上的钟滴滴答答的声音格外清晰。

他寻找话题:“真好啊,这边的lily很幸福。”

月亮替换太阳向夜空中心缓慢移动,屋里还开不了灯。梅林迟迟不回话,藤丸立香又不确定他有没有听见,于是绕到梅林身前戳了戳他的腰。

“是啊,真好。”梅林昂起头看着月亮,月光就像泼出去的白色酒水,顺着从者的下颚曲线流进衣领,给他无表情的脸染上一层银边。

“………………………”

…………现在梅林很难过,为什么要难过呢。

不,没有谁比他...比藤丸立香这个人更明白了。

“听我说,梅林。”

藤丸立香抓起从者的手,紧紧攥住他的目光:“无论lily是否拔出石中剑,她都没有怨恨过你,你永远是她敬爱的导师。”

王的诞生,再到王的逝去——这是阿尔托利亚的命运,这是阿尔托利亚坚持着的荣耀啊。

他从未像现在这样渴望自己有个好口才,如此一来他就不会用干瘪的大道理来安慰他的从者。

每个人有每个人必须承受的回忆,英灵也不例外。可能的话他想尽全力减轻从者们的痛苦,分担他们因打破命运而受到的惩罚。

【我果然还是想让她作为一个普通女孩,快快乐乐地生活。】

经过彻夜长谈总算把梅林拽出阿瓦隆之庭的那一天,藤丸立香记得最清楚的是他这一句话。

……世人盛赞的花之魔术师也是个笨蛋呐。


“说起来,我的力量被削弱得很厉害。” 梅林保持望天的动作。

话题转移太过生硬,生硬到藤丸立香完全无力追究:“怎么回事?”

“在学校我就有预感……抓芙芙时用到魔法,结果腿软摔倒了,看来普通的人类位面不允许从者释放魔力。”

梅林曲起手指敲栏杆,是他白天拿来变小花的法术。花朵香气飘来,梅林身体也往后一歪:“就像这样……”

“原来那个噪音是……梅林?!”

——啊啊货真价实的笨蛋!藤丸立香扑上去扶住他:“你演示给我看干嘛?”

“就像这样,我除了带你转移外没什么用处了。”梅林断断续续地说,“体内魔力消失的差不多,如果你发生意外……我可能来不及赶到你身边。”

他费劲地把梅林抬上其中一间屋的床,一屁股坐在床边。按理说御主是时候抱紧从者表达感动之情,不过当下他有必要扮演不解风情的人:“我很强的,不用担心。”

“没有魔力有什么问题?我还在这呢!”藤丸立香阔气地拍大腿,“随时给你回血加buff!”

梅林被他逗笑了:“光有储存不能正常使用,一有危险照样遭殃。”

开朵小花就几乎抽空他的魔力,值得庆幸的是转移需要的炼金阵他已经刻印过,返回迦勒底的过程并不会受影响。

“不太可能遇到大危机,我们这边又没有英灵的超自然力对轰。”御主顿了顿,终于拾起自己该做的正事:“回迦勒底后,你去和阿尔托利亚好好谈谈。”

梅林露出略微抵触的表情,藤丸立香偏偏又毫不退让地逼近,一片昏暗中蓝眼珠闪闪发光。

“放心,我没多想,只是替隔壁的亚瑟王感到欣慰而已……既然是master的命令,我会照做的。”魔术师没辙了。

藤丸立香相信他的承诺,深吸一口气俯下身,为了不压到梅林所以两手撑在他脸边:“接下来,御主要履行责任喽。”

梅林揽住藤丸立香的腰防止他手臂脱力栽下床:“……麻烦你了。”

“不客气,我可是你的master。”

御主用嘴唇碰了碰从者的额头,梅林感知到人类唇部固有的温暖,为了照顾御主那可怜的男性自尊,他选择闭上眼躺平。

迦勒底的英灵们私下打过赌,讨论master的吻是什么感觉。

有资格发言的没几个人……毕竟御主和他们进行亲密接触的唯一原因是“离开迦勒底时魔力不足”,多数情况下英灵还不愿意主动寻求帮助。

而且藤丸立香常识性地更倾向于接触顺从温和的servant——比如梅林,相处久了藤丸立香知道他的四肢不像一些男性从者那样硬邦邦的,他的睫毛浓密卷曲,他的长发散发着芳香。

这一次有环节发生了变化,随皮肤接触双向交换的不单是魔力了,似乎有什么东西,像电流又像锁链,把他和梅林的意识拴在一起。

锁链还很短,御主心底响起一道存在感强烈的命令:把它当成你与servant的羁绊,连接它,延长它。

藤丸立香忽然无师自通——位面判定他对梅林执行的“亲吻”动作有效,得来的love点对应一个个铁圈,铁圈扣在一起就成为绑定御主和从者的锁链。

但是医生……医生和他没有连接彼此的锁链。

他们没有任何联系……的意思吗?

突如其来的悲伤几乎要他溺毙,藤丸立香想去擦眼睛,可惜晚了,眼泪脱离眼眶滴在梅林头发上。他慌张又惭愧,这股心情肯定已经跟着魔力传递给梅林。

“你都知道了?”他低声询问。

梅林伸手轻拍他的后脑:“别太在意。”

藤丸立香吸吸鼻子,头埋进梅林胸口考拉一样四脚扒着他,“对不起,明明是我要安慰你的。”

放在脑后的手插进头发里,从上梳到下,不厌其烦地重复再重复。藤丸立香莫名觉得梅林在摸一个向家长撒娇的可怜小孩儿……

他被自己的想法刺激到,赶紧从梅林身上爬起来:

“你睡吧,魔力枯竭了一定得找我。不要和那群英灵学,一个个傲娇地要死。每次遇到强敌我都心惊胆战,怕他们的力量不够维持肉体……”

枕头里的白毛动动,藤丸立香得到梅林的点头答复,关上门。不到一秒御主去而复返,半张脸挤进来:“晚安?”

“晚安。”梅林反应迅速。

藤丸立香心满意足地回房睡觉了。








第一觉睡得并不好,梦一个接一个地扰乱他,藤丸立香醒来时脑袋异常沉重。

梅林早起整理他们的证件和银行卡:“今天是7月16号……”

他打算坐地铁去学校,正在换昨天的脏鞋子:“7月16号怎么了?”

“后天你要期末考呀。”

“哈?”藤丸立香抚上心口,“这不是真的,期末考的前两天才转来的学生谈什么考试?”

“没关系,我已经做好你年级垫底的准备了。”梅林镇定地说。













↓辣鸡写手的错误(哭嚎)

◎日本有三个学期,目前咕哒的学校处在第一学期的末尾。(大部分高中第一学期是4月初到7月末)

然而蠢蛋脑袋短路,在第四章上半部分里面打成了“第二学期才开始”……赶紧更正以防疑惑啊啊啊!

◎咕哒学期结束以后?

呼呼呼呼哈哈哈当然就是暑假!大海!祭典!鬼屋啦!【我好兴奋啊!我好兴奋啊!】

评论(22)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