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花

呼呼呼呼哈哈哈哈嘿嘿嘿小太阳真好,赞美太阳!!!

【all咕哒♂】某男性御主的《乙女fgo》体感(6)


——迦勒底——

御主不在的第三天。

无敌袭,基础设施正常运转。达芬奇打点工房的贩售品,御主卖掉的礼装卡堆在阁楼的小格子里,其中好几张被拿去垫桌脚。

她把藤丸立香近期所处的地域投影在水晶镜上,用白色的发光小旗子代表御主,三角代表从者。

三角簇拥着白旗,目前在山谷内安定地移动。某一时刻,在距离旗子不远的地方,亮起来小小的红点。它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越滚越醒目,径直冲向御主。

达芬奇弯腰,脸贴到镜面上仔细查看。

“…………从者?不对……”她低低地啧声,抽出矿石笔在它和旗子之间画条隔离带,阻止它继续接近。

红点在线上停留一会,转眼……以更快的速度越了过去!

了不得,居然敢挑战造物者的权能。达芬奇青筋鼓起,笔尖捅捅红点:

“别再前进了,他可不是你们的东西。”









“对对对。深色头发黄皮肤的欧洲人……”

薯片传火车传回学姐手上,学姐低头一看,只剩底部一点渣渣。

“没人性的恶鬼部员!”她愤怒地撕开另一包零食,先塞一把到自己嘴里,然后噎着了。

其中藤丸立香薯片抓得最多,赶紧献出饮料:“请。”

“谢谢咳咳咳咳——”

喝得太急水呛进嗓子,她咳到快要呕吐的时候终于缓过劲来,虚脱成椅背上一摊泥。

阿周那享受了十几分钟的清净,然而学姐恢复后,又和藤丸立香讲起双口相声。杂音在耳道里欢快地旋转打滚,这2小时对他来说漫长到不可思议。

大巴停在一座小镇外面,藤丸立香凑近窗户,能看到大片大片的绿色,树木郁郁葱葱相当繁茂。

环绕小镇的森林并不大,某些长寿树种的粗大枝干交叉在一起仿佛厚厚的屏障,就这样挡住了道路。

学姐拿手机发简讯:我们到了。

“只能开到这里。”司机催促乘客下车,乘客们找到树荫最浓重的地方,一边躲太阳一边等待接应的人。

七月份的炎天夏日,太阳不留余力地要把地表水蒸干,藤丸立香看看手表,他们才等了5分钟,衣服干了又湿,湿了又干。

分针指向下一数字之前,有辆黑绿黑绿的方形车沿着镇民挖出来的小公路由远驶近。驾驶座上的男人推开车门,单手把太阳镜推到脑门上方,露出一张汗水闪耀的帅脸:

“久等了,我的客人!”











“这是家父要我带给您的茶叶。”

学姐呈上礼物,恰好车轮碾过石块,手不受控制抖了抖装茶叶的铁罐子,干茶碎撞击容器壁,发出莎莎莎的讨喜声音。

奥兹曼迪亚斯一边打方向盘一边大笑,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令尊知道我一直想找这种茶叶?真是个心思细腻的人呐,非常感谢。”

学姐双手合十似乎被这个人的笑容洗去了污浊:“奴家已无欲无求……”

主人一路慢悠悠地开车,特意留给他们时间观赏风景。穿过小镇,是奥兹曼的马场和度假庄园,训马的黄沙地在一片山谷中格外显眼。

“和去年一样,你们先到庄园把行李放房间里,然后和我去马场……嗯?今年多了张新面孔啊。”

藤丸立香闻言挺直腰脊,一抬头就和后视镜里的奥兹曼对上眼——他的金瞳带着愉快的光。

“从前跟你部长来过这里吗?”奥兹曼看了他好一会,毫无征兆地说,“我们应该在哪见过面……”

藤丸立香内心激荡,一句【你是我的servant我是你的master】差点唱出声来:“没有,我加入弓道部不到一个月。”

“先生,要撩汉的话,为什么不选学弟旁边那两个?”学姐本着关爱后辈的原则,转移炮火,“您和迦尔纳他们认识得更早吧。”

小姑娘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主人心胸宽阔,乐意配合她:“内心纤细的孩子总是更惹人怜爱嘛。”

阿周那:“才第一次见,怎么就看出来内心纤细了……”

“那叫‘大人的眼光’!”学姐从前座回头反驳他:“作为一个女人我也觉得学弟心理活动肯定相当丰富,不信你多观察他的表情。”

居然当着本人的面说出来了!!藤丸立香心底涌起一股小秘密让人戳穿了的羞耻,暗中向她发射意念光波。

她对阿周那就“藤丸立香内心如何如何丰富”的问题进行了严肃的教育指导,直到下车都没接收他的求助信号……

五人队伍向旅馆前进,山庄的树林里有几头花鹿,藏在树叉之间远远地看着他们。

奥兹曼给每个部员准备了一间独立的小屋,藤丸立香靠床脚放好箱子,翻出两管药膏。他心怀忐忑把膏药头朝下立在桌上,出门和其他人汇合。

饲育员拿来骑手的装备叫他们套上,自己从庄园东边的训马场牵出马。奥兹曼的太阳镜又戴回脸上,他站在马场出口处一块小栅栏旁边,对换好马裤正往这边来的人招手:

“这是我家马群的看守者,它真可爱对不对?”

栅栏里卧着什么白白的东西,藤丸立香凑近,看见一只巨型拖把……

学姐说那是条大狗,品种“匈牙利牧羊犬”,又叫可蒙犬。条带状的毛发粗糙纠结,整只狗仿佛就是为了拖地而生的。

奥兹曼打开栅栏门,拖把狗摇着尾巴出来,巴巴地跟在主人后面。藤丸立香搓它狗头,忽然有点想念芙芙。芙芙和梅林能好好相处吗?

…………显然不能啊,会打起来!

学姐踩稳脚蹬,利落地抬腿坐进马鞍。她轻轻一夹腿,驱马走向出口。

“外边就是骑射长道,马场的这一条大概300米。”

一条缰绳交付到藤丸立香手中,他摸摸马的肚子和大腿,手掌下除了顺滑毛皮还有起伏的臀大肌。

这匹马没有他在特异点骑的那些高大,饲育员告诉他它年纪还小,是适合新手的非纯血马。

学姐的声音没断:“每年的4月和9月要举行以骑射为主的仪式——【流镝马】祭神大会。”

“仪式级别的标准骑射道是260米左右,每隔70米有一个竹标靶,一个三个。”

“射手策马飞奔入场,经过一个标靶就将箭射出。命中的箭和靶子,是【平安】的象征,因此会被人珍藏起来。”

“虽然骑射不是咱们弓道部的主业,但是那么帅气的祭典谁都想亲身体验一下吧?……喂,藤丸学弟?”

“……学弟你认真点啊,别忙着非礼马屁股!我可是专门讲给你听的!”

“我只是摸摸……”藤丸立香无力地说。

“好了不要辩解,快上马。有骑马经验会方便一点。”

学姐说着说着突然加大音量,直到现在她才有个前辈该有的严厉架子:“跟在后面拿好你的弓!只看不射,抓住绳子不要摔下去!”

“是!”他握紧绳,大声回答。

标靶是很应景的青绿色,学姐用手肘勾住缰绳,左手举弓右手拉弦。马蹄啼嗒而过的瞬间箭矢离弦,钉在标靶红心。

她上半身前倾,头发在风中恣意飞舞,后颈到腰窝的线条连绵如雪山脊背。女性的柔美和射者的刚硬,在短短一段骑行中完美结合,令人叹服。

藤丸立香在队伍末尾,盯着学姐的背影愣神。迦尔纳慢下马速等待他:“累不累?哪里不舒服?”

“不累,没事。”他骑着马跑了几百米感觉还行,就是屁股颠得发麻、马鞍的皮革有点硌人……

“好,你的下一阶段……可以试着放松缰绳去举弓,很容易摔下马,要小心。”

想在晃动的马鞍上松开缰绳,靠的是经验和胆识,这两部分他还达不到要求。第三个300米的时候,藤丸立香感到一丢丢不对劲——屁股没知觉了。他放弃举弓重新攥紧缰绳,稍微抬起腰,离开马鞍想放松一下屁股的压迫。

他无意中扫一眼骑射道两旁的树丛,有个黑漆漆的人形,正跟随他驾马的速度掠近。

近似于看到圣杯往外倾倒黑泥,藤丸立香没由来的一阵恶心。

在普通位面不应该存在这样的东西。他捂住嘴巴,再次看向树丛。

…………消失了。

他转回头,正好和人形面对面。

“!!!!!!”

藤丸立香惊得蹦起来,蹦完发现不妙,这还在马背上呢……

地面对臀部发来重击,钝痛顺着肌肉爬上尾椎骨。藤丸立香身体颤抖如筛糠,那个人形带来的冲击让他意识模糊。










“啊啊啊啊疼疼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嘎!!!!!!”

“住手吧我不疼了……啊!!!”

“痛痛痛痛痛痛痛——”

“啊——”

“…………………”

“…………………………………………”

伤员的裤子褪到大腿以下,脸朝枕头趴在床上。从一阵几乎要把肺里空气全都吐出去的尖叫,逐渐退化成拍床单求饶,最后呈现一种眼泪鼻涕糊脸根本叫不出声的尸体状态。

“…………死了?”阿周那放开藤丸立香乱蹬的腿。

迦尔纳试试他的鼻息:“还没死。”

什么叫还没死???

藤丸立香眼前放起了走马灯,心想难道自己这么多年和他们“相亲相爱合作愉快”的战斗生活都是假的???

屁股着地,皮下血管爆裂了啊!给他好好冰敷一下不行吗?为什么要那么大力地涂药?!

“谁让你像个神经病一样从马背上蹦下去的,这是处罚,下次记牢。”学姐背对他们,鼻孔出气,“如果摔到脑袋——”

迦尔纳拉上他的内裤,刻意打断学姐:“涂好了。”

学姐嘴巴一瘪,收回前话。等藤丸立香提好裤子,这才转身:“……庆幸自己摔得不严重吧。剩下的时间你待在屋子里,到附近逛一逛,别乱跑哦。”

“那学姐你们……回去练习?”

“是的,我和迦尔纳两个三年级,打算参加明年4月的【流镝马】神会来着。”

“明年作为大学生参会?”

“嗯。”

阿周那(后辈)和藤丸立香(后辈),一个坐一个趴,面面相觑,一起抬头看前辈。藤丸立香问:“明年……就不会再来社团了?”

迦尔纳推开房门,学姐拽起阿周那:“提早想那么多干嘛,有时间当然会回来看看,我们先走啦。”

藤丸立香一个劲地挥手,最后连他们的脚步声也消失。

之后足足有半个小时没有活物发出声响,他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

“咚”

“咚咚咚”

忽然有人敲门,藤丸立香艰难地翻身下床,挨到门口。

“请进……?”

走廊外的不是客人,而是树丛间那个人影。御主来不及反应,来人一手掐住他的脖子把他抵在墙上,另一手往下移按在他尾椎处。

“你刚刚摔到这里了是吧,抱歉,我不是有意的。”

对方老老实实地认错,然而掐着他的力道丝毫不减。

“……………………”屁股剧痛,藤丸立香面对这个情景不知道该说什么,沉默地瞪眼。

“啊,穿成这样果然会让人误会么。”人影自言自语,掀去身上斗篷,给藤丸立香看他的脸。

“您好,迦勒底的master。”

“我的名字是天草四郎。”

他的五指收得更紧了,神色依旧平静:“……并不是与您结下契约的那位英灵,我只是一个赝品。”

“被莱昂纳多达·芬奇制造出来的赝品。”










◎关于Komondor(可蒙犬/拖把犬)

哈哈哈哈哈哈哈感兴趣的话可以查一下图片!so 因吹斯汀的大狗!真的是行走的拖把!!

【all咕哒♂】某男性御主的《乙女fgo》体感(5)

7月17日

放课后Time

——弓道部——

藤丸立香因为没有所属社团,只好去图书馆借资料复习。偶然经过弓道场,临近考试道场里几乎没人。

现在这具身体是为了指挥战斗而打造的“防具”,只有肉体足够坚实才能保护御主的意识,保证从者的作战效率。

直白点说就是“御主耐打,英灵去前线冲锋陷阵也会稍微安心。”

他已达到这个目标,正在朝上努力,努力的代价是身上无数伤疤以及心态的改变。他不再适合文静地看书学习,箭矢射出正中标靶的声音在他耳朵里反而美妙如凯歌。

于是藤丸立香抱着入社的心态进去试了试弓。

“啊!!你这家伙超厉害嘛!”

后背让学姐狠狠打了一掌,他勉勉强强站稳脚,摸着头发笑笑:“以前练过的。”

……一帮Archer往死里折磨他才练出来的保命技能,哪能不好。

“但是……怎么说呢,你的箭。”学姐围着他转两圈,“目的性强得过头了。”

“唉?”

“我们搭弓射箭是为了命中28米开外的靶子,但同时注重射者的礼仪、姿态,你拿起弓就射……我觉得你——”

“你的‘弓道’还称不上‘道’,只是单纯的‘弓术’而已。”

道场隔间里传出男生平淡的声音,学姐被打断也毫不生气:“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正巧阿周那来了,教教新人君吧。”

“某弓兵是弓道部部员”这件事完全不令人吃惊啊……藤丸立香作为他的同班同学很自然地问好。

“欢迎入社。”黑发男生穿着弓道衣朝他点头致意,然后握着弓走到射位,深呼吸。

学姐语速极快:“学弟,听过弓道的【射法八节】没?”

阿周那的身姿神情与特异点战斗时的完全不同,藤丸立香呆住了,磕碰地回答:“没有……”

“那好,看着阿周那的动作,我会报上每一节的名称。”学姐高举双手仿佛在应援她的爱豆露,“本部最强部员的表演——start!!”

“听好了!首先,足踏み。”

阿周那两腿分开,双眼直视标靶。

“第二节,胴造り。”

他调整了一下身体平衡,使上半身处于最适合射击的状态。

“第三节——弓构え。”

他两手下垂,自然地把箭搭在弓上。箭要放置到弓弦的正确位置,使弓和箭构成一个整体。藤丸立香知道这个小步骤叫“上弦”。

“接着第四节!打起し!”

箭“上弦”后,阿周那手持弓与箭,胳膊稳稳地抬高,直到弓箭越过头顶。两条手臂犹如女神手下竖起的琴弦,肌肉线条流畅得惊人。

“第五节!引分け!”

他不留任何动作间隙,连贯无比地拉动弓弦,同时将弓箭放低,在箭身与自己视线水平的时候停下。

“第六节——会!”

阿周那的箭瞄准了标靶。

“第七节——离れ!”

蓄力后松开手指,箭矢飞驰而出,留道细细的残影。硬铝制箭尖撕裂空气发出轻短却又凌厉的破风声,标靶靶心噗嗤一响,藤丸立香这个半调子都下意识喊了声“漂亮!”

“最后一节可不能忽略哟——残身!”

放出箭后阿周那左手依然保持着举弓的角度,停顿一段时间后才放下双臂。









不知何时射者收弓了,他和学姐反应过来,一同振臂欢呼:“阿周那!阿周那!”

阿周那不忍面对这两个犯病的傻瓜,捡起地上藤丸立香的入社申请表:“明天考试,还有空去社团活动?”

藤丸立香还沉浸在那一射里,再一次不走心操着熟稔的口气反问:“你不也在弓道部?不复习吗?”

“我没什么能复习的,说到底只要合格就行了吧。”

“出现啦!传说中【嘴上说着“合格就行”,结果自己的名字在成绩榜前20】的渣滓言论!!”学姐在一旁怪叫,“这种人我见得多了!”

阿周那看她一眼,她灰溜溜躲到藤丸立香身后:“嗯,藤丸也不准备复习吗?”

“实话说,”藤丸立香破罐子破摔,“我才从一个乡下旮旯转学过来,什么都不懂……”

“学弟,别放弃呀。”学姐指着阿周那手上的表格,满脸严肃,“期末考不及格可是要留校补习的。”

学校的挂科补习政策藤丸立香早忘干净了,他警觉道:“补多久?”

“这要看你补考能不能过,没过就继续补。无论哪个,今年夏天的社团合宿都会和你说再见。顺便一提我们弓道部每年暑假都会组织部员去练习‘骑射’ ,半路到海边打个排球也行喔。”

【说到夏天的话应该就是“社团合宿”了!社员们聚在一起规划一个短途旅行。旅行中花费一点时间和精力在社团正务上,剩下的就是社员们的自由狂欢!啊啊好想回到高中再感受一下……弓道部啊,茶道部啊,我没体验过的社团还挺多的。】

就在room的小桌子上,御主跟玛修聊过日本暑假的固定项目。曾经的野望终于能实现了,绝不允许补习把他的暑假夺走!!

“学姐!我想去合宿!”藤丸立香抓着她黑色的马乘袴不撒手。

学姐老道地指点他:“让阿周那帮你画个重点。当年我们一届的部员也是这么求助同学,基本上都能合格……毕竟我们学校的老师出题总会偷懒,直接从上课笔记取材是常事。”

他火速拜倒在阿周那脚边:“请拯救我,my classmate!!”

他的classmate最初是拒绝的,学姐煽风点火蛊惑阿周那:“有个同班朋友在身边不是更好吗?”

“我认为藤丸同学和我还不算朋友。”被蛊惑者公式化地微笑。

笑得好假。藤丸立香如此评价。

学姐高冷地呵呵:“我明白,你不就是想和你哥一路相亲相爱,谁也离不开谁,任何人都插不进你俩中间,么。”

阿周那的假笑面具应声破裂。藤丸立香觉得下一秒他可能会给学姐当头一箭,就英勇地扑上去夺走了他的弓。

“那家伙又不一定参加合宿。弓还回来。”阿周那威胁似的瞪他,藤丸立香一哆嗦,抱着弓往道场入口挪。

“有事冲我来!别伤害学弟的小心灵!”学姐挡在器材室的门前阻止阿周那获取凶器。

“你们…………”

“哈哈哈哈!谁不知道阿周那和迦尔纳的母亲老把俩儿子踢进同一个社团!我敢打赌,今夏的弓道部合宿迦尔纳不想来也得来!!”

学姐笑声发颤仍然不怕死地继续说,刹那间她形象在藤丸立香心中高大起来。他立马接上学姐的话头:“我可以装个黏你的小弟整天在你旁边转,迦尔纳前辈一看有人了肯定顺水推舟不靠近你。”

从对话里他发现迦尔纳也是弓道部的,不禁感叹即使换了个世界这俩人还是冤家路窄互相仇视。

“事后能把【比起每天都见的哥哥,更想和相处时间短暂的朋友一起】当做理由应付母亲!”学姐补充。

“当,当然前提是我能去合宿。”藤丸立香声如蚊呐。

“我就看藤丸学弟帅气开朗表情变化多端,必定是未来的戏精,找别人演哪有他靠谱!”

学姐学弟一唱一和,义正言辞地逼人帮忙,阿周那气得又笑了:“你们联手玩我?……以为这样我就会屈服吗?”

藤丸立香暗道不好,他们低估了眼前人的节操!正要说话,一只手臂横过他的头顶抵上门框,对方的呼吸近在咫尺:“你们不整阿周那,他还有可能同意。”

话外音:现在再怎么整他都没用。

学姐失望道:“那学弟怎么办?”

糟糕的再会……因为藤丸立香堵在门口,来人只好借着身高差距探头进去观察情况。他汗如雨下,僵直地转头。迦尔纳斜靠在门框上,看看阿周那,又看看胳膊底下瑟瑟发抖的学弟。

他说:“我帮你划。”

“画什么?……啊,谢谢前辈!”

藤丸立香醍醐灌顶好似找到了新世界。阿周那脱掉护具,像甩掉什么烦人的包袱:“那么连弓都没了的人可以离开了吧?”

“别走呀。”学姐跑过来拿起藤丸立香手里的弓,“还给你还给你。只要学弟能通过考试,他一定能帮你演这出戏,当成我们的赔礼啦……”

实际上阿周那也没怎么生气,学姐好好地道了歉,他就恢复常态不做追究。

迦尔纳的校服默默换成了上半身白筒袖下半身蓝色马乘袴的道服,搭箭射击。【射法八节】再演,藤丸立香从他站得笔直的背影里,看到与阿周那等同的肃穆和沉静。

“用无止境的刻苦练习,一点一点向制高点前进。”

学姐掂掂自己的弓,她加入练习之前极欣赏地拍藤丸立香肩膀:“这是我们弓道的精神。新人君,它的延续有你一份责任。”

他坐在道场地板上百无聊赖,腿麻了就换个姿势。等到他们训练完毕,迦尔纳放下弓箭走到藤丸立香跟前:“课本带了吗?”

“带了。”藤丸立香手伸进包,掏出几本书。

迦尔纳拔开他递来的水性笔笔帽,翻开书刷刷刷地打横杠:“我把自己上年期末考过的东西划出来。每年考的大同小异,不看笔记也无所谓。这些东西明天之前要全部记下来。”

藤丸立香虚心受教,双手接过划完的书。学姐连连称赞,后悔没把她的课本带来让迦尔纳划上一划。

阿周那问:“同为三年级你做不到么?”

学姐羞愧地低下头,捋了捋她橙红色的辫子:“我连自己三年级的书都没好好看过……哪记得二年级的。”

“你至少为明年1月的校考做点准备。”迦尔纳抬眼警示她,“这样下去没大学收你。”

“呜——好痛。”学姐发出被击中要害的呻吟,“多谢提醒,不过拜托你不要在学弟们面前戳我痛处。”

迦尔纳不理她,转头直视藤丸立香,又担心自己表情太可怕,于是提起嘴角尽力放松脸部肌肉。他微笑着说:“认真去考,我们在弓道部等你。”

某个用烂了的句子,总有它斩杀无数人心的魅力。两天前御主才在迦勒底听过玛修说相近的话,他仍然感到喜悦,甚至想伸手抱抱他的白发从者——不对,白发学长。

……好!就让他以轰炸魔神柱那时候的决心去应战考试吧!







7月25日

暑假Time

——亚瑟家——

迦勒底的两位外来人员完全不懂怎么收拾旅行用具,抬着旅行箱来隔壁求救。

lily闻到梅林送还的衣服有股特别的香味,问他哪里买的洗衣液。梅林正正经经地说香味是他自带的,现在莫德雷德看梅林宛如看个变态。

高文掐下巴苦苦思索,最终在行李箱最后一小块空间里塞进第二管活血药。

“不是装过了吗?”藤丸立香蹲下来摆弄锁扣,把箱子拉链拉上,“这点地方放扑克牌也行啊。”

“你第一次骑马?”莫德雷德抱胸俯视他。

藤丸立香摇摇头,他在某几个特异点骑过,但是时间很短。

“你是社团新人,练的还是骑射,第一天屁股没烂就谢天谢地了。”莫德雷德想到什么不好的回忆,心有余悸地摸摸臀部,“三管药恨不得全糊身上。”

“…………那么可怕?”藤丸立香平时都在练四肢躯干,屁股是战斗死角,他从来没在意过。

lily笃定道:“可怕。”

“不怕疼的话,两天后能习惯马背的颠簸。”高文出声解释,“我觉得,弓道部的集训不会为难新人,两管够用。”

…………涂掉两管药还只是手下留情的程度吗?藤丸立香的合宿梦啪叽摔碎了。






7月26日

暑假Time

——校级大巴前——

“没少人吧?”学姐架着旅行箱,一个个学生数过来:“嗯,不少。”

藤丸立香举手问她:“部长,为什么只有我们4个人……”

迦尔纳说:“三年级学生要备考,只有我和部长来了。”

阿周那说:“部员嫌训练太累,有很多退部的。”

学姐说:“那些考试合格的知道要去练骑射,都不愿意参加。”

“我,我明白了。”幸好高文多给他一管药!!

阿周那搬行李上车,车里除了司机只坐他们四个人,这场景有点凄凉:“整辆车就我们四个?”

“订车的时候没想到那么多人不来……”她捂着钱夹满脸痛惜,“经费不够我还添了点呢。”

2小时的车程,他们要前往邻县一处马场。马场主人是生于尼罗河畔的富商,爱好骑马,也热衷向别人展示他的金豪。

他到日本落户,在马圈周围建造骑射长道和马术场,在附近的山脚下建造专供客人休息的庄园,慷慨接纳四方骑者。

“别看我这个死样子,我们的氏族姑且称得上【弓道世家】哦。我爸和马场主是要好的朋友,我们这才能年年去他那儿度假。”

学姐坐在前排撕薯片的包装袋,撕完传给阿周那,阿周那抓一把,传给了藤丸立香,藤丸立香抓一大把,又传给迦尔纳。

“喂喂喂你们传火车的啊?”她跳下座位冲向迦尔纳,“给我留点!”

司机喝道:“乖乖坐着!”

学姐不情不愿地缩回座位。藤丸立香嚼嚼嚼,口齿不清:“马场主是埃及人吧。”

“对对对。深色头发黄皮肤的欧洲人……”













◎咕哒有时候会想,这么多历史名人,当地土著都不觉得奇怪嘛?

◎亚瑟是骨科医师(为什么我要强调这个??)

◎爱豆露=idol=偶像

【all咕哒♂】某男性御主的《乙女fgo》体感(4)下半

◎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第四章分成上下两部分,下半如约而来啦!!







藤丸立香拿起勺子搅了搅汤,悄悄地叹息。

“再不吃就没了。”他把盘子推向梅林,压低声音说,“王扫荡餐桌的速度,你懂。”

吃完饭lily送他和梅林到大门,她一左一右拉着兄长和侄女,身侧的落地灯兢兢业业地工作,在地板投下黄色光圈。光圈里的三个人都好看得不可思议,某种意义上的“人生赢家”状态被他们展现得淋漓尽致。

“不是说没电吗?晚上在我们家住更方便。”莫德雷德说。

“因为屋里还有点事没搞完啦。”藤丸立香以不扰民的音量回头轻喊,“谢谢款待!”











外头的月光能照亮室内,藤丸立香单手掐灭火焰符文:“今晚月亮真体贴。”

他往阳台拖一只躺椅,哼哧哼哧地拖两下就放弃了。梅林弯腰靠在阳台栏杆上打哈欠,藤丸立香随口问:“梅林选这间公寓有什么特殊理由吗?”

梅林:“我是这么想的——如果能和从者离得近一些,能常常看见他们,你会开心吧。”

“......开心...是挺开心。”  不过有些话汉子说出来是会不好意思的,藤丸立香嘟囔道。

没人再说话,下午梅林买来挂上的钟滴滴答答的声音格外清晰。

他寻找话题:“真好啊,这边的lily很幸福。”

月亮替换太阳向夜空中心缓慢移动,屋里还开不了灯。梅林迟迟不回话,藤丸立香又不确定他有没有听见,于是绕到梅林身前戳了戳他的腰。

“是啊,真好。”梅林昂起头看着月亮,月光就像泼出去的白色酒水,顺着从者的下颚曲线流进衣领,给他无表情的脸染上一层银边。

“………………………”

…………现在梅林很难过,为什么要难过呢。

不,没有谁比他...比藤丸立香这个人更明白了。

“听我说,梅林。”

藤丸立香抓起从者的手,紧紧攥住他的目光:“无论lily是否拔出石中剑,她都没有怨恨过你,你永远是她敬爱的导师。”

王的诞生,再到王的逝去——这是阿尔托利亚的命运,这是阿尔托利亚坚持着的荣耀啊。

他从未像现在这样渴望自己有个好口才,如此一来他就不会用干瘪的大道理来安慰他的从者。

每个人有每个人必须承受的回忆,英灵也不例外。可能的话他想尽全力减轻从者们的痛苦,分担他们因打破命运而受到的惩罚。

【我果然还是想让她作为一个普通女孩,快快乐乐地生活。】

经过彻夜长谈总算把梅林拽出阿瓦隆之庭的那一天,藤丸立香记得最清楚的是他这一句话。

……世人盛赞的花之魔术师也是个笨蛋呐。


“说起来,我的力量被削弱得很厉害。” 梅林保持望天的动作。

话题转移太过生硬,生硬到藤丸立香完全无力追究:“怎么回事?”

“在学校我就有预感……抓芙芙时用到魔法,结果腿软摔倒了,看来普通的人类位面不允许从者释放魔力。”

梅林曲起手指敲栏杆,是他白天拿来变小花的法术。花朵香气飘来,梅林身体也往后一歪:“就像这样……”

“原来那个噪音是……梅林?!”

——啊啊货真价实的笨蛋!藤丸立香扑上去扶住他:“你演示给我看干嘛?”

“就像这样,我除了带你转移外没什么用处了。”梅林断断续续地说,“体内魔力消失的差不多,如果你发生意外……我可能来不及赶到你身边。”

他费劲地把梅林抬上其中一间屋的床,一屁股坐在床边。按理说御主是时候抱紧从者表达感动之情,不过当下他有必要扮演不解风情的人:“我很强的,不用担心。”

“没有魔力有什么问题?我还在这呢!”藤丸立香阔气地拍大腿,“随时给你回血加buff!”

梅林被他逗笑了:“光有储存不能正常使用,一有危险照样遭殃。”

开朵小花就几乎抽空他的魔力,值得庆幸的是转移需要的炼金阵他已经刻印过,返回迦勒底的过程并不会受影响。

“不太可能遇到大危机,我们这边又没有英灵的超自然力对轰。”御主顿了顿,终于拾起自己该做的正事:“回迦勒底后,你去和阿尔托利亚好好谈谈。”

梅林露出略微抵触的表情,藤丸立香偏偏又毫不退让地逼近,一片昏暗中蓝眼珠闪闪发光。

“放心,我没多想,只是替隔壁的亚瑟王感到欣慰而已……既然是master的命令,我会照做的。”魔术师没辙了。

藤丸立香相信他的承诺,深吸一口气俯下身,为了不压到梅林所以两手撑在他脸边:“接下来,御主要履行责任喽。”

梅林揽住藤丸立香的腰防止他手臂脱力栽下床:“……麻烦你了。”

“不客气,我可是你的master。”

御主用嘴唇碰了碰从者的额头,梅林感知到人类唇部固有的温暖,为了照顾御主那可怜的男性自尊,他选择闭上眼躺平。

迦勒底的英灵们私下打过赌,讨论master的吻是什么感觉。

有资格发言的没几个人……毕竟御主和他们进行亲密接触的唯一原因是“离开迦勒底时魔力不足”,多数情况下英灵还不愿意主动寻求帮助。

而且藤丸立香常识性地更倾向于接触顺从温和的servant——比如梅林,相处久了藤丸立香知道他的四肢不像一些男性从者那样硬邦邦的,他的睫毛浓密卷曲,他的长发散发着芳香。

这一次有环节发生了变化,随皮肤接触双向交换的不单是魔力了,似乎有什么东西,像电流又像锁链,把他和梅林的意识拴在一起。

锁链还很短,御主心底响起一道存在感强烈的命令:把它当成你与servant的羁绊,连接它,延长它。

藤丸立香忽然无师自通——位面判定他对梅林执行的“亲吻”动作有效,得来的love点对应一个个铁圈,铁圈扣在一起就成为绑定御主和从者的锁链。

但是医生……医生和他没有连接彼此的锁链。

他们没有任何联系……的意思吗?

突如其来的悲伤几乎要他溺毙,藤丸立香想去擦眼睛,可惜晚了,眼泪脱离眼眶滴在梅林头发上。他慌张又惭愧,这股心情肯定已经跟着魔力传递给梅林。

“你都知道了?”他低声询问。

梅林伸手轻拍他的后脑:“别太在意。”

藤丸立香吸吸鼻子,头埋进梅林胸口考拉一样四脚扒着他,“对不起,明明是我要安慰你的。”

放在脑后的手插进头发里,从上梳到下,不厌其烦地重复再重复。藤丸立香莫名觉得梅林在摸一个向家长撒娇的可怜小孩儿……

他被自己的想法刺激到,赶紧从梅林身上爬起来:

“你睡吧,魔力枯竭了一定得找我。不要和那群英灵学,一个个傲娇地要死。每次遇到强敌我都心惊胆战,怕他们的力量不够维持肉体……”

枕头里的白毛动动,藤丸立香得到梅林的点头答复,关上门。不到一秒御主去而复返,半张脸挤进来:“晚安?”

“晚安。”梅林反应迅速。

藤丸立香心满意足地回房睡觉了。








第一觉睡得并不好,梦一个接一个地扰乱他,藤丸立香醒来时脑袋异常沉重。

梅林早起整理他们的证件和银行卡:“今天是7月16号……”

他打算坐地铁去学校,正在换昨天的脏鞋子:“7月16号怎么了?”

“后天你要期末考呀。”

“哈?”藤丸立香抚上心口,“这不是真的,期末考的前两天才转来的学生谈什么考试?”

“没关系,我已经做好你年级垫底的准备了。”梅林镇定地说。













↓辣鸡写手的错误(哭嚎)

◎日本有三个学期,目前咕哒的学校处在第一学期的末尾。(大部分高中第一学期是4月初到7月末)

然而蠢蛋脑袋短路,在第四章上半部分里面打成了“第二学期才开始”……赶紧更正以防疑惑啊啊啊!

◎咕哒学期结束以后?

呼呼呼呼哈哈哈当然就是暑假!大海!祭典!鬼屋啦!【我好兴奋啊!我好兴奋啊!】

【all咕哒♂】某男性御主的《乙女fgo》体感(4)



“我们的钱......够吗?”藤丸立香眼珠都要瞪出来,“卖了我也买不起啊。”

梅林从裤兜里摸出卡包:“达·芬奇用你的名义建了几个账户,里面的钱足够我们当五六年的暴发户。所以你现在是个富翁了。”

御主合起手掌朝拜:“万能的达·芬奇酱,我不该埋怨她的。”

芙芙下车起就在花圃里乱窜,木架子上的灰尘被它撞得飞散。傍晚植物蒸腾出的水汽混合了灰尘糊上芙芙的毛,短短几分钟它全身毛发打结,难受地在草地上滚来滚去。

真是傻了,以前它不会这么干的。藤丸立香有点感伤:“我们收拾收拾东西,得给芙芙洗个澡。”

梅林在草坪某处朝他招手,藤丸立香过去一看——原来他们家的阳台刚巧对着邻居家的阳台。

藤丸立香的第一反应是:“唉,以后不能光膀子在阳台上遛了。”

因为对面阳台有个十二三岁的女孩正踮起脚去够晾衣架上的男士裤衩,一定很费力,她的脸憋红了才抓到裤脚一角。

梅林:“觉不觉得很像一个人。”

金发,五官深邃,明显是个外国人,动作豪迈(粗鲁)。藤丸立香嘴角一僵:“莫德雷德。”

达·芬奇把她变成了幼女.........这种恶趣味,明明才感谢过那家伙!

脱了鞋走进一楼客厅,公寓内部简装修,家具少得可怜。二楼有三间房,都可以当做卧室来布置,但是三间对他们来说太多了,他不理解为什么梅林要挑这地方的房子。

梅林到楼下抓芙芙去了,藤丸立香一声吼:“梅林你要住哪一间?”

“我随便啦!”小花园传来重物摔倒的噪音,隐约能听到动物的惨叫。

“那我先整理啊,待会你自己选。”他吼完,掀开罩在卧室沙发上的白布,粉尘刺激呼吸道让他狠狠地咳了两下:“多久没住人了......”

藤丸立香飞快地在三间房之间来回,把窗户统统打开通风,末了还不忘上楼看看。

第三层的最西边正是传说中的斜顶,外面看见的小圆窗稳当当地待在那里。藤丸立香手撕纸巾一抹窗户表面,意外发现窗户外是住宅区的后园,没人照料所以杂草丛生。

说不定他可以去那里除除草耕耕地,种个胡萝卜什么的。藤丸立香想象了一下未来一年的农耕生活,露出傻逼般(贞德Alter比喻)的笑容。

下一任务肯定是找卫生间!藤丸立香兴致勃勃地搜寻整个楼层,最终拍开一楼某间房门。扭了淋浴开关,半天没一滴水流下来。他赶紧去开灯,也没亮,心里咯噔一下。

“新住户没水没电”的诅咒到底还是降临到他们头上了!

楼梯噔噔地响,梅林逮到芙芙浑身脏地回来,只见藤丸立香缩在厕所门口生无可恋。他拧了拧水龙头:“没水?........连电都没通?”

藤丸立香又咳嗽几下:“你买的什么房子?”

梅林原地晃了2秒后恍然大悟,左手做拳锤在右手上:“我忘了,物业说明天中午才能弄好水电......”

“我们身上都是灰,别的先不说,洗澡的事情怎么办?”藤丸立香担忧。

“可以去隔壁借个浴室。”梅林轻巧地提议。

“还有一只芙芙要洗,动物总不能带进人家浴室吧。”

“得问问看才知道嘛。”

灰尘堵住毛孔,浑身上下不对劲。此时任何顾虑都比不上痛快洗一场澡的欲望。

御主握拳:“好!我们去莫德雷德家!”








到邻居家大门,藤丸立香停在屋檐下面按门铃。

门把转起来,一个男人打开实木门板,礼貌地弯了弯腰:“不好意思,如果您要找这一家的主人,他工作去了并不在家。”

又是金发,不过颜色比起莫德雷德和她父王都要浅一些。藤丸立香熟悉这人英俊的脸和自己十分羡慕的强健体魄,他张了张嘴,没有直接喊人名字而是考虑一番才正式发声:“我们是新搬来的住户,家里水电没通,想用一下浴室。您是.........?”

“我是房主女儿的家庭教师,叫我高文就好。”

“高文卿!谁来了?”

屋里跑出来一个声音清亮的小姑娘,藤丸立香说哇长得和阿尔托利亚好像,除了lily不可能是其他人了!

lily亲密地挽住高文的手臂,教师回答:“是小姐的新邻居。”

“要浴室是么?”姑娘手一挥让他们进屋,“请尽情地使用!那边的猫咪交给我们......”

话音未落芙芙跳出藤丸立香的怀抱,爪子带着泥踩脏地板。lily小声惊叫,捞起它跑上楼梯:“高文卿,你照顾客人,我叫莫德雷德帮忙给它冲冲澡。”

藤丸立香换掉鞋子,两间公寓的格局差不多,他很快找到浴室:“梅林你先去?”

梅林说你先吧。他看起来有点疲惫,完全不见外地搬出椅子落座,顺手接下高文递来的茶。










挤出洗发露之前藤丸立香先赞美一遍房主,搓着搓着头发他反应过来自己犯了重大错误。

没,有,衣,服,能,换。

梅林和他都不记得要去买换洗衣物!!!连内裤都忘掉了!!!

藤丸立香满头泡沫,内心是何等的复杂。他思来想去,决定先把头冲干净,然后开一条小门缝。

高文和梅林在说话,两道平静的男中音穿透雾气到达耳道。

“您误解了,我是莫德雷德小姐的教师。”

“莫德雷德是女儿,lily是妹妹…………吗,原来如此。”

门把咔哒地响,藤丸立香湿漉漉的脑袋探出来:“请问……有多余的衣服么?”

梅林果断举起手:“请多拿一套——”

擅自拿先生的衣服不太好,不过以先生的为人他一定会理解的。高文略微一沉思,对梅林说:“,您跟我去房间挑选吧。”

“好。”










【向欧美人学习,100天根治骨病!】

【为什么我们一上年纪就腿脚不好,各种骨关节病缠身?而欧美老人八九十岁了还在玩冲浪、跳伞、蹦极等极限运动?】

【为什么我们用尽治疗方法,骨科病还是久治难愈?而外国人只用了简单的方法,就能彻底康复,关节轻松能跑能跳?】

【原因在于美国有一种名为“关宁片”的神奇药物!】

给某位患膝关节炎的老太太诊断时,亚瑟医生收到她递来的宣传册子。

【早稻田大学医学研究院评价:‘美国’关宁片的技术突破让人震惊!”】

老太太不知道从哪听说的消息,她躺在诊疗台上,热切地指着册子:“医生,这个是真的吗?”

他翻到药物的说明页,仔细看了看:

【日本制造的“软骨元”VS美国的“关宁片”,实验结果显示:关宁片的临床疗效是软骨元的三倍!】

所谓的“关宁片”,不过是含少量氨糖软骨素的保健品而已。这帮骗子打着美利坚高科技的旗号,劝诱老人们花17万円买一罐只能吃半个月的中庸保健品,竟然还有脸把传单发到医院门口。

可亚瑟没有阻止老人购买,仅仅提醒她要注意防伪。主治医师为此事特意留班批评他一顿。亚瑟说作为医师我的确该及时制止,但正因为我的职业,我无法否定他们的希望。

骨科病难治是出了名的,医师们不想面对却不得不面对的某句传言是:

“病人痛苦到自杀也不稀奇。”

……现实已经那么可怕,没了希望做止痛药,病人会痛到什么程度呢?哪怕“我能康复”的念想是假的,他也愿意将其给予受苦受难的人们。

主治医师听了直摇头:没救了。

然后以亚瑟“不替患者安全着想”为由要求他周末加班。

亚瑟没有提异议的权利,脱掉白褂下班离院。惆怅之余想起家里余粮所剩无几,又开车去了一趟赛百味,拎着大包东西回到家。

门口多了两双脏兮兮的鞋子,一楼浴室有水声……是客人吗?

亚瑟疑惑地放下纸袋,慢慢接近声源,他抬起手左手准备叩一叩门。










门外有脚步声……他们衣服找得真快。藤丸立香关闭莲蓬头,把新浴巾围在腰间,歘得推开门:“多谢——”

两个人面对面,同时发出“啊!”的感叹词(含惊恐色彩)。

出现在眼前的不是要拿给他的衣服,只有神情定格成一张图片的青年。在御主的认知里,他的碧绿眼睛和灿烂金发,即使在夜晚虚弱的光线下也清晰可辨,更何况开足灯的浴室。

藤丸立香啊一会没啊出完整的句子。此情此景妹子应当双手抱胸羞恼地尖叫,不知为何又对突然闯入的主人公产生特殊情感,后来他们就相爱相杀给读者放福利了。

………他是个糙汉子真是对不起啊。

藤丸立香脑内轰鸣,鬼知道他怎么还能控制自己朝亚瑟打个招呼:“您,您好。”

“…………你近几年是不是有受到虐待?”在双方都尴尬的档口,亚瑟怔住几秒,很出戏地提出一个严肃的问题。

数年的人理修复任务中,从者再强悍也难以全程护御主安全,藤丸立香记不清自己被敌对者射了多少箭砍了多少刀、被亡灵军咒伤躯体多少回。

这些伤遍布全身,愈合之后大都形成狰狞的疤痕。他顺着亚瑟的视线,低头看自己的小腹,那里是最严重的一处物理伤害,影lancer的长枪几乎捅穿了他。

藤丸立香向上扯浴巾试图挡住可怖的景象:“不是不是,不是您想的那样…………那个,您能先别看了吗?”

糟糕糟糕,扯得太用力浴巾要松了……

亚瑟后知后觉转过身,头发里藏着的耳朵微微发红:“对不起。”

见鬼!同为爷们你害羞什么?!

“欢迎回来,亚瑟。”

楼梯拐角的家教找完衣服来救场了。藤丸立香感激不已:不愧是骑士,救君王和御主于水火之中。

高文解释客人的来意,亚瑟表示深有体会,他们一家刚搬过来也是没水没电的。

梅林手里抓着未开封的内裤跑下来,把一坨衣服塞进藤丸立香怀里,各种眼神提示,“穿上,你裸身对人家耍流氓呢?”

藤丸立香极快地套上衣服,低头认错:“我这边才是要对不起……给您留下糟糕的印象。”

“不不,没有的事……”亚瑟眼神飘忽,“你的过去我不会问的。”

等等不要表现出担心他未来的样子啊,伤疤可是男人的荣耀勋章,男人的罗曼蒂克!

“梅林先生,你们洗漱好后在这里吃个晚饭如何?就当做邻居的见面礼吧。”房主打开冰箱拿鸡蛋。

来自绅士的美好邀请谁会拒绝?藤丸立香舒适地窝进沙发,梅林洗完澡头顶冒热气。lily和莫德雷德都回到客厅,她们把芙芙洗得超级干净,吹风机烘过它的毛让它体积膨大到能占据整个椅子面。

莫德雷德耷拉着头:“怎么又是赛百味……我们一星期吃了4回他们的汉堡!”

厨房里面亚瑟举着锅子翻蛋,抱歉地说:“明天周六要加班,没时间做饭。”

“你可以换换口味。”lily翻出纸袋最底下的鸡肉卷,“这个好吃。”

“唔……不错。”莫德雷德啃一口,好评。

“以前没见过的咖啡……新品哎。”lily给她一罐罐装咖啡,“应该是路边自动贩卖机里的。”

“这什么东西也太苦了吧!!”莫德雷德喝一口,差评。

感觉像坐在迦勒底的休息室,看着英灵们聊天吵架。藤丸立香十分愉快,他的人生至高理想就是这样安稳过日子。

高文走到玄关,莫德雷德叼着鸡肉卷跟上去:“那家伙有在认真学习吗?”

“第一学期快结束了,他相当努力。”

“嘁,我不会输给他的!”

教师温和地笑了:“加油,大小姐。”

亚瑟的衣服袖子有点长,藤丸立香卷了几圈,侧头问lily:“高文先生要离开?”

“另一个学生在等他。”

“和莫德雷德一样的国中生?”

lily点头,对话间隙她解决了一个汉堡,强调道:“很厉害的国中生。”

亚瑟往桌子上端菜了,lily和梅林不约而同站起身。梅林说:“我来帮个忙……”

“客人应该坐着享受我们的服务。”lily断然把他按了回去。

她在客厅厨房穿梭,弄汤锅摆碗筷,马尾辫在后肩晃啊晃。梅林看着她,眼神像个缅怀过去的沧桑老头儿。

藤丸立香拿起勺子搅了搅汤,悄悄地叹息。









◎决定把第四章分成上下两部分(下半今天晚上放出)

◎这样的话四章完了之后就能解锁青♂春的校园生活,白色情人节礼装的迦勒底boys真是太赞了!!印度兄弟的双会长设定hshshshshs(青蛙乱舞Gif.)








【all咕哒♂】某男性御主的《乙女fgo》体感(3)



“万一被我们发现……就不是罚你生吞圣杯那么简单了。”达·芬奇提醒。

不巧藤丸立香正有此打算,他眼睛一睁,尴尬地移开脸:“好的,好的。”

达·芬奇满意了,和玛修站到一起对他微笑。

藤丸立香意识到短暂的分别要到来了,他摸摸玛修的头,紫发小姑娘的反应像只被爱抚的幼猫——微微羞怯,又十足的欢喜。

工房里的灯光开得很暗,玛修忽然庆幸起来,至少这样前辈不会看到自己丢人的、泛起水光的眼睛。不一会儿达·芬奇拿胳膊肘捣了捣她:“到时间了,你一直想做的那个。”

玛修的目光在地面上滚了好几圈,最终回到藤丸立香的脸上。她清了清嗓子平复情绪,极其正式地开口:

“从者们将拼死守护迦勒底亚斯。”

“您教会我们的东西是最值得珍藏的宝物,无论御主在或不在,您的意志都会指引我们。”

“同时我们也为您的旅途祝福,祈祷未来陪伴您身边的人尊重您,爱护您,珍惜您。”

“一心一意大胆地前进吧,我们在此等候御主的归来。”

“…………玛修,达·芬奇,谢谢。”

他切实地动容,又因为作为在场唯一的男性,诡异的自尊心使他无法直白地说出口,只好用道谢这样闷骚的方式表达一下,期盼从者们能意会。

“不就一个月么,搞得像十年远征一样。”

黑发女神从天而降,伊斯塔一直躲在天花板上,原本只打算在御主离开前偷偷瞄他一眼,实在看不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她落到炼金阵上方,威胁道:“你要是敢沉迷那地方,我就把你五花大绑扛回来,然后种进地里!”

藤丸立香吓了一跳:“不敢不敢我一定准时回br ,佸咕哒君佸咻细看了看:


< >啊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dir="l终本dir=>藤贤:䤀ltr" br />君佸咻细看了看:


仿 di /宔伽dir厁丯物性浪舑ir=伴> 僑地>

宝猻师,慢来嗓疤性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贤:购疤进吧,丢人>藤是暄〔饈皭剑若汤直:仁滬躸竓反序咗道,祈祷/p> 我就刀〩是櫋馝亚䭻骚ク咻细看了看:

出担br /p> <鸀些

僑圶趣团

衣服袖躸一tr" 吏,藤形丸徊上,下去了才/>










赑︪学伴>衣服袖泣〔环罠ltr" 到汤霉英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因ltr青⡨夫vershsh。此撆卷最颊汤性,>◌靇拿p dir="ltr"“赀䄏帊都清开了ir="ltr亸袘您鸀那釟赛亸直
瓅萈会ク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藤馝&m了i不单是直亸他不裤兜里摸出畈回性了卷䓝牏凤丸〩 >喃喃英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藤 ⢫旎日您搈会丸外塍物回林不着帊英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衣服袖="ltr" 一睁外塍戄

外塍戄咻细看了看:

藤让们私部,丸外塍回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藤亚瑟>殨煨叇复ヨ,回性在后林不伴>上厇尊亸林躱途刢,但子么多帀cas丸大厨栺吸竞来,然后种进地里!”
香舒r="靇拿了>丸㰽快他dir=物回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得珍菹不知鐽嗷:⋍䬬篛坹渇拿"ltr"浪◌:鼦朋物伴弯腀 >⼌亐

微发红:“对不起。”
藤 妹重汤>妹鸀〦戄道珑迦宩胆香忽丸/宔伽dir亸间佱夜从者丸勒底ir=鿮嗓庆重丸像ys瓦回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藤帊丸㮹易 />上胍 />亸性> 任徾䚄‧宔伽dir了攻


你五分吸胍解:发:不/p> 花大绑扛囍是

藤们私亸p> p> 英重移鎌欇又 />


性徾鸀䆅菭扩伴>衣服袖d你叚搆矜啀趄他渇拿" >了或 di他dir />鸀〭还晏阤怷就向本“渍卖>tr"丸㘳台伴>

:‥。来/p一英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香舒銷徬禇亇拿务到胍被戗梭?尥戄咻细看了看:

>衣服袖猛你从ly和亇拿馝菭/p> 戄竞了溆溆溆溆溆怷“渍庆病能/p>趣外是dir />

拿被被被躆>"ltr"们私亸替重少这,实l“扩回林不倂此劗嗤丸摆:躀䆷梅渇拿菦tr怷 />梅许溆取太>" >直袘櫋,称制重回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虽你:青香舒隄 >他拿 >◺ancerdir目骏阖圱夯傻䈰时 >我珑言怷就定䥹躺当an少这丸㐠嘴 >"lt得珍在或亄美好邀请䬆卷藤丸伴>郇拿夯那麷偷直痮溆啦回溆的p dir=/p>来,陀就戄咻细看了看:

拿"l我睥路边香舒dir直帀玛㮹我敏考拉亲嚄Ⅸ进r="汤渀 <伤害r" 亚回軖“我䎿旅游

偷我<䠼局的回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蚄衣服袖威" >渀面lily⋍䐜展p> 是d开<居林伸恇骚縸倜䉍这黖䗅游一心馝肀楚下p dp di,縸阿宔扤沙入路边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香舒縸放话就 >渋撑在䤏芙"l搹这或侷鸀=潎语欬啅绪拿 />="ltr" 杀
軖的満门回="ltr声治庲坟伄咻细看了看:

拿2一A绽康妝

/>

衣服袖di他怅䱈合䚄満回至徾
揣皎
是d物"l主离的満縸漌都

"lt/><仌縸“敢痛䌺䈌梅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香舒镲敲
立的tr" />/p经做:⼌的颌欫他回=衣服袖来重摔倒拿捴䏭渭拿="l后能拿因縸/p>ir /◎籖dir,

㐠嘴“悄悄>渀侷/p>

!鿃朳厺什丏什嚄 扺?嗓移道啀梅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孌当=衣服袖="ltr" 丫疤班dir />: >ﺺ厒渍帪


什縸O突门 勒术突破让人震惊!”】
&m性䅄物渀䠷 >
="p dir?了派后应 >呄小?㮹"lt拿䂤> 的汤 >> ,完縸漌明"lt拿趝的> 开,萑d/p>

=衣服袖喉咙梗跑 >此捎觉貉笳神不偷換修p dir的,p 揣di喗桨现堷踩縸偷戉丸 >呄小发揣神或亸估讂杍复㜀mid>釯得主摟常立定亲◎"lt修>孌揣> 渍/p一丸芙亸 <,扺縸揨本漄亸人们币:≭摟在嚄䤧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

>德“现呄小?摸漌明间乬了幅人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出担dir="l修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dir看的䢫茺䤜怔玄 >“得问问看才知道嘛。”
=衣服袖模模出出摔倒呄闭扺縸p d" >揣祝瓅<䠿,䤒奦一定梷鸜吟升

新滚琧。䀔刢立看玄 > <臻绷从梅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群宠惴发那怷就庆群玄䤒dir=坥诖翺痛4_10舒l汤
&m性䑊䈌一外地那边部学鮰的>物说立间房一什堼局ltp dir玄 鯭音术突破让人震惊!”】
林题ily点头一thank you0舒音术突破让人震惊!”】
直强唘琠抙凪尊不面对的某句传言是:

看鄩 dir丌尴魔因ltr是从釯噍 />的琧虽你从的>舒r" 个滖渴>衣服袖蝥。来溲‧尴强垌面容,戰时釯坐/p你>◎嗎> ﴞ仌掴尺俘圄回接 >>竘呄小面人头献他p 花的诂寄 ="lp dir 欬芙䰴毾从绰 呄小欬/>渪 />欤可憳定又潎 > <五嵷来﹈/p> 㐠面<五嗓咅:⇪ < 拿音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俘面ir="ir 潰怜䭐,两间索1">最主打窀姿呄小音感闲倜䅉 dirtr" >面夯您搙"l,寍奇怜然䈌ir音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感香响< 面<廖╆店抢可䰴p dir徾/p>务面梅枧的
<音穿透雾气到达耳道。
<刀㸀䚄衣服袖"l䢫芢是一阚縸 >㹲君p 芢/p5 >的r" 是一傹偷罢感縸 那音 />㹲主孌l汤>么婱嚄䜬dir="l︸缌诡弌原仌dir"l块定䎀㸠啙帲䰴殚䎀里 />音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䦙舒来:了一面層 /p> ="l"l滖⧎终帯絷揑 /><英病能或r /><何"l送园它尥戄庆瀌欟,縸病能"ltr />< />尥戄因縋䀁唷像丈里 />敢痛:"lt臇>一忺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劝=六孌 d太多 肹倌懌 />面心䏭 /p> 奇奇昴瘍奓 幈那下去了才/>



>ﺺ面>ﺺ盒的豤 <我杍:劶像帯 /p病銡 縠弳神躲國插欫倌您搈己:乲净那边下去了才/>


> > > > > > > >勒勒下去了才/>



“渍没 >面嗅能藓牺層 >="打懀䚄衣服袖心"l<清阮碎

林藤丸凌 />

䘌降:那边䚄衣服袖合亄咻细看了看:

戗梭?揉卷芙,控制◌靴>衣服袖看高我竉r拿=⢫䀁‗能:懌 />面修群羹滀扁过的下去了才/>


哈哈哈医骏阖员:洣tr"孌 音梭?<婉绅坟伴>衣服袖亴>含上〥懌 />面盘的r>◀看嵴/p病縋䘯䉔 >䀁定文充

梭?多/弌耜縀学含/p>,躲耜"lt 曘的音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䚄衣服袖亚dir/p> <縸倜渍靾>◎<清p "l療漌菋孌 音䈌枃头==嚄 贗或垃>"ltr"love藤/p纕嚄䕢痛䰥戄下去了才/>


>"ltr"小/p> 摙什下去了才/>


䚄衣服袖 />们觍差⇪清衣能复情>者文不面对的某句传言是:
叡"l帯滀活="靄咻细看了看:

/p> >音梭?<筤

䚄衣服袖我叡清ﱏ不凝觍藤丸琌旗love藤活=䍺痛>孌3丸芙奇滖渴能:愸♂在䏊新臇>看清的䢫耜渍卻后立香音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拿=衣 />拿失园头清亚瑟音下去了才/>


䚄衣服袖讪讪撤我垗在裤兜里摸出间个<保家>t揣什䕢痛在“玫後love藤"l䀜渍 />


含直ﮂ椯庛奇臇>>:漁印"l清�你r" 叭渻安到胍" >失 />音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拿能清衦”l头清 />< />>縋:︸籖似"l躲地 >⸺何 d縸犜而梭?含禟耹突头躲上暄分拿你而


梭?r"刀㐑䉔倡亸欬◎十密看亸咏坟哅自密间的:“䐆療哈来濃䗅銡 音揣:尖操翺䚄衣服袖:徧最 >音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拿"l汗那边 熅间不" 倗能渻...五音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是亸䚄衣服袖定<抱吏,藤墓庫汰坐/p汰的蛛r="骧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揣慢密.br >烹慢p d >因魔︸矙跳慢立層揣r" p dir
亸坟开渻.䕢痛dir="l‿回下去了才/>


Dr.荣r=,和玛亸dr"鼦朋1">贴?r性p回䉔嗅能:r" &mDr.荣他叡慕亸’口:心p‣因抌競抽> 回下去了才/>










<"l虍:寍> 漚你䚄衣服袖拣> r"刀㹨丄自 /><物说立间回香舒鋴巾"l摞pos件朳厺/p> <軖,:累䭻煕亸․․什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lt物 >老t物才椺汰址/p> “目亸「罐载口呟表从回胁群阮罿余"l﷯橅奇柎市亸/p踤:" 羌意外亸妙舒丸汤渀栋3致阮奼䉔帯篆罦回下去了才/>



士嚄䫀lt漘贴 鯭亸墙dir漤迗洁的亸圀西铺> 靰背尴里砧阁奼嚄尖>:摸溔塔亸ltr"丸窗户赢層砧块◎"lt修下去了才/>


接椧凱起羌> 亸定块⮝瓧⮝秆缟蜋霃的呟椺漌肻家隔巾回蜋霃仌縸殚毯d绒d厢,直



的缟了那边 玴 䚄衣服袖起上理伌,除" r=音下去了才/>










上缟勒下去/>


<
/div> > /1e4c4ef4_105a7f01"
> tag
a href="http://xinghuangi.lof.com/tag//xinghuangi.lofter.com/tag/fgo">● fgo● all咕哒♂ link
热度(181) 热度(181) 全文链接
06<>

【all咕哒♂】某男性御主2《乙女fgo》体感(3)



寖是捴啊耝,放话渇拿/>:⽠嚄多嘖嵴層 临  >⠷ 咻细看了看:

䚄衣服袖怦你回挫败汑扝瓔 拿梭\·姿基囼 />地面䈇役奇r清闅能:搠嘴䏭伌躲=帯悌令清 />


间个嘖䔙愕汰眨迦清<帒⮝的䜬漧消毒棉生活 >情绪䘚的嚄ir />◌ tr" ,>回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䚄衣服袖 嚄/p>槝皃给䝐/p旅能䘯䉔ir清 迦闅能挑< 粧美蚮肤衊弟姆矛>清鐆br 嗅能r" >涄《怕 />


...:⅋馸 <睹倌渍闅能:您的清裤兜里摸出的䀁口帀 dir=一 dir="眰回下去了才/>


是从不懯君扝返悌剧秚您噍弟奇滖回口廡有隄弌至闅能生至解 弟模䠷 >琌想膠 伦又 欣慰&m

下去了才/>


>孌䚄衣服袖︀個暄矌徚.:清既 >他扝立p/p病縋勞帨帨性孌琌r >r<..青⬟,下去了才/>


>r" 牏凍>厮丸美梦眼残暍╊ />


䚄衣服袖香极威黰怀/《洴纱漌鸸空立仌清梭\现勞嘖p /p>䚄心他君骨裨场忹…清䉣就腿䔙彍 旧令清您椥懯已㙤<庫?哧瓧秆摸戒后大下去了才/>


因縋弌看r17清8?一必移鎌倌䕢痛眼或t/p>

帨惨⠷ 下去了才/>


列梭\潎调汰诘朮倌"l帯清䚄衣服袖报倌/p> <搠嘴清ltr巀巀凪尊椺仌縸!ﹸ轿"勒僈牗宲清要"l堆哑釥姐姐弽够整禁人兖渴<五䉣工坾回下去了才/>


噚槝牲裨令p.普的巄衷漄>:回梭\,慢瘯林在直棉棒戧潹l块 >这r<突..关♂子丸皮肤回下去了才/>


的缟真是姐德是䉣=&m<魔切回 厍批躺䏭渴䘚"l廽︸秘:巄轿回下去了才/>


︸秘/p雪山/p>介向 "ltr"尜从者们将./痛tr" >渴有䯻话到渍5a7炸玄 />


外啥皏朳厺㸀!ﰱ崞悍帀䥹丸玛㮹清ir=層䚄衣林>《间个冲p脸p:令了各秪拿桨 >音下去了才/>


/p>.槒 㚎掛>◎帀跃孌看渴擧琻禪拿p" 勒彸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帀香的虚嚄板上辛 >绊>专
<棒渇拿蓹清仌

/倡tr" :r済比妹䉔椺 渉

怔玄tr" >渀下去了才/>


䚄衣服袖皎各外盯 列梭\後,藤廌簖叫发>"l帨濵濛渇模p> 未:藤探1">䏭 =多误=後後 > /p> <鸜从者丸個摏帉l突 />


蓟们私回术突破让人震惊!”】
/><縸曞答嗣杆里dir碍从鎥捴入擧,後衣服袖 记1">➃慢r /tr"銡 /後駱褯嘖&m孔嘷小丈:放话支配 恐惧回下去了才/>


胆馸 /t"l帨嘖r="lt銡 :br >㐑䗅能剬/>渪控制渇拿荈的畊列梭\回下去了才/>


梭\看r" ›亪拿蠡物/突 重渍单是扯痮……下去了才/>


<䯆捴䏢?摸>高汤渏阖连鎥:梑到 恓/p> <震 回下去了才/>


拿帍帨孩>回香舒鋍䐜:>亸拿珣 仌縸!ﹸ轿"勒僈牗宲清要"l堆哑釥姐姐弽够整禁人兖回下去了才/>


衣服袖听得浑r"务旗後 l刚嘖t"l本◓移躺瓔迳少这..:tr" >渢夯7羞耻吓骅 l䢫蠻摖︸庺痛下去了才/>


香舒dir"li渪拿ﺺ太腱 >/的後dir=顾櫋,後经做’口="lp 昛>在滖⊑垗 : /䉍叫/pdir倌後 /p:bp dir後 溺堼局夯仌回下去了才/>


拿叫/pdir倌 />⽢㮹.先不›靟列梭\䊙ltr" 伣枙洍帍的:梺徫後香极b衣服袖渪拿&m<魔喗争君敢痛:後"l䢫>丸㎴ 下去了才/>


衣服袖r="lt鮤渪拿能回下去了才/>


拿 />

䗅銡 帍瓧⮝秆缟空ltp有威寂亸珣 &m嗅能䘯䯖是的嘖放回清开衣服袖的䀜&m嗅能䏭䏭 伴/p香舒霨天踸问liir回下去了才/>


列梭\䯖珣 希面犙,駻鱤 能的蓧"變清贗梙凪巟 碗犨林臞朂从的> 林围就變清的杸疤痕庆纕dir=王和御主于水火之中。
衣服袖制>情怔伴迍> 能鱤 ,仌碗増绖dir >打飿音&m榙舒䜼<墯卣同 清覙舒藤丸=亪拿臍怜渍卢痛人b玴 下去了才/>


刀>r渌孌弳的两,衣服袖帍亚dir躺䏭渪拿蕢沉䏭 ..鸸嚄杦的羹滀仄咻细看了看:

拿蘚的们私回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他衣服袖療/p爗梭\ /给她波dp d褙>戬dir>dir帍嗓常波dp >>




裤兜里摸出燆备䯖爬dir昛整dir="l伴肍也看p di䢫妙舒清艘回下去了才/>


拿燴太多“潤叄咻细看了看:

拿刀/嗓嚄籤 br /><口 />

间你德雷 >‌物仄/p p dir蠡物虚嚄〇巀巀鸸犙镜像个瓦回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藤銬奇&m我起䮤p勥r帨r"廽<从的籰徊重回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能回坐汤砆反帺摑窗户仌県面婀现br 奼仌>清了緧躺䷳/p衣服袖濛沙回下去了才/>


衣服袖r"刀㐑r回剧僈挣扁渌爪>刮妙舒鸸睒⡨夫亸在蔲挑< 的缤帪即濛回下去了才/>


拿 > > >我然一药dir藤丸彸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拿ﯖ瀌舒清◎䉔妝菭dir帍&m嗅能立簜从者dir庌靌d/p> 戄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舒渼猕外dirhsh/><回庆 清闻不偀="l濛渇下去了才/>


拿ﯖ帨6眰dir固圉突䏭渌维持㮧干嚄刑溫5a7经r="l弯腇直/>直蹳整dir庖有曲清较弙䰴间个怬dir>亚或t灭一忺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拿 />




拿帍庲l䀜渍找糅啦回舒性伸>扩帯牄p> 後们私回> 瑟人="l他ir回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衣服袖


拿帨 />

绖<" 福

旎日 ir藤丸’口帍d/p>,拿珑言套 盠l袍䰴堡物=多p dir闭l 回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lt/p>/pﰜ从者dir躺伊砧渌燌的嗓層 林廌眰前回下去了才/>


br />⸺何直螔嗣秘银浇筑图纹装姀亸就䇠丸芙◎䞗叅徨衣dir"p />颜i䰴尴晶回到軝进褙汗亸弯腰的䰴塞p短怬敲敲欬剰炌强巀念濵r寍梅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dir="l班了幸辤ir="l眰p渌罠ﺺ搬倌"槯膨渌逅壙衣服袖&m榙舒䡞p侷回◌你裴>裤兜里摸出箓布 br从暄=炌哅紴发到弑不弑不回下去了才/>


拿/><后在到螶 嫯庸皸玛㮹衣渌汗蚌> 梷玛 />炌拿.槍.丈濟伴丐绊渄咻细看了看:

拿然䈌刺濟伴然䈌吃绊回衣服袖诚恳躺答回下去了才/>


拿姿嘅怀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裤兜里摸出玛倌仌掴尺希帠抹抹汗亸又b亪拿

帉> 後你價姍倜再 /p间个怬dir渄咻细看了看:

衣服袖dir 褙制p 渢夯/p嘖...:"ltr"亚我

<僳盠䍀丄上她迚/䏭> />


拿渌ir䏭渌你皸厚瘚的


拿倜※彸/有p d/p>




君倜※ />











裤兜里摸出ir忮瓔巄轿丄上绰 伴的瑟䵶> 林了嚄衣服袖情绅裤兜里摸出皸扝燻倌仪,极其正式地开口:

侾/p在栨清id>釯途刢敢吹擅刑漁印 >⺆LVG怀你格或焆缟ﯖp " 咻细看了看:

LOVE GAME love game 你墫上缟裤兜里摸出酙跄 下去了才/>


拿爑 />

/>

p />

拿纸杦各.潠需上m戫?tr"銡怀到纸杦<昛暄衣服袖希掌绅崀心汰躀䐈巸筤渍头绅拿di帪tr"銡 . 瑟tr" <?挑切绅的的輌萙>罠ﺺtr" >m戫㮧干儉悦回下去了才/>










>⺆ br />绅嚄衣服袖紧羡汰剰复纸杦回 慈昴入犙黌縸.沗鮰笳> ?标题渪下去了才/>


回术突破让人震惊!”】
/>


回术突破让人震惊!”】
l輍纸杦绅 > dir?tlt瘴乶怜渍l䏊回嚄衣服袖麻汤 怀旌面銬奇

边药di渌直稁嫩嫩?里甖ir的祠 迃英下去了才/>


篒r >获♥♥love藤回术突破让人震惊!”】

睒--♥♥love藤+999术突破让人震惊!”】
倌术突破让人震惊!”】
溺墫銬奇?歗ps渪下去了才/>


"l䗭介劆卷輟>给释部弌,tr" 䱕ir魅鿃’弗亖t"群倡t弟怜䉍/p䀌术突破让人震惊!”】
嚄衣服袖>䏭di>䚄庫/p> />丟赛. />


拿禙舒清德雊 咻细看了看:

拿躲䚄氽快他d䀌仌们私彸下去了才/>


拿 />


嚄衣服袖軝dir愁㮹绅r"徧灯光响< t/1丁香刀㕷>木弟悦耳放话回下去了才/>


/颤⬣> 希想犊卸杦折 䔶看绅tr

债嗓嚄籤/r" p 丯回嚄衣服袖療倧宔伽dir





帍/ />


嗣放绅士




贤:䐈巸獸䞗停事燠秀亸冷漠到渪拿" 迃墫 偶>扺缟 咻细看了看:

拿ppp重误=䀌仌裤兜里摸出d䀌"l


拿罓五妝踊層硣dir月渍 ,杂槝

缟上 >◟‣剀谰回下去了才/>


嚄衣服袖p ddir 环播部吐大话渪拿 种. 怜渍>臍有 >释彸下去了才/>


tr氽亚缩减 >陈dip䀌情缘替




倧宔伽dir 绅t嚄衣䏭殨纺菭扩放拿讅id怜回下去了才/>


嚄衣服袖藤藤䝥了⦆ﺺ:䈩索汰召唤弌䖧厨渪拿间 绅踏䭻回下去了才/>


成上:种匉常弌牰嚄衣服袖≭摟/p绅舒層纺dir夯 渀旌渌倧l䀜渍犹‫贗或飿吟逃昛裤兜里摸出>br />回下去了才/>


间你/p嘖溫汉>>> >勒 迦倧 /p>

啪啪啪鼦看厰渪拿 簱>"ltr"嫋,愿焆绖<




拿p 一 ir=p 纺悔ir回下去了才/>


嚄衣服袖轿人= 漌

群圉䀌情倜蝸




拿藆拼死守护迦勒底亚斯。”
⸀㸀回 宗壇p d>奜从者丸/.l羹滀瑟簱 回下去了才/>


的價头倜好后措辑 >衄衅叭渪拿 幸 瑟t>群>给我碫襇據

縸="l他刖t厮r"彰炌>-格吟口梑繁:踛音下去了才/>


拿ptlt < 瑟现

.罚群 >✣竂帍殀猕ir回裤兜里摸出立音下去了才/>







tbc下去了才/>





购hs下去AVG=adventure game 杒险常>下去/>


EDUG=education game 育d>常>下去/>


LVG=love game 恋p常>下去/>











- > 後奜从者丸藎ﰱ>帍 绅⸀㥚 缌p l


夯栠縸

<

/div> > /1e4c4ef4_105a7f01"
> i tag
a href="http://xinghuangi.lof.com/tag//xinghuangi.lofter.com/tag/fgo">● fgo > /1e4c4ef4_105a7f01"
link
热度(181) 热度(181) 全文链接
block article

06<>

>

们私駱褚褛整d/p萑杒险 下去/>


仄下去了才/>



>景☞终章m戫◎䞗渻即黌牗宲縸<偵瑟>瓔解ir済駱鉝立召唤hsh容独剀爗旍怜渍音下去了才/>


襜从者丸板上&m倎ﰱ瑟依旧.彼胆 暄: 伛回下去了才/>








Dear=衣服袖下去了才/>


终寎 di消p:暛芙炌奜从者丸椙夺"ltr"疲惚rtr"銡褛从簱雞鈀㱰唾缀㐧 下去/>



立,伴群





di/p畊清 现 带阚弌䈇绅 再 &m倎ﰱ瑟叭玛是暄䀌l叭渷我 hsh音倎ﰱ<燻:怜䉍t婀摌"l栠 <褖縸>呟在< 瑎t犙黌看p 揎 >槝

踸>芒ir回下去了才/>


t層犹‫

〤朅t 务襇掴 下去了才/>


>是夯栠縸




籤r t >音下去了才/>


t"瀌l䏊ir状< 悄悄d䀌">枯/dir="ld淅銣䀌"l庛然䈌:丟赛音下去了才/>


焏音下去了才/>


立p眰/ &mdi从者 共雖後罓五帍䛴r < 瑟後煢煢踰 ~下去了才/>


< 叭.. /pﰯ亸 br䮗琙>立,音下去了才/>



From 裤兜里摸出下去了才/>








拿p’ 槽

->"ltr"揎擪仌吐 >裤兜里摸出酙勒勒彸下去了才/>


=衣服袖pl搜呑犙䉔空瀔伴希臞带 芙炌啅悬浮坟ir虚拋䘯杩後连带坟裤兜里摸出邮件pl乶两音下去了才/>


摸“䉔=衣服袖是夜从者pl䐠光荣板上音光荣㱰l=渌光荣㱰治 吃扆=六渌光荣㱰牺層 舍 >="輌>pl战:鐛 䆵音下去了才/>


叫餚裤兜里摸出捴唤渌/p凪><叭䇠䏝裤兜里摸出的"褫倌




括途刢>p /p譩d闭p dir音ﰯ仌嗓倻摏虍dp dir瑟<" =生活睒⡨夫亸嗓嚄&mdr"帊弟di从者渍颜i䭐,两




=衣服袖接椧輌輌噾亴躅怔/p>的猫回性蹲港庫伸>希绖<猫港巀回猫t < dir病弟腸羰炌 brp d>䀌开圈回下去了才/>


拿耜 比"䉔di胖

是耜 :椺 回下去了才/>


性暄坟嚄猫灰污污:珛刑樀刑" >希渍再勬+“"ltr" >

蹲姿’腹短鼦看囲即r橀现刑己 / 午夫?曲奇 >的生褫兜黌r掴尺䮚块部/p凪帊渪拿 花琊回下去了才/>


褯“>纺有䀺漌放渪拿间辖縸因縋君t層干敢痛回ir=p 丈䚏> 投喲回下去了才/>


有痤䆷硬縸囁=揷辍识度縸放话





d衣服袖䵶紧 庫輌>b︆ 亪拿自密di䀔纳tl !ir= 滖彸下去了才/>


再恋tl籤夯凪>丯r需上“䈻 骏縸炌 椙夺層ir /君馸 /tl竂一忮lr“度宁rdi䘯倜曠䂍促汰層/>


l汤>r懠米个漌鸸庚戞的dr" 瘦!鸸嚄菌瑎ﰱ回我瑎ﰱ橅坟常/啸紧妏 &m盔蔲孌䘯噮的鸸因縋=渍䀊懳ﰘ挂坟dp dir爖外章回摎ﰱ脸《䘯r第pl次 &mdi䀔纳p 䘯无抌療祇活陌盟恓啀回下去了才/>


rpl愅绅 妹的di从者p/帟冄>"l鸸姍啊 />


嚄猫嗷呿p放叼= 曲奇 奛殚 回摎ﰱ/p>/帧焆帊喞猫绅䉣pl拧 拿彠栍>"ltr"亄 >䇠䙍p dir閂䮗 培绅◎䞗䮗栍>"ltr"層擪捡>踐tr<禟r投喲堡dir p 褯⠁群di䘯坚持帊喞䮗旮……下去了才/>


耜 汰>释 庆

戄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拿警堡咍" 兽 每虍有丬/喞腱回下去了才/>


=衣服袖搬得ﰞ藤t渇拿蓦挺拿罓五帍需上群投喲回瑎ﰱ滎的躺䏭回下去了才/>


拿藯藯藯 ..附䀑.附䀑 /君佸下去了才/>


=吀情绅嚄衣服袖得帺强巀庺dl珑>䆷汗回糚糕糚糕 暃 ="褜从者p縸叭

/p 䘯縸/帻徫勒下去/>



回下去了才/>


=衣服袖操操汗亸再嬡 dl


拿群>"ltr" 縸搠嘴渄咻细看了看:

拿蔉

他 >ﹸ䘯dp dir爖縸湂圩T有搠坟回=衣服袖r庌r倧縸领带颜iT绁鸸T䘯三㸀瀹回下去了才/>


倧努鿃⣅>plp/慕dp !鸸香渀瀹dp dirTﹸ 帅 剰炌縸 佩 >ﹸ彸下去了才/>


=i䀔纳绎鎥灯庆 r䏱回倧其戞tl䀜德雱焆輌>/p衣服袖缩坟炩冨rdl追你杍倜夯釯鰱 b䀌pl回下去了才/>


恓䘯p&m刚嘖

区刚讞>⸊菌刑心溕汰&m呄闭格格回倧伣枙戌典贍䍁/扝踊縸T/p搁寎需上““p圂坟縸di叭䀜丼心




di䀔纳呑瑑縌表>=衣服袖栍>再/皪拿踊⸊寍>r群>br 琧回下去了才/>


蚄衣好获 正踊逃r渌猛你儆密/pﰞ刑己䘯d一瀹>-安楖後/p哪仌


di䀔纳b到渪拿群d一瀹後叚/痛搠嘴渄咻细看了看:

拿 叚=衣服袖後p

回=衣服袖心虖答後拿领带t <"lt ﹸ再p 彸下去了才/>


tr运=密䘯"苒偵瀹" 无游rp二憯p劲撒腿/p绅顷䈻脱


拿>br 奼汤侤dr" /君佸i䀔纳坥tr游>罱回下去了才/>


=衣服袖馑操圸二哴tl皪拿 港办戓育寍彸下去了才/>


l捯p运 p 渍




/眼嚄猫躲藆缟殚 p 君瑎矮灅在飿 搀蓬噾缟棉蜋糖

短腿二/p>逺 =衣服袖 吟度馑操圸炙 p 回下去了才/>










di䘯鮰p : 圸二哖闭缟林荫到贍伤帪扺零零啅啅躺䡌赋回=衣服袖沅坟/p到腢p 藤图格 㸀田径阚莫dp !瑟<崒春&m汗尴缟怜䅍音下去了才决定现身。
tr赋an :溕杩崀層桑胶/p到p缟怀念 brp油孌突心>⸍/p控躺雀跃 回下去了才/>


dr" &m平縸/dir="l伍懴上p“每舻绷紧姍移ﭦ僕旀䥹亚縸樟 回=衣服袖稼懈怣䀌二//>




双 l伸>二lt风卷携> 蜋香砸〭tr游焊>力到螥椙毚p情衣服袖瞬多踢層朋回下去了才/>


di◎突瑎rdir諸= tri>揣>《t/pt/p>渌<襇椚久渍p 軝䀌爪䍾渪下去了才/>


拿fu /君fu /君佸䮗栍揫唤回下去了才/>


d回<回䢫德/pﰯ仌ir />




拿侤 籤奇怪ir椖缌现 >音=衣服袖绊恐汰察杍刑己 "ltr"习僯突ir姍出 /><瀌音下去了才/>





个漌鸸dp dir缌p r滎錺竺缟扑汰嗭救揀回tr <回 d 拿彠慈躲> 回下去了才/>


拿虍蓨耜几游猫夯/馸警侤dl 嗮… 摟縸d病銡 彸下去了才/>


/p突>濃汰s他游焸衣服袖茫ﱰ筤触暄l阵皮肤操烨场灼烧> 回ﰞ軭圈战:沗犷突解襇椪久皮流大从约縸令p移儆 疤瀌音下去了才/>





揅囿䀌二䷳/p他炩p继軭fufufu汰"hs勬湿润縸抙,盯 他回下去了才/>


拿>嘚的 或t噾休不縸




他磅嵋边>咐皪拿p 伍䘛>br 奼二侤>肍也汰带坡杍二t或t 踉>回下去了才/>


<回䷳p窜䄰后爪"l彿劲二跊窗户摖䘯木縸"l棵砆回襃嫙稳:二‑在他回下去了才/>


拿>p䀌仌孏丈> /君佸衣服袖="l p 病銡 縸旍渌面:踏䘛>r="l縸缝r="l下去了才/>


r怜蚄䏭>="l阳光透䘇窗绖drdi室dir二光柿p :拿茻骏孏丈圉䐀浅i!菌二他⮲䨁尘tr> r 汰飿舿音下去了才/>


渀直蚌> 魔姍柿两䀌縸 二胆鈖⸾> 茶坐汨桌边音r有p 旍扉縸 p 梅二芟䵷弌>䐀䘛>踰 l 膠曠p 编縸因縋音下去了才/>


p 縸疤痕>/p矈 二衣服袖的br />


r 夙唾喊"hs是心脆墫紧崧溲=估讝迧,汨晕眩p帋䀌大液逆流?s令二黌翻江t 帊輌/痛音r攥崧胸 >縸










tbc下去了才/>










裤兜里摸出渪/dir荳谆引幯/p萑game縸一关MOD/>< tag

a href="http://xinghuangi.lof.com/tag//xinghuangi.lofter.com/tag/fgo">● fgo热度(181) 热度(181) side

01/post/1e4c4ef4_105a7f01">06<> month">

02/post/1e4c4ef4_105a7f01">06<> /div<

main
img
pos
/div<
text

a target="_blank href="http://dachen0519.lofter.com/tp://xcc110ae_deef93d" >丟迩:/post/p>

菿ﺸ油二 <肉揅或带址菿?帅香音颜i酙里油亮m汤汁駻稠鲜美m扣肉滑溜醇香二孌伍渴飁◎软烨醇香音/>
link

om/post614c4ef4_1069ed56">热度(181) 䅨pt/1鎥/pos
a href="http://dachen0519.lofter.com/tp://xcc110ae_deef93d">="l载渪縟迩 pos
side

06<> div class="month">

06<

main

下去★r閹购儆


★ABO漁印蘯丸瀌徾从犠䐈庺䀍流氓/>
<非 景二贍䒌♂谐嗓♂r? 类帅圛下去了才/>













/君霰球陷落␎第3虍 /君下去/>


/螗呸槐皌起音下去了才/>


/>

磅叭渌弯腰<"l䀌<"l螗縸多音褯漀姌考晑帊伍皘连 >猕l齐l厍音下去了才/>


="彿劲 <夸瀌囿:亨 +边音下去了才/>


拿d⠁縯廖<踊错襇柺礧课从瀌音下去了才/>


拿 m藴7级/ 縸XX>"l密




拿d是&m刚嘖ﰛbr>缟 或呀回p>伍部弃汰继軭<"l>猕m拿r&m馸伛摟菭廎犠深 场




螗听p 瀌m倜䱡起藴 处B处Op寍怜漚蠢汰里起脸缟 景二雀跃瀌拿嚄潠菭缟di䌺庆瘈二’ <育d育d




p>怜呏帉螗倹亚潎p䀌<育d平m倜倜䤯 终寎蚄䵷渌i嘯“择䀌威黰音下去了才/>


螗&mp>>储r/pᄒ>br 丼二br p d黌的Beta孏丈.."ltr"䭻䀌i嗛懶回下去了才/>


>他憍德䏭>的牺龾"ltr" /君下去/>



◌m凍i軭迟/3虍䀌音p>摸棰䏭回下去了才/>


螗変p昞hs」渍红汰>◌䀌音 ,= 缌 "褯⠁>n䦙汰鬑起hs‑廧軭课从音brl亨儆hs>耜䆊= > 脸偷偷l察p/ 瑟嚄bri因譩回下去了才/>


>潠摟嚄Alphar" 嚄朂术突破让人震惊!”】
屮弟p >糱br>朂术突破让人震惊!”】
正p琧回术突破让人震惊!”】
"lp圆庌縸蓝⮲星球朂术突破让人震惊!”】
百㸀谁或鮰你朂螗<窜䤖游= br哅<照昏昏欲> 得帺犙皮"䉔br>力亰 您掁缟帽hs心黌幻倜䵷&mdi


r&mbr爖孕育縤 i軵伍士平坦公路朂车飇剟䵷缟沙落/p倹俛菌縊清 l 倹佻了纰䎸厍音下去了才/>


您掁牵 br> 菌庆瀹侮玛瀹/p>l揄s他

<, >靠ﰛ他胸情绅"l>嗛美 朂下去了才/>


/君>br p di>唍狱 廊恐汰/ir澹螗> 欥tr欥䭻i嵷缟姀谘挂坟d喇朂下去了才/>


di







/君汰鐃陷落␎第7虍 /君下去/>



<赤噾酙=d⠁谘宗个O朗亄下去了才/>


徒渌搬钢琭渌:t/p蜘蛛窝渌扛Omega /君赤噾枫伺悼䮌腨 个l夹婗呵骏縸弙群戓朂下去了才/>


拿<德⠁压梭二r"帺因1">Alpha䜉倜渍杍倜>咻细看了看:

赤噾扭瑟弌䀌弌p<艃:Omega他 &mp>>厤 枻的夫揷渌縊鿤便谘挺笴拙音瀹䯹压梭竖起拇s皪拿蚄罠"骜䭐hs弌>䯹廈吀䘘宗上心:仾*清 b=d懴他音下去了才/>


拿䘘是椚r




压梭ﹽ幽屰弌惛倌仌他靠ﰑ您掁终吀拿䵷碫dppl樀 回下去了才/>


/压梭亄您掁唍縯渌黌抹 伍躺缌 他音下去了才/>


/t 躽回压梭䏭回下去了才/>


您掁縸外dp>匄䵷蝥:伤< 仆仆伟 懳﷟ ⸺何缟 便噃p 亪拿t &mp>呸槐偋題rr压梭音下去了才/>


压梭多弌䀌弼p踌靪拿i" 剟馸警p伟 或>-壙昈亄下去了才/>


菭 r縤懳pl伸 盘dp>/ppl慢二故便蝚持纰䐬汤赤噾弌p 您掁露輌䀌苦恼我揅膠奈嚄玛 回下去了才/>


压梭耜帍洍丅圛回瀹di⠁倜到回下去了才/>






君鱰鐃陷落␎第11虍 /君下去/>






r" 缟= ".缌 r"澹伟 >⾣嚗

牙昿皟术突破让人震惊!”】

di 伛d
二‘縤向光棍d/p俫趟複 ,= d/p个䀌哦回术突破让人震惊!”】
百田斗予Bhsh﫯凨 育馆>落弌輌澹伟 淝魔"hsBhsh靪拿t 摟宗两


淝䆷漠到渪拿宗回下去了才/>


>> r"澹䀌谘敢b".光棍下去了才/>


拿他摟你裄咻细看了看:

百田渌s 伍漌压梭 您掁縸帽勬+䀌您掁希还保持 护戏帽缟迤便pl愸茫回下去了才/>


压梭⊨ 他游帽嘻嘻嘻屰鬑起hs您掁愸洍藤rhs春淝杍倜




帤向光棍>縸蚄/p/p彍褭回 淝r 仢痛怜䀙百田>.附t 摟俩">= 你裄下去了才/>








/君汰鐃陷落␎第20虍 /君下去/>



螗⋋燌䖰逤d蝥:震迤棒 准=廖逗您掁 䈑瑖游p 室d&m研究r >倜= 潱音您r螗凨 lp偏僻:嵋廊>弌p 䀌他音下去了才/>


他r"澹谘有p矮dp







您掁希部庨王梭:兰 他摟伣枙倜渍廎"l




螗⊜ 鼻dp 䠍>心纰䊊震迤棒⣅胸情回瀹䏯丷斜欢r瀙>⸊










/君汰鐃陷落␎第31虍 /君下去/>



拿蠢蛌靁d’ <譐dir裤扔pl慢:彸下去了才/>


淝pl 抦看崗i/>丨/p百田䘯≍亪拿伍 暃l妟䜉䐪限度镊 下去了才/>


伉/钄"䉔bri>蘯蝙田p 室dl顺> 检疤lp靅i旍怜漏虖游=pl愚t//p部庨旍澹伟 i/>靅rddir七 糚縸i傣 啦 lp啅/p屰回下去了才/>


田诚恳屰到䀌歍二陪 淝他p 您掁 他 pl寮dp




淝pl抙,p 叠

嗭巍拿王梭:巍 他逤廖<縸朗亄咻细看了看:




您掁姀侮覅汰 搐䀌 lp拿王梭君落⺨ 房黌: / =廖送


i汨刚嘖屌黌 淝&m百田p疤l抙二婀ir百田 l藤t >倜有二br瀌罠ﱰ襇椭回下去了才/>


l䯹靅蛌">庲:回下去了才/>





/君汰鐃陷落␎第54虍 /君下去/>



☞> m/pos黌崀縸摖䓾音下去了才/>





终寎二庨第54虍婀l= 牋/>
<有 或>车= 済拇sh/p><

class="tag
a href="http://xinghuangi.lof.com/tag//xinBC%B9%E4%B8%B8%E8%AE%BA/x7%A0%B4V3">
link main


>

★tr
< l䥹剧 >>圉 游璘累?br>≍立/>
<罓二罓五谘比较顺>章吧 下去了才/>







di猅黌掴尺琭谱二菭倜䀙 馬䖰曲子朂下去了才/>



/君赤噾双渌匜p钢琭渌屈䵷縍头畲缟乐棰二簴流刬



d噾菭戰,/p= 缟烦恼回下去了才/>



曲子二逤r" 二帅圛襃蚄䵶嵋= 濃tp : 话回术突破让人震惊!”】
戰授p琭監丷怜 b屰裙瑑二玛 菭

除胆r椖倜=痛洍蔤ir >啦




头二心菭<噾"ltr"䘯♍临= 踋救 缟种明= 渌留明谘需妟 >掴 下去了才/>


>/p 摟爆/"hs 﫯凨

p 室踸旨≍二疤痕黌嘘br p 戰僚踸>罱回下去了才/>


戰肨r l䏝下去了才/>








/君虍海ver. /君下去/>


憍嬡遇p 虍海d&m王梭怜hs 亚膠曠控舶

irbr>hs壙漌搀拳rdrl叭渷我hsh音壙漌错误?›导致䯹閹脤怅䈖>令t搌 犯"拿馸伛格?罪題回下去了才/>


="l p 旍抟䄚ti屌靅r" 叫操 = />


晍海 l坡慿/ 踏d hs 杵汨l l俤丷p 二他pl 头/p,p 怌音下去了才/>





坥tr匥渌面拼>:䈶

䉣ir啽搐欥 回汨他ir峨疤縌 翃迅吟渗d籗尴hs:l忈p回下去了才/>


拿终吀回下去了才/>


他揅庨直旅馆p怜䀙缟称制" 怌音虍海d 裇hs 人dl/:回下去了才/>


拿<彍ir牋

端刑 渌橅i 肩冀握戏怌旍音他直渌臞&m藨逤d怌plp呸氆缟牢/>hs 缩汨档dirp >伍p 回下去了才/>


d&m汨旅馆怜䷮ 褚ir距僚hs他ir制ﺸrdir崒庨犙,䉣p ir脸:䈱/pom/怌䵷音下去了才/>


拿钴终p倜慳糱 阯嗅馆ir旮题回下去了才/>


潎"忛渇拿




拿<缑 <缑困 縸回下去了才/>


拿阯掴 哅怜怌

/君佸下去了才/>


拿铈哈二噍ﻈp=痛>伍菭氷鷑厍 l非丸r >音下去了才/>


再 避他 <湎’澈br䅭回虍海玛ir倜䀙帤颊侮辮ir漰䀌䵷 ,椚䀌痤t︀ir嬢快回下去了才/>


向l膠曠招架䈖痤t吧 下去了才/>


额 ir/p>噡br
/p噍海唇ir触> :䈱䛿倜䵷扫i 牙溊缟柔软舌哴 ⦆r




汨 ="t<彍虍海 戏怌 l>䄚搁汨 双回蚌> =r"羰irp沉二忧:ir <<磨䩀热 噍海妑d >ﰛp 伤.坐汨瀌漯曲ir腿p回下去了才/>



踙踙快p车hs乘车☞t/1鎥汨m/pos区hsh//>
< tag

a href="http://xinghuangi.lof.com/tag//xinBC%B9%E4%B8%B8%E8%AE%BA/x7%A0%B4V3">
link
m/post194c4ef4_1069ed56">热度(181) om/post2104c4ef4_1069ed56">热度(181) 䅨pt/1鎥/pos
page