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花

呼呼呼呼哈哈哈哈嘿嘿嘿小太阳真好,赞美太阳!!!

【all咕哒♂】某男性御主的《乙女fgo》体感(1)

◎男性master被迫进行乙女向冒险!?

◎↑假的吧?


背景☞终章完成之后,主线里牺牲的英灵们都复活了(被重新召唤),唯独所罗门没有回来。

迦勒底的御主和从者们依旧是彼此最好的伙伴。







Dear藤丸立香,

终于挨过消亡的暴风,迦勒底的大家已经很疲惫了,任务进程就适当地放缓吧?

立香,你最应该注意身体和魔力的恢复,不然眼睛底下的黑眼圈可消不掉。达·芬奇酱会监督你休息的!

还有啊,我发现最近你带队出战,不再和从者们说笑(是好事也说不定?)。从者攻击的时候,你发呆一样总往敌方的尽头看,我从你眼里看不见从前那种果断的光芒了。

你在犹豫……是想起了什么、而为其难过吗?

真是这样的话,你想到的是哪一位,我们心里也有数了。

……大家都在担心你啊。

为了改变现状,我悄悄做了个小型位面,又添加了一些特别的东西。

这个位面没有无休止的战争,没有日复一日贴到面板上的枯燥任务,也没有时刻威胁迦勒底安危的敌人。在此等候的,是全心全意只为你一人的servants。

看到这里请不要吐槽!达·芬奇酱可是极其,极其用心地构建了这个新世界!

希望立香在里面能轻松些……即使一点点也好,放下使你困扰的记忆,看清身边servants的心意。

新世界的时间和迦勒底不共通,所以不用担心我们,慢慢来就好~

我的说明就到这儿,好好感受它吧,立香。


From 达·芬奇







“不让我吐槽……面对这个情况我都不知道从哪里吐起啊达·芬奇酱!!!”

藤丸立香一把拍向眼前的空气,手臂带起风,挥散了悬浮着的虚拟面板,连带着达·芬奇的邮件一并消失。

半小时前的藤丸立香是迦勒底一名光荣的御主。光荣地负伤,光荣地治好又吃了午饭,光荣地躺在宿舍床上看下一战的敌军情况。

突然被达·芬奇传唤,到地方没说几句话达·芬奇就把他踹进了炼金阵……之后乱七八糟的光闪现,他的双脚从炼金阵转移到了一片草坪,草坪前方的建筑,神似他的中学校舍。

不不不不是神似,达·芬奇真的把位面设定成了他的中学……

教学楼前面被学生坐塌一块的花坛、断断续续喷出豆荚状水柱的喷泉、穿着熟悉校服擦肩而过的波波头女孩,又或者走廊下面趴的那只白猫……都和原来一模一样。

包括刚刚碰见的女孩,周围的学生没一个人对他的突然出现有所表示。这里正值夏天,学生们换上了夏装的白衬衫,正好和身上的迦勒底制服颜色差不多……他巧妙地融入了黑白色的海洋。

藤丸立香左右看看,松了口气跑向白猫。他蹲下身,伸出手去挠猫的下巴。猫被挠到总是很痒的腺体,感动地滚了一圈。

“好像比之前还胖……天天有教师学生喂,我们班的人还给你做过窝呢,真是好命的家伙。”

他摸着白猫灰污污的毛自言自语,手指再拿下来时已经变成黑色:“怎么这么脏……没人给你洗澡吗?”

蹲姿让腹部鼓起曲线,他发现自己刚好把午餐的曲奇袋子装进兜里了,掏出两块放到地上:“吃吧吃吧。”

这时背后有人出声:“那边的男生——你在干什么。现在不许师生随便投喂。”

有点冷硬的、极具辨识度的声音……等等这不就是迦尔纳的嘛?!

藤丸立香赶紧起身看向问话人:“太好了迦尔纳也在!快带我出去!”

再留恋也不能在这地方停下,他需要时刻守护的,是大家所在的——同时也是那个人托付给自己的迦勒底。即使达·芬奇特意修改了时间度量,他还是没法安心地在另一个位面游移。

站在离他几米远处的确实是身形瘦长的白发从者。但从者穿着的并不是紧身衣和盔甲,而是普通的男生夏服,上臂还挂着学生会袖章。从者脸上是他第一次和迦尔纳见面时看见过的陌生表情。

他一愣,原来不是迦勒底那个他所熟知的神啊……

白猫嗷呜一声叼走曲奇蹿进草丛。从者以为他执意要喂猫,眉毛一拧:“你不知道?前几天有学生喂它海蟹,之后它不知道在哪捡到柿子来吃,结果食物相克中毒了,被送进宠物医院……后来校方决定禁止投喂校内动物,这样你还是坚持要喂它么?”

好心地解释起来了……这一点倒是没变。藤丸立香问:“那它们吃什么?”

“学校咨询了兽医,每天有专人喂养。”

藤丸立香听得连连点头:“哦,挺高级的。”

“所以不需要你投喂。”从者直白地说。

“嗯嗯嗯我明白了明白了——”

话一出口,藤丸立香闭上嘴巴后退一步,后背冒出冷汗。糟糕糟糕不走心用上了对迦勒底那个的说话口气!太随意了会让初见面的人反感!!

果然,这边的迦尔纳沉默了。他看了一眼藤丸立香,走上前。

藤丸立香擦擦汗,再次后退一步。

“你知道我的名字?”

“唉?………啊,因为前辈是学生会的干部,很有名来着。”藤丸立香瞄了瞄他的领带颜色,绿的,是三年级。

他努力装成一个仰慕学长的低年级学生,随口开始胡扯:“前辈又帅又能打,高冷但还是个好人,一旦主人——嗯,同学有事必定出手相救,哦!我真的好敬佩前辈!”

迦尔纳直接忽略了最后一句捧读。他其实也没怎么在意,看到藤丸立香缩着肩膀后退,忽然觉得这人很孤独……于是就多问了一句。

表面上和别人没什么区别,实际上发自心底地和周围格格不入。他似乎在别处有十分重要的,以至于需要时时记挂着的人或物,所以拒绝走进其他学生的圈子。这个人被世界孤立了一般,蹲在走廊角落对一只猫说话,居然还说得很开心……

迦尔纳摆摆手表示藤丸立香不用再扯:“要上课了,回你的教室吧。”

藤丸如获大赦,正要逃走,猛然间意识到连自己是几年级都不清楚,到哪里上课……?

迦尔纳问道:“你几年级,叫什么名字?”

“我我我叫藤丸立香,那个…………是二年级的。”藤丸立香心虚地回答,“领带被扯断了,没系。那什么我去上课前辈再见!”

他运起了面对英灵级敌人时的功力,憋一口劲撒腿开跑,顷刻脱离了迦尔纳的视线。

“教学楼在你身后——”迦尔纳冲他的背影喊。

藤丸立香奔向操场,头也不回:“我下节体育课!”

那也该换上运动服……他逐渐看不见藤丸立香了,提醒的话也被空气和风阻挡下来。

刚才白猫躲藏的草丛动了动,迦尔纳低头看去——从矮灌木间飞出一只蓬松的棉花糖……不,是迷之生物。它和那只猫截然不同的干净白毛被风吹到炸起,靠着四条短腿,以不逊于藤丸立香的速度向操场移动。









还是记忆中的操场,外围的林荫道有几个人零零散散地行走。藤丸立香沿着跑道慢步,试图找回当年在田径队跟学长们挥洒青春和汗水的时光。

他走了几步,脚底板贴在塑胶跑道上的怀念感力油然而生,心情不可控地雀跃起来。

身处和平的位面,不苛求御主每时每刻绷紧神经,警惕一切可能的威胁。藤丸立香稍微懈怠了,他决定在跑道上重新挥洒一下青春和汗水!

双臂刚一伸展,一股风卷携着花香砸中他的脊背,力道极大毫不留情,藤丸立香瞬间被踢趴在地。

迷之生物从后面突袭他,还在他背上踩来踩去,没过多久制服上就布满了爪印:

“fu——fu——”它不停地叫唤。

芙芙?芙芙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你总能在奇怪的地方出现啊。”藤丸立香惊恐地察觉自己已经习惯该生物的神出鬼没了。

“fufu——”

远处的学生看见他直挺挺的扑地,围过来救援。他把芙芙推走:“你先躲着。”

“天哪好凶的猫?这位同学你能站起来么?我们带你去医务室!”

女生小心地指他的脸,藤丸立香茫然地上手触摸,一阵皮肤擦烂的灼烧痛。连续征战的粗犷生活过太久,表皮流血程度的伤不经意就忽视了。

“没事没事,我自己去就行。”他向学生们道谢,摇摇晃晃转过身,往医务处走。

它又回来了,跳到他肩上继续fufufu地叫,拿湿润的眼睛盯着他。

“是是,我会放松休息的……回去记得问问达·芬奇为什么迦尔纳会在这里。”

“fu!”

芙芙发出短音节,指令它确实地接收到了,就是卧着不走。

“算了不想走就待着吧……你也不重。”

医务处在教学楼3层。穿越操场回到自己最开始出现的地方,藤丸立香庆幸两分钟前上课铃已响,路上一个人都没有。

他边走边嘱咐:“动物不能进教学楼,你找个安全地带睡觉,等会我出来找你。”

芙芙跳上窗台,后爪一使劲,跃向窗户外面最近的一棵树。它站稳脚,回头看他。

“打扰了,老师在——”藤丸立香转动医务室的门把手,一只脚踏进拉开的缝隙。

后半句没能说出来。阳光透过窗玻璃射进室内,光柱中的“医护老师”有一头浅色长发,金色粉尘绕着他悠悠地飞舞。

原本随着魔神柱消失了的人,此刻举着茶杯坐在桌边。他听见门扉的动静,抬起头来看向一进来就定在原地无法动弹的男生。

那个人的视线是温柔的,藤丸立香却感觉到身体表面有尖锐的刀戟在划动,皮肤隐隐要开裂。

他想大声喊叫,可是心脏被紧紧揪住,估计大脑在晕眩中下达了血液逆流的指令,胃里翻江倒海要吐出些什么。他攥紧胸前的衣服,某个称呼从嘴里跳脱而出:

“……罗曼医生……”




tbc.





◎……写完才发现内容和标题驴头不对马嘴(惨叫)

达·芬奇:位面即将引入乙女向game的相关MOD!

评论(31)

热度(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