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花

呼呼呼呼哈哈哈哈嘿嘿嘿小太阳真好,赞美太阳!!!

【all咕哒♂】某男性御主的《乙女fgo》体感(3)



“万一被我们发现……就不是罚你生吞圣杯那么简单了。”达·芬奇提醒。

不巧藤丸立香正有此打算,他眼睛一睁,尴尬地移开脸:“好的,好的。”

达·芬奇满意了,和玛修站到一起对他微笑。

藤丸立香意识到短暂的分别要到来了,他摸摸玛修的头,紫发小姑娘的反应像只被爱抚的幼猫——微微羞怯,又十足的欢喜。

工房里的灯光开得很暗,玛修忽然庆幸起来,至少这样前辈不会看到自己丢人的、泛起水光的眼睛。不一会儿达·芬奇拿胳膊肘捣了捣她:“到时间了,你一直想做的那个。”

玛修的目光在地面上滚了好几圈,最终回到藤丸立香的脸上。她清了清嗓子平复情绪,极其正式地开口:

“从者们将拼死守护迦勒底亚斯。”

“您教会我们的东西是最值得珍藏的宝物,无论御主在或不在,您的意志都会指引我们。”

“同时我们也为您的旅途祝福,祈祷未来陪伴您身边的人尊重您,爱护您,珍惜您。”

“一心一意大胆地前进吧,我们在此等候御主的归来。”

“…………玛修,达·芬奇,谢谢。”

他切实地动容,又因为作为在场唯一的男性,诡异的自尊心使他无法直白地说出口,只好用道谢这样闷骚的方式表达一下,期盼从者们能意会。

“不就一个月么,搞得像十年远征一样。”

黑发女神从天而降,伊斯塔一直躲在天花板上,原本只打算在御主离开前偷偷瞄他一眼,实在看不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她落到炼金阵上方,威胁道:“你要是敢沉迷那地方,我就把你五花大绑扛回来,然后种进地里!”

藤丸立香吓了一跳:“不敢不敢我一定准时回”

“砰——”

相当有气势的金属撞击声打断了他,吉尔伽美什破门而入,梅林喘着气跟在后面:“抱歉没能拦住。

玛修上前阻拦:“贤王大人您等等——”

“等立香回来再狠狠揍他一顿好啦!”达·芬奇心疼炼金阵,唯恐吉尔伽美什一咒语把它摧毁。

“前辈还在阵里,这时毁掉阵他会死的!”玛修脱口而出,站在炼金阵里的藤丸立香膝盖刺痛仿佛中了一箭。

吉尔伽美什果真停下了。他收回武器,走到一个很接近炼金阵的微妙位置,藤丸立香不得不抬起头正视他。

贤王注视御主的眼睛:“就暂且饶过你。若在本王的仁慈下还不能取得那边的人心,回来的当天就是你的死期。”

啊,他可以把这些话当成王的鼓励吗?藤丸立香的肌肉细胞稍微有些兴奋了,热量随血液欢快地涌遍全身。

御主强撑着打起精神:“我会努力的!”

“走走走。”梅林抱着芙芙三两步跳进炼金阵,他自觉接过那团乱动的卷毛。阵产生的光线炸开,藤丸立香下意识捂住脑袋顺带保护眼睛。









再次来到学校,藤丸立香泄气皮球一样瘫倒在地。

法师(白衬衫ver.)双手撑着脸颊在他旁边坐下:“在迦勒底没来得及说,其实我觉得呢,‘爱’这种东西,用数值来衡量可不太合适。”

“你和我讲有什么用,去找达·芬奇啊。”他对着操场上的天空喃喃。

“可这是目前最合适的方案了。”梅林小声说。

藤丸立香转过脸:“方案?什么方案?”

“让master放松的方案。”

“抱歉我完全不觉得放松。”他看着梅林,认真地说,“就在刚刚,我差点被一个caster的斧子砍死!”

梅林摊手:“我真的尽力去阻拦了。”

御主叹息,郁闷地拍打草坪:“已经收下王的鼓励了,如果没搞出成果可怎么办……”

“原来您在烦恼这个吗?那就试着让此位面的吉尔伽美什对您改观吧。按照位面的共通性,那位迦勒底的英灵也会修正对您的态度哦。”

“说的容易……即使力量不同认知不同,他们也都是吉尔伽美什,让我攻略他还不如和他单挑3回合——”

然后半死不活地被王和女神种进地里,只露个脑袋在土外面。

“master,乐观乐观。您经历过比现在糟糕数倍的灾难,相信这一次也会顺利度过。”

他都这么说了,藤丸立香当然不能再矫情下去:“对,我会挨过去的……话又说回来该去攻略谁?”

这个学院除了从者根本没有他认识的女孩,连从前的同学也没见到一个。

梅林抬抬眉毛:“难道不是罗马尼吗?”

藤丸立香猛然直起身:“你说什么?!我我我我我我从来没有对医生有过那方面的……的……的意思!!”

“是是是我知道master,由您自己决定人选好了。”梅林双手按上他的肩膀帮他冷静:“另外从现在起请允许我取消敬语,用‘立香’称呼您。”

虽然明白梅林是因为“成为”了他的监护人才这么做的,但毕竟从者亲切地叫了自己的名字,一般御主都会高兴的吧?藤丸立香笑着点头,说:“这种事不用问我啦。我们能不能碰见其他从者?”

“一定会的。”梅林也用一个笑容回应他,“只是全部集中在一个地区几乎没可能。去别的县旅游的话,说不定能找到他们。”

藤丸立香沉吟了一下,站起来拍拍屁股后面粘上的草屑:“假期的时候就去旅游吧,你肯定想见见这里的阿尔托利亚的。”

梅林的声音轻了下来,夏风一吹就会把这阵低语打散:“……很快会和她们见面的。”

已经在往教学楼走的御主回头叫他:“嘀咕什么呢,该去班级了。转进哪个班来着?”

“2年A组,你应该还记得教室在几楼。”

…………是藤丸立香过去所属的班级。到达教室了,他从门外面看了一眼,班级的布置果然也和记忆里的没什么区别。

梅林敲敲门,新班任早有准备地出来把他领进去。藤丸立香隐约听到“传说中”“转校生”“男的女的”之类的骚动。他在黑板上写名字时悄悄揪了一把自己的脸,奋力露出“我很友好我是个好人”的正经表情。

然而当藤丸立香转身去扫视班内同学,后排有个黑发黑皮肤的学生向他投来视线,那一瞬间他听见自己的面部发出玻璃破碎般的声响。

【是阿周那啊梅林!他变成我的同级生了!!】

和他兄长一样,脱下战斗用的正装再换上中学生的青春派校服,阿周那的面容也好,单脚踩在前桌椅子的动作也好,趴到桌上看向自己的神情也好,从头到尾都年轻得不像话。

藤丸立香喉咙梗塞,手捏着粉笔一言不发。学生们看见他这幅样子就越发的不安分,阿周那盯了他一会儿,估计觉得无趣于是闭眼头埋进两臂之间。然而他睡了不到一分钟,就被旁边人的叨咕弄醒,只能忧郁地扭头看窗外。

…………从前怎么没发现阿周那的小动作那么有趣呢?

“啊,笑了。”

“笑起来还是挺帅气的嘛。”

藤丸立香模模糊糊听到周围人的私语,他不太能承受褒奖,两颊迅速升温变得滚烫,刚刚提起来的嘴角立刻绷直。

【我还以为你习惯了...从者对你的褒美可没间断过。】梅林站在门外和他告别,顺手算算时间,【快午休了呀......放学记得到校长办公室来,我找到一间不错的公寓。】

【哦哦!这下住房问题解决了,thank you梅林。】

【好好度过今天吧,立香。】梅林手指点上窗玻璃,几朵小花开在透明无机物表面,他关闭了通话频道,用嘴唇无声地说:

“祝你们一切顺利。”

花儿与美丽的魔法师,简直是降落到这个世界来拯救他的神灵。

好吧虽然直到梅林的身影远去,藤丸立香也没读懂他的嘴型,唯一能做的是坐到位子上从桌洞里掏出书本。左前方是阿周那,只要稍微移动眼球就能观察他的行动。

被转学生效应打乱的课程继续下去,阿周那打了个哈欠,然后又低下头。藤丸立香猜到班任觉得他是校长关系户所以不会点自己名,所以正大光明地走起神。

他翻几页书,发觉内容忘得差不多,索性斜眼偷窥阿周那。休闲时光总是短暂,这最后一节课过得特别快。

午休铃响起,想去商店抢购的学生都跑光了,仍然待在教室里的人基本都带着便当。

想当年藤丸立香也是抢面包大队的骨干——不抢到5袋子咖喱面包决不罢休的那种。现在这位骨干反而站在甜点橱窗前面,眼神无法离开里面一块草莓并不新鲜的草莓蛋糕。

他拿出梅林给的钱包,在原地转来转去始终下不了决心。医生会喜欢见面一次的男学生给他送礼物吗?对了这里的医生也喜欢蛋糕吗?男生送男老师蛋糕什么的也太奇怪了吧?

唉等等,买个午饭而已为什么他要考虑这么多??藤丸立香果断点了蛋糕,心说我自己过过嘴瘾还不行么...


然后,然后他就提着蛋糕盒子在毫无自觉的状态下走到医务室并且一只手插进了未合严的门缝......

他在干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屋里没有病患,医生正躺在床上偷懒。藤丸立香心一横,小碎步挪进房间,把蛋糕往桌子上一放,罗马尼立刻爬了起来。

“昨天的......藤丸立香君?”

罗马尼揉着眼睛招呼他坐下,藤丸立香怀疑他通宵打游戏,但是鉴于他们目前的关系也不敢揭穿。

“这是送给医生的蛋糕,谢谢你给我包扎。”

“哈哈哈医护人员的责任而已。”罗马尼想婉拒来着,藤丸立香二话不说装好蛋糕,盘子和叉子一起推到医生面前,附送两道充满期待的眼神。

罗马尼被他看得相当不自在,只得端起盘子。

藤丸立香确信自己真的没有非分之想,来见一见朋友而已。别多想了这可是个好机会!想知道love点到底是什么吗?

想知道那就上吧!

藤丸立香鬼使神差地,凑近医生开口请求道:

“医生,麻烦握一下我的手?”

“可以啊。”罗马尼把手搭上他的手掌然后合拢四指,“这样?”

藤丸立香回握,屏息凝神试图感受love点的提升。然而3分钟过去,医生的脸色都变得奇怪起来,还是没有任何提示。

“藤丸君……还要握多久?”罗马尼问。

“唉失礼了,抱歉。”

藤丸立香讪讪撤回手,达·芬奇那个骗子居然驴他!什么都没发生,love点也没有……

不用管这些奇奇怪怪的设定也算是好事了。他悄悄用另一只手的指头蹭了蹭被医生握过的地方,忽然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

“医生,我要回去了,以后……还能再来么?”他小心翼翼地审视罗马尼的表情。

男生的眼神类似一只等待主人允诺的犬,罗马尼不禁产生了只要摸摸他他就会摇尾巴转起圈来的错觉。

“当然,随时欢迎。”

罗马尼身体向前倾,打算抚平他头顶乱翘的毛,不过这时藤丸立香突然从凳子上跳了起来,大叫着“太好了那我们明天再见哈”冲出医务室。他的指尖擦过藤丸立香的侧脸,随后滞留在半空。

“一脸的汗......室内有那么热?”医生不明所以。

门外面,藤丸立香两手抱住脑袋颓废地坐到地上。他太紧张了,一旦医生主动做出超越现阶段的亲密动作,他就大脑空白四肢发抖。

他想起了所罗门,想起七十二魔神柱,想起挡在他身前的玛修的后背,着实不是什么美好回忆。

Dr.罗曼也会对他微笑,做出鼓励性质的肢体接触。眼前医生的身影和Dr.罗曼重叠了,让他的心脏无法抑制的抽痛。









一天的课上完,藤丸立香拖着身体幽幽地走向校长办公室。梅林拨开一摞文件露出自己的脑袋:“累死我了,回家回家!”

副校长听说校长的新家地址离自己家蛮近,顺路载他们一程。迷你小轿车一路穿过城市,来到郊外的富人住宅区,梅林带他在一栋3层小楼前下了车。


这绝对是一间优质公寓,墙壁漆得洁白,斜顶铺着靓丽的红砖。阁楼是突出来的小尖塔,圆圆的窗户嵌在砖块之间。

左右房屋都住着人,两块不大不小的花圃把他们家和邻居隔开。花圃里的草毯又绒又厚,用高质量植被铺满花圃的费用甚至比得上买一块两倍大小的地皮。


“我们的钱......够吗?”藤丸立香眼珠都要瞪出来,“卖了我也买不起啊。”









◎达·芬奇说我才没有驴你!!我认真的!!

◎金发碧眼男♂青♂年和他的呆毛家人们上线中

评论(15)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