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花

呼呼呼呼哈哈哈哈嘿嘿嘿小太阳真好,赞美太阳!!!

十代目的奇迹笔记本(3)

♢本章对象:山本武

“云雀前辈和米盖拉到底是不同的存在嘛。”

Boss弓着腰,一手捂住肚子,另一手支着墙向前走。云雀果真不会手下留情,最重的一击留给了他的腹部,然后轮到脸蛋,现在他的右边脸颊已经肿起来了。

今天接收云守的回报之后,还得去地下研究所看看,不知道强尼二他们急救得怎么样……验证身份进入地下层,沢田纲吉看见一只修缮小队在天花板的大坑附近忙活。山本的秋田犬坐在强尼二身边,它卷卷的尾巴摇摇,扑了过来。

“次郎?”沢田纲吉蹲下拍它的背“乖,乖,武也在这里么?”

“啊啊啊十分抱歉十代目!刚才的爆炸您听见了吧……实战测试的时候AWR的炎压控制器过载,攻击用的岚属性火炎泄漏,山本先生来协...

十代目的奇迹笔记本(2)

♢本章对象:云雀恭弥


黑手党头头多厉害啊,可他其实只是个人类,面对回忆脆弱无力。


但是他们还有很多很没有履行的责任,很多很多没有和同伴完成的约定,他不可能被一个节点绊住脚步。两分钟心里建设过后,沢田纲吉重新直起腰杆,理理满头乱毛。


——彭格列的十代首领怎么能输给区区笔记本!


他支支吾吾拜托玛格丽特外出时从书店带一本爱情小说来,有年龄限制内容的优先考虑。女仆诧异地出门了,回到卧室交给他一本厚厚的白皮书,外表看不出来什么罗曼蒂克性质。


大致翻一遍下来,他发现里面的意大利俚语数量还能接受,人物对话时不时冒出点口音,都在能看懂的范围。


“玛格丽特小姐,你...

十代目的奇迹笔记本(1)


♢ 梗出自由良大大原画的【r18】BL游戏《奇迹笔记本》,有大量改动

♢本章对象:狱寺隼人

沢田纲吉心里浮现了某个人的轮廓。

那个人有一双翠绿的眼睛,眼窝比他深一点,认真起来看着自己的时候很容易让人动摇。喜欢岚守的姑娘排排站能绕基地一圈,但狱寺隼人至今没有女朋友,大概是太直了。

他提笔在笔记本上写道:“让隼人帮我洗澡。”

看,既有裸也有肢体接触,却是那么的纯良!从来没有发现自己居然如此机智,沢田纲吉暗暗握拳。

——Day.1——

最后一字画完,他一头倒进被单,几乎刚挨到枕头思想就从身体里抽离。再次醒来是早上9点,已经过了早餐和例会的时间,没人叫他,连闹钟也关上了。

沢田纲吉想从...

十代目的奇迹笔记本(0)

 

★设定源于由良大大原画的r18 BL游戏《奇迹笔记本》,有大量改动

 

★时间是代理战结束后7年的意大利,十代众人22岁左右

 

★啊!!我要开始耍流氓了!!

 

 

 

——Day.0——

 

最近彭格列内部网路格外的骚动。沢田纲吉把待审批的文件摞到一起挡住电脑背板,抬头确认了一下他老师真的不在屋里,接着屏幕上的光标点进论坛首页某篇文章。

 

这是当日浏览量最高的一篇分析,主题叫[About the decimo' s note]——关于十世的笔记本。

 

作者这英文意...

【all咕哒♂】某男性御主的《乙女fgo》体感(6)


——迦勒底——

御主不在的第三天。

无敌袭,基础设施正常运转。达芬奇打点工房的贩售品,御主卖掉的礼装卡堆在阁楼的小格子里,其中好几张被拿去垫桌脚。

她把藤丸立香近期所处的地域投影在水晶镜上,用白色的发光小旗子代表御主,三角代表从者。

三角簇拥着白旗,目前在山谷内安定地移动。某一时刻,在距离旗子不远的地方,亮起来小小的红点。它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越滚越醒目,径直冲向御主。

达芬奇弯腰,脸贴到镜面上仔细查看。

“…………从者?不对……”她低低地啧声,抽出矿石笔在它和旗子之间画条隔离带,阻止它继续接近。

红点在线上停留一会,转眼……以更快的速度越了过去!

了不得,居然敢挑战造物者的权...

【all咕哒♂】某男性御主的《乙女fgo》体感(5)

7月17日

放课后Time

——弓道部——

藤丸立香因为没有所属社团,只好去图书馆借资料复习。偶然经过弓道场,临近考试道场里几乎没人。

现在这具身体是为了指挥战斗而打造的“防具”,只有肉体足够坚实才能保护御主的意识,保证从者的作战效率。

直白点说就是“御主耐打,英灵去前线冲锋陷阵也会稍微安心。”

他已达到这个目标,正在朝上努力,努力的代价是身上无数伤疤以及心态的改变。他不再适合文静地看书学习,箭矢射出正中标靶的声音在他耳朵里反而美妙如凯歌。

于是藤丸立香抱着入社的心态进去试了试弓。

“啊!!你这家伙超厉害嘛!”

后背让学姐狠狠打了一掌,他勉勉强强站稳脚,摸着头发笑笑:“以前练...

【all咕哒♂】某男性御主的《乙女fgo》体感(4)下半

◎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第四章分成上下两部分,下半如约而来啦!!

藤丸立香拿起勺子搅了搅汤,悄悄地叹息。

“再不吃就没了。”他把盘子推向梅林,压低声音说,“王扫荡餐桌的速度,你懂。”

吃完饭lily送他和梅林到大门,她一左一右拉着兄长和侄女,身侧的落地灯兢兢业业地工作,在地板投下黄色光圈。光圈里的三个人都好看得不可思议,某种意义上的“人生赢家”状态被他们展现得淋漓尽致。

“不是说没电吗?晚上在我们家住更方便。”莫德雷德说。

“因为屋里还有点事没搞完啦。”藤丸立香以不扰民的音量回头轻喊,“谢谢款待!”

外头的月光能照亮室内,藤丸立香单手掐灭火焰符文:“今晚月亮真体贴。”

他往

【all咕哒♂】某男性御主的《乙女fgo》体感(4)



“我们的钱......够吗?”藤丸立香眼珠都要瞪出来,“卖了我也买不起啊。”

梅林从裤兜里摸出卡包:“达·芬奇用你的名义建了几个账户,里面的钱足够我们当五六年的暴发户。所以你现在是个富翁了。”

御主合起手掌朝拜:“万能的达·芬奇酱,我不该埋怨她的。”

芙芙下车起就在花圃里乱窜,木架子上的灰尘被它撞得飞散。傍晚植物蒸腾出的水汽混合了灰尘糊上芙芙的毛,短短几分钟它全身毛发打结,难受地在草地上滚来滚去。

真是傻了,以前它不会这么干的。藤丸立香有点感伤:“我们收拾收拾东西,得给芙芙洗个澡。”

梅林在草坪某处朝他招手,藤丸立香过去一看——原来他们家的阳台刚巧对着...

【all咕哒♂】某男性御主的《乙女fgo》体感(3)



“万一被我们发现……就不是罚你生吞圣杯那么简单了。”达·芬奇提醒。

不巧藤丸立香正有此打算,他眼睛一睁,尴尬地移开脸:“好的,好的。”

达·芬奇满意了,和玛修站到一起对他微笑。

藤丸立香意识到短暂的分别要到来了,他摸摸玛修的头,紫发小姑娘的反应像只被爱抚的幼猫——微微羞怯,又十足的欢喜。

工房里的灯光开得很暗,玛修忽然庆幸起来,至少这样前辈不会看到自己丢人的、泛起水光的眼睛。不一会儿达·芬奇拿胳膊肘捣了捣她:“到时间了,你一直想做的那个。”

玛修的目光在地面上滚了好几圈,最终回到藤丸立香的脸上。她清了清嗓子平复情绪,极其正式地开口:

“...

【all咕哒♂】某男性御主的《乙女fgo》体感(2)



“……罗曼医生……”

对面传来惊讶的声音:“同学你是被人推在地上当拖把擦地了吗?脸蹭成这样?”

藤丸立香受到一发耿直的吐槽弹,hp狂掉,刚刚攒起来的深情全部溃散了。他挫败地重复:“罗马尼·阿基曼………您是叫这个名字吧?”

最终战役过后他一直以为,医生的名字说出来只会剩下悲伤,现在一看依旧如此。

那个人错愕地看着他,手上不忘撕开消毒棉包装的封口:“是,是的……还有哪里不舒服吗?脸色相当差啊,快坐下我给你处理。”

藤丸立香不明白自己是以何种心情坐到医生面前的,看着医生挑走粘在皮肤上的小石子,再等着医生给他涂上药………反正是冲击过大以至于意识模糊的状态。

明明共同目睹了...

© 星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