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花

呼呼呼呼哈哈哈哈嘿嘿嘿小太阳真好,赞美太阳!!!

【all咕哒♂】某男性御主的《乙女fgo》体感(4)



“我们的钱......够吗?”藤丸立香眼珠都要瞪出来,“卖了我也买不起啊。”

梅林从裤兜里摸出卡包:“达·芬奇用你的名义建了几个账户,里面的钱足够我们当五六年的暴发户。所以你现在是个富翁了。”

御主合起手掌朝拜:“万能的达·芬奇酱,我不该埋怨她的。”

芙芙下车起就在花圃里乱窜,木架子上的灰尘被它撞得飞散。傍晚植物蒸腾出的水汽混合了灰尘糊上芙芙的毛,短短几分钟它全身毛发打结,难受地在草地上滚来滚去。

真是傻了,以前它不会这么干的。藤丸立香有点感伤:“我们收拾收拾东西,得给芙芙洗个澡。”

梅林在草坪某处朝他招手,藤丸立香过去一看——原来他们家的阳台刚巧对着邻居家的阳台。

藤丸立香的第一反应是:“唉,以后不能光膀子在阳台上遛了。”

因为对面阳台有个十二三岁的女孩正踮起脚去够晾衣架上的男士裤衩,一定很费力,她的脸憋红了才抓到裤脚一角。

梅林:“觉不觉得很像一个人。”

金发,五官深邃,明显是个外国人,动作豪迈(粗鲁)。藤丸立香嘴角一僵:“莫德雷德。”

达·芬奇把她变成了幼女.........这种恶趣味,明明才感谢过那家伙!

脱了鞋走进一楼客厅,公寓内部简装修,家具少得可怜。二楼有三间房,都可以当做卧室来布置,但是三间对他们来说太多了,他不理解为什么梅林要挑这地方的房子。

梅林到楼下抓芙芙去了,藤丸立香一声吼:“梅林你要住哪一间?”

“我随便啦!”小花园传来重物摔倒的噪音,隐约能听到动物的惨叫。

“那我先整理啊,待会你自己选。”他吼完,掀开罩在卧室沙发上的白布,粉尘刺激呼吸道让他狠狠地咳了两下:“多久没住人了......”

藤丸立香飞快地在三间房之间来回,把窗户统统打开通风,末了还不忘上楼看看。

第三层的最西边正是传说中的斜顶,外面看见的小圆窗稳当当地待在那里。藤丸立香手撕纸巾一抹窗户表面,意外发现窗户外是住宅区的后园,没人照料所以杂草丛生。

说不定他可以去那里除除草耕耕地,种个胡萝卜什么的。藤丸立香想象了一下未来一年的农耕生活,露出傻逼般(贞德Alter比喻)的笑容。

下一任务肯定是找卫生间!藤丸立香兴致勃勃地搜寻整个楼层,最终拍开一楼某间房门。扭了淋浴开关,半天没一滴水流下来。他赶紧去开灯,也没亮,心里咯噔一下。

“新住户没水没电”的诅咒到底还是降临到他们头上了!

楼梯噔噔地响,梅林逮到芙芙浑身脏地回来,只见藤丸立香缩在厕所门口生无可恋。他拧了拧水龙头:“没水?........连电都没通?”

藤丸立香又咳嗽几下:“你买的什么房子?”

梅林原地晃了2秒后恍然大悟,左手做拳锤在右手上:“我忘了,物业说明天中午才能弄好水电......”

“我们身上都是灰,别的先不说,洗澡的事情怎么办?”藤丸立香担忧。

“可以去隔壁借个浴室。”梅林轻巧地提议。

“还有一只芙芙要洗,动物总不能带进人家浴室吧。”

“得问问看才知道嘛。”

灰尘堵住毛孔,浑身上下不对劲。此时任何顾虑都比不上痛快洗一场澡的欲望。

御主握拳:“好!我们去莫德雷德家!”








到邻居家大门,藤丸立香停在屋檐下面按门铃。

门把转起来,一个男人打开实木门板,礼貌地弯了弯腰:“不好意思,如果您要找这一家的主人,他工作去了并不在家。”

又是金发,不过颜色比起莫德雷德和她父王都要浅一些。藤丸立香熟悉这人英俊的脸和自己十分羡慕的强健体魄,他张了张嘴,没有直接喊人名字而是考虑一番才正式发声:“我们是新搬来的住户,家里水电没通,想用一下浴室。您是.........?”

“我是房主女儿的家庭教师,叫我高文就好。”

“高文卿!谁来了?”

屋里跑出来一个声音清亮的小姑娘,藤丸立香说哇长得和阿尔托利亚好像,除了lily不可能是其他人了!

lily亲密地挽住高文的手臂,教师回答:“是小姐的新邻居。”

“要浴室是么?”姑娘手一挥让他们进屋,“请尽情地使用!那边的猫咪交给我们......”

话音未落芙芙跳出藤丸立香的怀抱,爪子带着泥踩脏地板。lily小声惊叫,捞起它跑上楼梯:“高文卿,你照顾客人,我叫莫德雷德帮忙给它冲冲澡。”

藤丸立香换掉鞋子,两间公寓的格局差不多,他很快找到浴室:“梅林你先去?”

梅林说你先吧。他看起来有点疲惫,完全不见外地搬出椅子落座,顺手接下高文递来的茶。










挤出洗发露之前藤丸立香先赞美一遍房主,搓着搓着头发他反应过来自己犯了重大错误。

没,有,衣,服,能,换。

梅林和他都不记得要去买换洗衣物!!!连内裤都忘掉了!!!

藤丸立香满头泡沫,内心是何等的复杂。他思来想去,决定先把头冲干净,然后开一条小门缝。

高文和梅林在说话,两道平静的男中音穿透雾气到达耳道。

“您误解了,我是莫德雷德小姐的教师。”

“莫德雷德是女儿,lily是妹妹…………吗,原来如此。”

门把咔哒地响,藤丸立香湿漉漉的脑袋探出来:“请问……有多余的衣服么?”

梅林果断举起手:“请多拿一套——”

擅自拿先生的衣服不太好,不过以先生的为人他一定会理解的。高文略微一沉思,对梅林说:“,您跟我去房间挑选吧。”

“好。”










【向欧美人学习,100天根治骨病!】

【为什么我们一上年纪就腿脚不好,各种骨关节病缠身?而欧美老人八九十岁了还在玩冲浪、跳伞、蹦极等极限运动?】

【为什么我们用尽治疗方法,骨科病还是久治难愈?而外国人只用了简单的方法,就能彻底康复,关节轻松能跑能跳?】

【原因在于美国有一种名为“关宁片”的神奇药物!】

给某位患膝关节炎的老太太诊断时,亚瑟医生收到她递来的宣传册子。

【早稻田大学医学研究院评价:‘美国’关宁片的技术突破让人震惊!”】

老太太不知道从哪听说的消息,她躺在诊疗台上,热切地指着册子:“医生,这个是真的吗?”

他翻到药物的说明页,仔细看了看:

【日本制造的“软骨元”VS美国的“关宁片”,实验结果显示:关宁片的临床疗效是软骨元的三倍!】

所谓的“关宁片”,不过是含少量氨糖软骨素的保健品而已。这帮骗子打着美利坚高科技的旗号,劝诱老人们花17万円买一罐只能吃半个月的中庸保健品,竟然还有脸把传单发到医院门口。

可亚瑟没有阻止老人购买,仅仅提醒她要注意防伪。主治医师为此事特意留班批评他一顿。亚瑟说作为医师我的确该及时制止,但正因为我的职业,我无法否定他们的希望。

骨科病难治是出了名的,医师们不想面对却不得不面对的某句传言是:

“病人痛苦到自杀也不稀奇。”

……现实已经那么可怕,没了希望做止痛药,病人会痛到什么程度呢?哪怕“我能康复”的念想是假的,他也愿意将其给予受苦受难的人们。

主治医师听了直摇头:没救了。

然后以亚瑟“不替患者安全着想”为由要求他周末加班。

亚瑟没有提异议的权利,脱掉白褂下班离院。惆怅之余想起家里余粮所剩无几,又开车去了一趟赛百味,拎着大包东西回到家。

门口多了两双脏兮兮的鞋子,一楼浴室有水声……是客人吗?

亚瑟疑惑地放下纸袋,慢慢接近声源,他抬起手左手准备叩一叩门。










门外有脚步声……他们衣服找得真快。藤丸立香关闭莲蓬头,把新浴巾围在腰间,歘得推开门:“多谢——”

两个人面对面,同时发出“啊!”的感叹词(含惊恐色彩)。

出现在眼前的不是要拿给他的衣服,只有神情定格成一张图片的青年。在御主的认知里,他的碧绿眼睛和灿烂金发,即使在夜晚虚弱的光线下也清晰可辨,更何况开足灯的浴室。

藤丸立香啊一会没啊出完整的句子。此情此景妹子应当双手抱胸羞恼地尖叫,不知为何又对突然闯入的主人公产生特殊情感,后来他们就相爱相杀给读者放福利了。

………他是个糙汉子真是对不起啊。

藤丸立香脑内轰鸣,鬼知道他怎么还能控制自己朝亚瑟打个招呼:“您,您好。”

“…………你近几年是不是有受到虐待?”在双方都尴尬的档口,亚瑟怔住几秒,很出戏地提出一个严肃的问题。

数年的人理修复任务中,从者再强悍也难以全程护御主安全,藤丸立香记不清自己被敌对者射了多少箭砍了多少刀、被亡灵军咒伤躯体多少回。

这些伤遍布全身,愈合之后大都形成狰狞的疤痕。他顺着亚瑟的视线,低头看自己的小腹,那里是最严重的一处物理伤害,影lancer的长枪几乎捅穿了他。

藤丸立香向上扯浴巾试图挡住可怖的景象:“不是不是,不是您想的那样…………那个,您能先别看了吗?”

糟糕糟糕,扯得太用力浴巾要松了……

亚瑟后知后觉转过身,头发里藏着的耳朵微微发红:“对不起。”

见鬼!同为爷们你害羞什么?!

“欢迎回来,亚瑟。”

楼梯拐角的家教找完衣服来救场了。藤丸立香感激不已:不愧是骑士,救君王和御主于水火之中。

高文解释客人的来意,亚瑟表示深有体会,他们一家刚搬过来也是没水没电的。

梅林手里抓着未开封的内裤跑下来,把一坨衣服塞进藤丸立香怀里,各种眼神提示,“穿上,你裸身对人家耍流氓呢?”

藤丸立香极快地套上衣服,低头认错:“我这边才是要对不起……给您留下糟糕的印象。”

“不不,没有的事……”亚瑟眼神飘忽,“你的过去我不会问的。”

等等不要表现出担心他未来的样子啊,伤疤可是男人的荣耀勋章,男人的罗曼蒂克!

“梅林先生,你们洗漱好后在这里吃个晚饭如何?就当做邻居的见面礼吧。”房主打开冰箱拿鸡蛋。

来自绅士的美好邀请谁会拒绝?藤丸立香舒适地窝进沙发,梅林洗完澡头顶冒热气。lily和莫德雷德都回到客厅,她们把芙芙洗得超级干净,吹风机烘过它的毛让它体积膨大到能占据整个椅子面。

莫德雷德耷拉着头:“怎么又是赛百味……我们一星期吃了4回他们的汉堡!”

厨房里面亚瑟举着锅子翻蛋,抱歉地说:“明天周六要加班,没时间做饭。”

“你可以换换口味。”lily翻出纸袋最底下的鸡肉卷,“这个好吃。”

“唔……不错。”莫德雷德啃一口,好评。

“以前没见过的咖啡……新品哎。”lily给她一罐罐装咖啡,“应该是路边自动贩卖机里的。”

“这什么东西也太苦了吧!!”莫德雷德喝一口,差评。

感觉像坐在迦勒底的休息室,看着英灵们聊天吵架。藤丸立香十分愉快,他的人生至高理想就是这样安稳过日子。

高文走到玄关,莫德雷德叼着鸡肉卷跟上去:“那家伙有在认真学习吗?”

“第一学期快结束了,他相当努力。”

“嘁,我不会输给他的!”

教师温和地笑了:“加油,大小姐。”

亚瑟的衣服袖子有点长,藤丸立香卷了几圈,侧头问lily:“高文先生要离开?”

“另一个学生在等他。”

“和莫德雷德一样的国中生?”

lily点头,对话间隙她解决了一个汉堡,强调道:“很厉害的国中生。”

亚瑟往桌子上端菜了,lily和梅林不约而同站起身。梅林说:“我来帮个忙……”

“客人应该坐着享受我们的服务。”lily断然把他按了回去。

她在客厅厨房穿梭,弄汤锅摆碗筷,马尾辫在后肩晃啊晃。梅林看着她,眼神像个缅怀过去的沧桑老头儿。

藤丸立香拿起勺子搅了搅汤,悄悄地叹息。









◎决定把第四章分成上下两部分(下半今天晚上放出)

◎这样的话四章完了之后就能解锁青♂春的校园生活,白色情人节礼装的迦勒底boys真是太赞了!!印度兄弟的双会长设定hshshshshs(青蛙乱舞Gif.)








评论(24)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